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危機

拖怎麽將你心愛的女人一點點折磨死的,哈哈!”哈思哈哈笑著,身體突然一點點變小。向南心中暗叫好,麗安娜雖然進入他的肚子裏,能夠威脅到他,可是也要能夠出來才行啊!這樣想著,不禁有些著急起來,當下也管不了那麽多,手中扯下一張穿心符!這可是連神仙都能夠射死的篤信好學,就不信射不死他丫的!果然穿心符一下射進了哈思的心髒那邊,哈思感覺到了不對勁,隨後微微一轉,向南的符射偏了,轉移到了牆上。不過沒有關係,向南一...向南眼疾手快的抓住要走的男人:“遞給你信的人現在在哪兒?”

男人一臉懵逼的看著向南,手指微微指了旁邊的公共廁所,向南立馬飛奔過去。

可是到了廁所,向南卻什麽也沒有看到,廁所竟然沒有一個人!看來那個人已經離開了。

向南失魂落魄的走了出來,腦子裏不斷想著信裏麵的內容,說向月還有夏無雙都被他們所綁架,如果想救她們就先別輕舉妄動,還是慢慢等著他們的電話聯係。

向南的心裏可謂是焦急快爛,向月是鄉下的人,到這兒也才第二天,而且這個人還聯係,向月猜想這個人是衝他而來的,隻是到底是誰要對付他!

小月是他父母千叮嚀萬囑咐帶來的,如果出了什麽事情可讓他回家怎麽和父母交代!

就在這個時候,口袋裏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是一個陌生的號碼,向月連忙接通,隻聽對方沉悶的說:“你的人現在在我們手上,你別無選擇必須聽我們的,現在你來江海花園最後麵的這家廢棄工廠,隻許一個人來,不許報警,我不保證我不會撕票。”

向南正要說話的時候,那邊傳來“嘟嘟嘟”的聲音,原來那邊已經掛了電話不禁讓向南心裏更加焦急起來。

既然沒有讓他帶錢,看來就是衝他來的。向月想著事情的同時連忙開啟了手機聊天群,匆忙中向南從裏麵提取了很多符,以防萬一,他已經將金剛符用在了身上。

向南連忙到了對方所說的廢棄工廠,踏著沉重的腳步往前走去。

就在這個時候,向南突然踩到了什麽東西,硬硬的,本來有些懷疑是對方的武器,隨後想到這裏是廢棄工廠就算是有什麽硬的東西也不足為懼,於是就沒有多想。

當向南鬆腳的那一刻,隻覺得腳下方有什麽東西像突然往上爆一樣,隻聽“嘭”的一聲,向南整個人飛了出去。

向南飛出去後,整個人是懵逼狀態,如果不是有金剛符在身的話,向南可能早就死了,剛剛的明顯就是一個炸彈。

整理好心態後,向南的身子有些不舒服,可是為了向月的安全,向南隻能忍著。

向南來到了廢棄工廠的門口,他的火眼金睛看到了埋在土中的幾個炸彈,如果不是剛剛提取了一張看透符,向南可能又要飛出去好幾米遠了。

終於向南來到了一間緊緊關著的門口,這間房間裏肯定有他們。

向南敲了敲門,隻見不過幾秒鍾,門就被開啟了,向南看著眼前的幾個人不禁心中猛的一跳。

因為在正中間的大視訊上,隻有小月一個人昏在那裏,那夏無雙是去了哪裏她們不是一起被抓了去嗎?向南的一時間心裏慌了。

就在這個時候,向南突然發現他剛剛進來看到的那幾個人已經不見了,突然向南感覺到身上有一個重重的力在向他腰上打去,因為動作快如閃電,向南根本來不及躲開就被打到了一邊。

