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怒

隻好往賣冰糖水的老人那走去。“行動!”紀少北躲在車上,對著車上的另外幾個人命令道。夏無雙揉著額頭,還在奇怪著她怎麽會恢複如此之快。就在這時,夏無雙感覺到胳膊被倆個有力的手拽了起來,眼神跟著看向胳膊的方向。倆個蒙著麵的黑衣人將夏無雙拽上了車,期間用帶有迷,藥的手絹捂住了夏無雙的嘴巴,夏無雙昏死過去。輕鬆將夏無雙帶到車上,紀少北露出猥瑣笑容,立馬將車開走。這個時候,向南才買好冰糖水,因為那個老頭太囉嗦...山本次郎笑著的臉突然僵住,看著向南疑惑道:“何來兩個人,夏家的女兒我們在半路就給放了下去,我們是目標是你。”

山本次郎瘋狂的笑著,一副唯我獨尊的樣子,讓向南看了甚是惡心。

向南大怒:“那就現在立馬將小月給我放了!”

山本次郎突然停住笑容,隨後看著向南又是冷冷一笑“要人也得看你有沒有這個能力。”

隨後山本次郎突然就消失在向南的眼前,向南一個激靈回頭,可是還是沒有看到山本次郎。

就在這個時候,山本次郎已經轉移到了向南的身後,向向南的後背狠狠踢去一腳,讓向南整個人再次倒落在地。

如果不是身上有金剛符護著,向南真怕自己還沒有救出來小月便被眼前這日本鬼子給過生生打死了。

山本次郎這次完完全全的出現在了向南的麵前,向南先是一驚,隨後往山本次郎身上撲去,卻沒料到山本次郎再一次不見了身影,整個人都消失在向南的眼前。

向南慌忙回頭看著周圍,周圍卻看不到任何人,周圍的擺設像極了電視裏的那種鬼屋,不禁讓向南汗毛豎起。

就在這個時候,山本次郎抓住了機會,臉上微微一笑,閃到了向南的眼前,一隻手打上了向南的下巴,隨後又是幾巴掌打在了向南的臉上,向南一時間沒有反應過來,就在這個時候,向南彷彿看到了好多腳在自己眼前晃,難道這也是無影腳!

就在向南心裏猶豫猜想的時候,山本次郎變換的所有腳都踢向了向南的胸膛,向南整個人被打著往後退,完全反應不過來。

向南抬起頭驚訝的看著山本次郎,彷彿眼前這個人是什麽大怪物一樣,向南始終沒有想到山本次郎竟然有這麽厲害,幾乎每一個出腿向南都沒看清楚,每個動作都快如閃電。

這不禁讓向南擔憂起來,如果他救不了向月可怎麽辦,他得有多對不起鄉下的父母和姑姑。

山本次郎傲嬌的看著向南,因為向南現在被山本次郎打的渾身是傷,臉上因為山本次郎的那幾巴掌而紅腫起來,不過卻因為向南獨特的體質而慢慢癒合了,不禁讓山本次郎睜大了眼睛,隨後看了看自己的手掌,他什麽時候力氣變的這麽小了。

就在這個時候,山本次郎跳到了被打的正在懵逼狀態中的向南,一隻手重重的掐在了向南的脖子上:“嘖嘖嘖,這樣子和你們國家的弱女子一詞有的一拚,我很好奇,你這麽弱到底是怎麽將他給打倒的,還是你根本沒有用盡全力對我!”說著又是將向南給頂了起來,兩隻手狠狠的抓著向南的腳腕,然後將向南整個人狠狠的摔在了前麵的的地板上。

向南噗嗤一聲吐出了幾口血在地上,向南知道他體內的五禽戲再怎麽厲害也厲害不過人為,此刻向南體內的真氣就像是被打亂了一般亂湧,不禁讓向南感覺到胃裏一陣翻江倒海。

隨後向南整個人趴在了地上吐了起來,今天早上所吃的東西都被吐了出來,讓山本次郎看了都不禁皺起了眉頭。

向南心裏可謂是大怒,兩隻眼睛瞪著山本次郎。向南突然感覺他吐完了後整個人都神清氣爽起來,胃裏的髒東西似乎都吐了出來,向南看了看旁邊一團黑不禁皺起眉頭。

隨後向南想到了身後的山本次郎,他要讓這個日本鬼子知道他們國家人的厲害!

