第九章英雄救美(1)

南後,推測出向南完全就是一個窮小子,卻沒有想到深受歐陽月華的喜歡,現在這都是什麽世道了!就在這個時候,向南又道:“其實吧,我是不想管她事的,可是不管會顯得我太弱,所以咯,我得管。”向南這一段一段說的方世傑根本沒有聽懂,他聽到歐陽月華說他們是情侶關係了,就算向南再怎麽狡辯他也不會信的,在他眼裏現在向南之所以撇清關係也隻是害怕方世傑找他麻煩罷了。可是事實卻並不是這樣。這時方世傑走上前,對著向南還想要再...一時間,場上鴉雀無聲,所有人都瞪大著眼睛,不可置信地看著眼前這一幕,尤其是夏無雙,嘴巴都快張大起來了,劉大軍射手她是知道的,就算是她,也沒有把握贏得了他,而現在劉大軍在向南手下,根本就是毫無還手之力!

這說明什麽?隻有一個解釋,那就是向南高出劉大軍太多了……

難道向南是一個隱世高手……想到這裏,她心中充滿了震驚……

其實她們哪裏知道,向南根本就是利用時光倒流符,提前預判對方躲閃的部位,然後就朝那個方向揮拳,所以才能將劉大軍給打的毫無招架之力……

最後的結局就是,劉大軍被向南給揍成了豬頭,摔到了場外,而向南在獲勝後,也不跟眾人打招呼,匆匆地跑了……

向南根本不顧外邊鬧翻天的歡呼,此刻心中急的不行,李若水,你可千萬不要有事啊。

火急火撩趕到天台的時候,正好看到王東正拖著半昏不醒的李若水往那邊而去,而他的身後,則跟著幾人狗腿子。

“王東,你這個禽獸,你給我住手!”

看到王東伸出鍺躥準備朝往李校花身上探去,向地,向南怒火中燒,猛地朝他大喝了起來。

這麽突如其來的一嗓子,王東不禁嚇了一跳。

他轉過頭來看到向南的時候,卻是愣了一下,“居然是你這個廢物?劉大軍居然沒有打死你?真是沒用,不過這樣也好,我就在你麵前,讓你看著我怎麽玩你女人!”

然後,他嘴角我現出了病態殘忍的笑容。

“玩你媽!”

向南一個箭步衝了上去,直接對著他便揮出了一拳。

王東直接被揍飛了出去,而他身後那些狗腿子想要上前來,卻是一個個被向南給打倒在地,根本不是對手。

王東大驚,這向南什麽時候變的這麽厲害了?

而向南也不戀戰,抱著李校花,然後便急走。

時光倒流符可是有時效的,現在並不多已經到時間了,他必須得盡快離開找個安全所在才行。

不過好在王東他們被向南打倒在地,一時之間,倒也沒有追上來,這讓向南心中鬆了一口氣。

“媽逼的,敢壞老子好事!馬上打電話給外麵的刀疤,今天老子要他的命!”

王東眼裏殺機湧動,厲聲喝道。

“是!”

……

向南抱著李校花沒命奔逃,走到一個沒人的衚衕口,確定身後沒人跟來之後,終於是力盡,將李若水放到地上,向南累的直喘粗氣。

時光倒流符時效已經過了,如果王東他們再追來,那可就真的麻煩了。

“熱……好熱……”

這時候,李若水卻是突然扒著自己的胸衣,不斷地用手煽著。

向南一下看傻了,此時的李校花,麵色紅潤,眼帶迷離……

這……王東果然給她下了藥,而她這是藥性發作的征兆啊。

向南心中有些怪異的想法,這麽一個傾國傾城的美女,說不心動,那是騙人的……

呸!我在做什麽呢!

向南給了自己一個嘴巴子,趕緊想辦法解毒啊!

對了,有了!

掏出手機後,在預寶盆之中找到了華佗的那些丹藥,隻見上麵寫著什麽神效回力丸,百毒不侵丸,清心提神丸,起死回生丸等等……

向南也不管哪個,直接領取了,然後一股兒便給李若水灌下。

說也奇怪,在李若水服用這些藥丸之後,神誌立馬就變清醒了,並且還很用很奇怪的語氣對向南道:“向南,我這是怎麽了?這是在哪裏?”

