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求饒

指向向父大笑:“老頭,你命真硬,我那天打你打的那麽重竟然都沒有將你打死!怎麽,今天又想來挑戰我?”向父一想到上一次被打的那麽慘,心裏就起了氣,可是奈何拿他們沒有什麽方法,隻能氣的在原地直抖。黃毛見此笑了笑,隨口罵了一句然後看著向父:“這樣吧,你現在滾著讓開,我還可以饒你一次,不然我下毒手你可別怪我不留情啊。”說著還晃了晃手中的棍子。向父呸了一聲,伸開的兩隻胳膊不禁微抖了起來,說不怕那是假的,要知道...話還沒有說完,向南先是啪的一聲給了孫子兵一個巴掌,向南因為五禽戲已經練到瞭如火純情的地步,所以向南的力氣乃是平常人力氣的幾倍,一巴掌打了下去,相當於平常人的五個巴掌。

孫子兵整個人被打倒在地不得動彈,驚慌失措的宛如一隻受驚的狗。

向南笑了笑:“你覺得我會這麽輕易放火你嗎?你一次又一次的想要將我置於死地,如果放了你,我該歸於何處?”

孫子兵看著向南赤血的眼神感覺汗毛都豎了起來,眼睛不時的躲閃著向南。孫子兵心裏可不是這麽想的,他覺得是向南先招惹他的憑什麽將這些事情都怪罪到了他自己的身上。

如果不是向南和小月在一起了,孫子兵會受刺激然後想要向南的命嗎?

所以在孫子兵的心裏,這一切都怪向南,都是向南的錯。

然後他的這些想法全部暴露在了向南的心裏,向南先是一笑,蹲下身湊到了孫子兵的跟前:“孫子……這名字不錯,你對我有不滿完全可以說出來,沒必要在心裏這麽詆毀我吧。”

孫子兵心裏一驚,他剛剛心裏想的是什麽向南怎麽會知道,難不成向南還有讀心術不成,隨後再一想,一定是向南瞎猜的,於是乎狡辯道:“沒啊,向大少爺這麽厲害,我怎麽敢呢。”

向南咧嘴一笑隨後站起身,將腳重重的踩在了孫子兵的身上,孫子兵隨著向南的腳大叫一聲,臉上的表情足以表明有多痛。

孫子兵大聲求饒,他還不想這麽快就死,他還正值青年啊!一想到這,孫子兵的眼睛突然一亮,他的口袋裏還有一把事先準備好的水果刀。

今天看來向南是不會輕易放過了他了,腿都踩在他肚子上了,今天必定是有一傷了,孫子兵欲將刀拿了出來。

這個時候向南還沒有察覺,一隻腳狠狠的踩到了孫子兵的頭上,居高臨下的看著孫子兵。

這個時候孫子兵拿出了刀,自以為向南沒有注意到,將刀直直的向向南的腿上插去。

向南勾唇一笑,他五禽戲已經練到瞭如火純情的地步,如果再發現不了這個的話,他的五禽戲真是白練了。

向南一個閃腳離開了孫子兵能夠碰到的範圍,還沒等孫子兵反應過來,向南一腳踢了過去,將孫子兵手上的刀打落在地。

孫子兵整個人呆楞在原地,他沒有想到向南的反應能力竟然那麽強,他才剛剛將刀拿出來,向南竟然就將他的刀踢到了一邊。

旁邊的小月看到了所有的場景,整個人不禁楞在旁邊,剛剛那一幕簡直是曆史記錄啊,向南那一腳不會是傳說中的無影腳吧。

這次的向南是真的被惹急了,他本想今天放孫子兵一馬,可是沒有想到孫子兵竟然又和他玩陰的,向南大怒,一腳踩在了孫子兵的腿上:“我有一句話必須要提醒你,自作孽不可活。”隨後便聽到一聲骨頭脆了的聲音。

隻聽“啊”的一聲,孫子兵的聲音響徹衚衕,隻是這個時候並不是沒有什麽人,這裏的衚衕是最寂靜的加上是晚上了,平常的混混很多,晚上幾乎沒有什麽人過來走動。

孫子兵的腿直接被向南給踩碎了,一陣骨頭碎地的聲音,讓旁邊的小月是睜大了眼睛,驚訝的看著眼前。

孫子兵紅著眼看著向南,一隻手輕輕的摸著腿。

小月有些心疼孫子兵了,驚訝之中看著向南:“你怎麽……這有點……”說著小月皺起了眉毛。

向南一驚隨後淡淡道:“通過剛剛他想偷刺我就可以看到了,對付他這種人根本沒有不可以心慈手軟,不然到最後吃虧的隻有自己,知道嗎?”