那動作快的根本用肉眼看不清楚,如一道影子一般,向南的眼睛根本沒有看到,可是就在那麽兩秒鍾竟然兩他給打飛了,看來這次的對手還是有幾把刷子的。

向南整個人重重的摔在了地上,抬頭看去的時候,一個影子從他旁邊飛了過去,然後是一個頭戴忍者的頭巾,粗壯的身材,麵色古銅的男人。

向南知道這個人,眼前幾個這個男人是日本人,他曾經在報紙上看到過,聽說是一個特別厲害的忍者,在日本有著很重要的地位,就算是日本的首長見到他應該都得禮讓三分吧。

隻是他怎麽會來招惹向南,向南記得他並沒有惹過關於他的事情吧。

就在這個時候,日本忍者山本次郎如王者一般走到了向南的跟前,居高臨下的看著向南:“沒想到你這麽弱,我真好奇上一次屠狗大會上那個有名的寒國男人是怎麽被你打死的,到底是他太弱,還是你太強剛剛並沒有將自己全部的實力發揮出來。”

山本次郎哈哈大笑著,向南現在整個人都被他踩在腳底下,如果死去的寒國人知道了會不會懊惱的從棺材醒了過來,山本次郎不禁在心裏想了起來,完全沒有將向南給放在眼裏。

向南心裏一驚,如黑曜般的瞳孔在無限放大,原來眼前的日本男人是因為那件事情才來找他的,可是他並不記得日本人和寒國走狗有什麽聯係啊。

向南隻知道最近寒國人為了和日本人掙誰是眉國第一走狗而自相殘殺,難道這些國際上的新聞根本就是假的?他們內裏的關係其實很好?

就在這個時候,山本次郎冷哼一聲,蹲在了向南的前麵:“小子,你對於我來說還真是太弱了,真沒想到你一個比蛋還弱的人竟然有膽識一個人過來,我山本次郎在這點上對你印象還是不錯的。”

隨後山本次郎嘿嘿一笑,眉毛彎到了一塊兒去,陰險的看著向南:“可是既然你惹到了我們,就算對你印象好。那也是徒勞無益。”

向南心裏不禁汗然,眼前這個對手一看就是一個棘手的貨,可是一想到他手裏有聊天群在,向南心裏瞬間就來了自信。

向南看了看山本次郎,根本沒有怕的樣子,不禁又讓山本次郎高看了向南幾眼。

向南隨後想了想,問道:“你這次抓我來肯定不是為了那個寒國人報仇,你到底有什麽居心!”

山本次郎見向南竟然絲毫不膽怯,反而還反問起他來,先是微微一愣,隨後大笑:“我不說,你應該也沒有什麽辦法讓我說吧!”

山本次郎高傲的站在向南的眼前,如同一個柱子一樣。

向南笑了笑,隨後看向山本次郎的腳,不如他今天就讓山本次郎知道什麽叫做後發製人吧。

於是向南就伸著手想要將山本次郎的腳給擰斷。

可是事情並沒有像向南想的那麽簡單,山本次郎的速度太快了,他直接閃了過去,向南連山本次郎腿上的毛都沒有碰到一根。

向南不禁在心裏鄙視自己一番,恐怕今天會成為他最丟人的一次。

山本次郎笑了笑,看著向南不禁想到了年輕的自己正是這樣讓別人覺得特別厲害,其實根本屁都不是。

山本次郎扯了扯嘴角,一副要幹架的樣子:“你不覺得你管的太多了嗎?”

向南不怒反笑,站起身來:“我可以不管太多,但是你得將她們兩個人放了!”實在是聽不下去了,於是便想要踹門而入,卻沒有想到不論怎麽使勁,門都開不了,原來是他們從裏麵給反鎖上了!不過向南纔不怕這個,他連忙用了一張萬能鑰匙符,隨後門一響便開開了。眾人不禁大驚,個個都驚訝的看向向南,這個男人是誰?他怎麽會突然進來,種種的疑問都充滿了大腦!門明明被他們給鎖上了,看來眼前這個男人會開鎖啊!向南這個時候已經充滿了憤怒,兩隻眼睛血紅血紅的似乎能噴出火來一樣,讓眾人看了不禁身子一個哆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