隻見向南一個躍身起身,他不信他身上用了那麽多符難道一個沒用。於是向南啟用了神力符,直接用神力搬起了旁邊的一塊有人大的石頭然後向山本次郎砸了過去。

山本次郎笑了笑,隨後一個隱身加移動,向南又不知道他跑去哪兒了,眯著眼睛看著前方,石頭並沒有打到山本次郎。

山本次郎驚呼:“咦,不錯啊,竟然還會一些蠻力了。看來這場遊戲也沒有那麽無聊,漸漸變得有意思起來了呢,可是我善意提醒你一句啊,你這樣是打不到我的。”

向南還真不信這個邪了,直接拿出了眾多符用在了自己身上,一塊又一塊的石頭都被自己給搬起,然後他依次砸向山本次郎。

令向南大氣的是,沒有一個石頭是準確無誤的砸在了山本次郎的身上。

山本次郎不禁大笑,看向南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一個小醜,哈哈大笑的樣子讓向南氣到了極限。

向南喘著粗氣,山本次郎的手法太快,每次的移動向南都看不清楚,向南的汗珠也從而滴落了下來。

向南知道他這樣子根本打不到山本次郎的,可是如果不這樣他就更沒有贏的機會,一時間向南竟然心裏有了一絲絕望。

山本次郎自然不想自己的玩具就這麽泄氣,他天天那麽無聊,如今還不容易有一個活人可以和他玩遊戲,他當然要好好珍惜。

於是山本次郎手裏不知什麽時候拿了一個遙控器,在背後輕輕一按,大螢幕立刻出現了一個人影,向南立馬轉頭看去。

那個人正是被抓來的小月,小月被迷藥迷昏了,整個人都攤倒在地上。

這個時候,視訊裏突然冒出了一個男人,隻見男人手裏拿著一桶水,沒有絲毫猶豫的直接潑在了小月的臉上。

小月的眉頭微皺,迷迷糊糊的睜開眼睛發現眼前有一個陌生的男人,小月嚇的不禁抖了抖身體,可能因為剛剛潑的水,小月感覺身上冷嗖嗖的,有一種奇怪的感覺。

就在這個時候,向南焦急的看著視訊上的小月,心裏可謂是急死了,生怕他們會做出對小月不利的事情來。

隻見山本次郎給給了視訊裏男人一個眼色,隨後隻見那個男人對著山本次郎點了點頭,然後從旁邊拿出了一個鞭子,沒有猶豫直接打在了小月的身上。

本就有些迷糊的小月不禁清醒了頭腦,刺痛的感覺在小月的腦神經漫開,一股血腥味在口腔,因為就在剛剛那個拿著鞭子的男人竟然不憐香惜玉,重重的在小月身上踹了幾腳,小月那麽虛弱的身子立馬噴了兩口鮮血出來。

山本次郎猙獰的笑著,一邊看著氣憤的向南一邊說道:“怎麽樣了?受刺激了?現在發怒了?那就趕快用出你的真讓本事吧,別讓我看不起你。”

向南聽著山本次郎的話,不禁將血紅的眼睛望向山本次郎,山本次郎微微一笑,不要臉的看著向南。瑰花,戴著眼眶眼睛的男子走到了向南的跟前,一隻手略帶惋惜的搭在了向南的肩膀上:“兄弟啊,我們已經試過了幾次了,那女的刀槍不入,你還是別過去浪費時間了!”向南笑了笑看向男子右手指向的地方,那不是李懷芝嗎!果然美女不論在哪兒都是最矚目的那一個,向南自認為自己離開沒有多長時間,沒想到眼前就有四個人搭訕了!向南沒有理會男人,笑了笑,正要往前走的時候,光頭男氣憤的走上前:“你這是幹嘛!我們這麽帥都泡不到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