我去,要不要這麽神啊?

向南道:“你中了王東的藥,是我把你從天台帶到這裏來的,你還記得嗎?”

“啊?”

李若水大吃一驚,接著便不住捂著腦袋,想了下道,“我想起來了,我喝了王東的一杯酒就沒什麽力氣了……是你把我救了,謝謝你啊,你沒事吧?”

李若水一臉感謝地看著向南。

“我沒事,休息一下就好了。”

向南擺了擺手,想起來那就好了,不然她誤會自己對她有什麽企圖那就完蛋了。

然而,就在向南放鬆下來的時候,突然間衚衕口裏走來了幾人。

“小子,你倒是繼續逃啊,今天看你到底能夠逃去哪裏!”

聽到這個聲音,向南神情一下又崩的緊緊的,因為來人不是別人,赫然正是王東!

“王東,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麽?你這可是違法的!”李若水怒視著他。

“違法?哈哈,如果我把你們兩個都給殺了,還有人知道我違法嗎?”

王東看著李若水,舔了舔嘴唇。

“什麽?你……”李若水愕然地看著王東,當看到他身後一個刀疤男,手中拿著的一把大砍刀的時候,整個人都顫了下。

傳聞,王東有一個混社會的哥哥,為人心狠手辣,手下更是有一群亡命之徒……

而向南也嚇了一跳,這個王東,真是個瘋子!

可是現在說什麽也沒有用了,可惜的是,時光倒流符自己已經用完了,怎麽辦?現在隻有華佗的那些藥了,可那也不能當武器用啊……

媽蛋,誰說不能當武器用的?拚了!

向南一咬牙,將那些藥全部往自己嘴裏倒去,咀嚼大笑著道:“今天誰放過誰不知道呢,你以為你們拿把刀就能嚇人嗎?有本事來啊。”

向南這一舉動倒還真把王東他們給雷住了,尤其是看到向南在這種時候還有興致吃東西,還張狂地大笑,一個個臉上都是懵逼的表情。

李若水卻是小心地掐了向南一把,在他耳邊低聲道:“向南,你瘋啦?”

向南卻是對著她眨了眨眼睛。

王東初時還真被雷住了,可卻隻是稍愣了一下之後,便嘿嘿笑道:“小子,你唬我?你以為我不敢嗎?媽蛋,刀疤,給他放點血!”

“是!”

刀疤說完之後,臉上神情一點變化沒有,提著砍刀對著向南胸口就是一刀!

“啊!”

李若水嚇了花容失色,她都有些不忍心去看這血腥一幕了,而向南也是嚇的半死,這可是在賭命啊,一個玩不好,那可是要死人的啊。

不過,好在,他賭對了,華佗那老小子果然沒讓他失望。

隻見刀子捅在他身上,卻並不怎麽痛,而且,那些血隻是稍微流了一下便凝住了,而且傷口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癒合著。

這下向南可有底氣了,一下跳了起來,囂張地大叫:“媽逼的,來啊,今天你要是砍不死老子,你特媽就是狗娘養的!”

刀疤可是一個心狠手辣之人,可他也被向南這樣不要命的舉動給嚇到了,身子甚至都退了一步。

“草,我來!”

王東看到自己這邊人居然被向南給雷到了,感覺很沒麵子,便抓過了刀疤手中的刀,對著向南又是一刀。

可向南像個沒事人一樣,繼續朝他奔來,“來啊,捅死我啊。”在了小月的身上。本就有些迷糊的小月不禁清醒了頭腦,刺痛的感覺在小月的腦神經漫開,一股血腥味在口腔,因為就在剛剛那個拿著鞭子的男人竟然不憐香惜玉,重重的在小月身上踹了幾腳,小月那麽虛弱的身子立馬噴了兩口鮮血出來。山本次郎猙獰的笑著,一邊看著氣憤的向南一邊說道:“怎麽樣了?受刺激了?現在發怒了?那就趕快用出你的真讓本事吧,別讓我看不起你。”向南聽著山本次郎的話,不禁將血紅的眼睛望向山本次郎,山本次郎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