小月呆呆的看著向南,這還是幾個月前膽小如鼠的表哥嗎,向南跟之前根本不一樣了,從頭到腳都煥然一新的感覺。

踩完了孫子兵,向南直接忽視孫子兵,背對著孫子兵:“趕快滾,不然我就要了你的命。”

孫子兵聽著拖拉著身體想要往前移動,可是疼痛讓他受不了,最後暈死了過去。

向南直接帶著小月送回了家。

第二天的時候,向南覺得家裏的事情也解決了,他總不能一直待在這兒,學校還有很多事,沒有解決。還有嫦娥拜托他功德值的事情,這時間眼看著就要到了,如果再不集齊功德值,恐怕那個大美女就得找他麻煩了。

正在和父母告別的時候,小月突然拉著行李箱走了過來:“向南,姑姑姑父,我也去!”

這不禁讓向父大驚,小月去幹嘛,向南這是去大學啊。

小月察覺出了眼前幾個人的震驚,於是又道:“哎呀,我都高考完了,難不成你讓我這個暑假就這麽呆在家裏啊,我都沒有去過大城市,不如讓表哥帶我去大城市裏見見大場麵了,我父母也同意過了,姑姑姑父你們就同意吧!”

向父向母自然是囑咐向南要好生照顧小月,向南唯一有含笑答應。

其實向南是很怕麻煩的,可卻是沒辦法。

一路往學校而去,向南打算直接帶他去宿舍。

路上的時候,小月驚訝的看著周圍,不愧是大城市裏的大學,這些花花草草的擺設都那麽漂亮,還有剛剛經過的幾個男生,個個身上穿的都是名牌,不禁讓小月羨慕起來。

不一會兒的功夫,兩個人就到了男生宿舍,小月嬌臉一紅:“向南表哥,你不會就讓我和你住在一起吧,你宿舍難道沒有其他人?”

向南聽了小月的話不禁汗然,額頭上的汗更是滴嗒嗒的往下滴。

向南驚道:“怎麽可能,你先在這兒過幾個小時,我給你找住的地方,我是那種占便宜的人嗎?”

小月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隨後兩個人一前一後的進了307宿舍。

進宿舍的時候,引入眼簾的不僅是他的三個奇葩室友,還有夏無雙也在。

夏無雙見向南來了,心裏大喜,這聊天她陸陸續續來了笑幾次307宿舍了,,就是為了見向南一麵,可是怎麽都見不到。

本就她都準備要離開了,沒想到向南卻在這個時候回來了,給了她一個驚喜。

可是隨後當夏無雙的眼睛瞥到小月後,心裏不禁失落一番,難道這兩天就這麽消失就是為了陪她嗎?心裏不禁失落起來,到口的話也硬生生被憋了回去。

小月見夏無雙的表情心裏大概猜了個底,將行李放在了一邊,歡喜雀躍的走到了夏無雙的跟前挽上夏無雙的胳膊:“這一定就是嫂子吧,嫂子好,我是向南的親表妹,因為才來所以沒有找到住的地方所以先在這兒的。”說著還對夏無雙甜美一笑。

這時夏無雙也才釋懷,原來剛剛是她想多了,她還以為向南又有了新歡,原來是自己想多了。

一旁的向南不禁嘴角抽了抽,他這個表妹還真會叫,才來這兒就看清楚了形勢。

夏無雙嫣然一笑,因為就在剛剛向南的表妹竟然叫她嫂子,這就說明她在向南心裏有一定的位置的,而且向南也沒有反駁,瞬間心裏像開花了一般開心。

這個時候,夏無雙突然想到她們宿舍還有一個床可以睡,隻是害怕學校查到,於是就說道:“既然如此,不如你去我那和我一起睡吧,反正我一個人有時候在宿舍裏挺害怕的,畢竟女孩子嘛,我相信你一個人住在外麵你表哥也不會放心吧。”

向南笑了笑,隨後點頭:“嗯,去吧,夏姐姐一定會好好照顧你的。”

小月點了點頭,這個時候,秦明跳躍般到了小月的跟前:“哇靠,又是一個美女,沒想到向南長的不怎麽樣,表妹這麽漂亮,小表妹有女朋友嗎?”小瞧了向家。向父看著父母擔心的樣子又說:“兒子現在已經長大了,不再是以前弱不禁風的我,你們放心,我一定會為家裏討一個說法的。”兩個老人感動的不能自控,眼淚止不住的往下流,他們的孩子長大了,可以為家裏分憂了,就怕他們兩個等不到那個時候了,畢竟現在黃毛已經在請他們老大過來了,不出意外他們可能還會在這兒當眾被打死。得知二老這種想法,不禁讓向父汗然,他安慰二老:“爸媽,我是你們兒子,你們還不相信我嗎!我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