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戲劇性的變化

傳言,關於太上老君和嫦娥的,不知道你是不是有所瞭解。向南發了幾個不知道的表情過去。太上老君和嫦娥能有什麽貓膩,難不成是那種關係……向南的心裏不禁起了各種疑心。向南連忙回了訊息過去:難不成他們兩個有姦情?這問題問的呂洞賓一驚,沒想到三元大仙懂的還挺多,隻是這其中的貓膩遠遠沒有三元大仙想的那麽簡單。呂洞賓:這個倒不是,相傳的是太上老君一直苦苦暗戀著嫦娥,可是嫦娥的心裏始終還有一個人。太上老君是費勁心思...向南笑著,一點沒有喝醉酒的模樣,反而比正常人還要清醒,這讓周圍的人都看楞了。隨後向南又叫了十幾瓶酒,向南大叫服務員,服務員一臉鄙夷的看著向南,心想這個人能買得起嗎!

當向南拿出金卡的時候,簡直閃瞎了所有人的眼睛,服務員也當即將嫌棄的神情換成了恭敬。

向南將十幾瓶酒排隊放在了桌子上,然後看著孫少:“這樣吧,我就不逼一個窮鬼了,如果你敢將這些就喝完,今天所有的錢都算我的,但是有一個問題啊,你敢喝嗎?你這種人肯定特別怕死吧。”

向南話落,包間裏的人都笑了起來。

他們也很勢利眼,當然是看誰有錢就往哪邊倒了。

孫少兵當即大氣,兩隻眼睛瞪的透紅,臉色無比難看,可是又沒有什麽反駁的話,這種感覺憋著真難受。

就在他正想發作的時候,突然間便見包間門大開,一個身穿西服的男子,手拿酒杯匆匆往向南這邊而來。

隻見他身後跟著十幾個人,一個個都是神色恭謙,很顯然這些都是他手下。

“董事長!”包間裏的服務員看到這西裝男,大驚問道。

西裝男對他們點占,徑直走到擊南跟前,含笑道:“不知道向少也在這裏啊,有失遠迎,這杯我敬向少!”

說著舉杯便喝,他身後的人連忙有樣學樣,也是紛紛拿起酒杯。

向南愣了一下,這不是那個黑心開發商嗎?沒想到他是這裏的董事長啊。

董事長的舉動讓旁邊的眾人不禁看呆了,紛紛在心裏慶幸自己沒有惹到向南,不然今天是出不了這家酒吧了。

董事長看著眼前的一幕不禁巴結:“這是出什麽事了,都是您的朋友嗎?如果出了事可以告訴我,我百分百幫你解決。”

向南笑了笑,這個黑心開發商肯定是因為那天一把手對他的態度,所以今天得知他在這裏喝酒順便過來巴結一下,不禁讓向南感歎世態炎涼的世界啊。

既然人家開發商都這麽給麵子了向南自然是不能拆了他們台,索性就拿了一杯酒喝了下去。

開發商見此心裏大喜,這就好,看來向南並沒有把他當成仇人,還好他眼疾手快。

向南幹巴巴的咳嗽兩聲隨後說道:“我暫時沒有什麽事需要你幫忙,隻是我們馬上就要玩遊戲了,你們這一幫子人在這兒不太好。”

董事長立馬會意,走到了向南的耳邊細聲細語:“我馬上就走,還希望您玩的開心,沒事的時候在雲中董事長麵前給我美言幾句,我就在此謝謝你了。”說著對向南猥瑣一笑。

向南並不想得罪人,所以微微點了點頭,這讓開發商大喜,屁顛屁顛的帶著他帶來的人離開了包間。

當開發商眾人走後,大家紛紛把目光投向了向南,他們的眼神從最初的鄙視到現在的羨慕。

能讓一家名牌酒吧的董事長來敬酒的人又怎麽會是一個泛泛之輩,用腳趾頭都能想出來的事還是不要隨便下定論了吧。

小月的同學都紛紛猜測向南到底是什麽人。就連小月心裏都起了疑,她都不太清楚向南的背景身世了。

這讓一旁一直說向南是窮鬼的小雪情何以堪,小雪沒想到惹到了一個真土豪,這下子讓找雪後悔的啊,明明以為是一個窮鬼,結果起一個富豪,這不是啪啪打自己臉!

小雪轉念一想,如果她能巴結到向南的話,那她還在乎孫子兵那三萬塊錢幹嘛,於是小雪就起了二心。

小雪連忙起身賣力的扭動著劈股摩擦到了向南的身邊,看到小月的時候,小雪的表情僵了一下,隨後推開了小月,用伸體摩擦著向南的上半身:“向南啊,沒想到你還挺財大氣粗的,不知道小月一個人能不能滿足你啊。”

這話更是讓場上的人都大跌眼鏡,平常看起來挺正經的小雪怎麽是這種樣子,關鍵小雪還是小月的好閨蜜,這種劇情太幾把狗血了。

向南笑了笑,讓小雪有什麽事就說吧。

隻見小雪嬌身一倒,整個人實實的靠在了向南的身上,像一株臘腸一樣。

小雪用疑似嬌喘的聲音輕聲細語道:“我這不是怕我的好閨蜜一個人滿足不了你嘛,要不然今天晚上我去陪你,我肯定能滿足你。”說著小雪故意將裙子往上拉了拉,露出了白花花的大褪,不禁讓場上的其他男人看的吞了吞口水。

這還不算完,小雪將褪抬高放在了向南襠部的地方輕輕動著,手也不安分的放在了向南的胸膛前摸著。

向南哈哈大笑,隨後伸手將小雪推了過去,大笑道:“你算什麽東西啊,你長的這麽醜,根本和我女朋友不是一個檔次,就算要找也不會找你這種貨色啊,哈哈哈。”

因為小雪先前是整個人掛在向南身上的,向南隻是輕輕一推,小雪整個人就摔到了地上,恨恨的看著小月。

這更讓旁邊的孫子兵看呆了,難道向南是比這家酒吧的董事長還要厲害的人物,那這背景是有多強大。

孫子兵不禁後悔了,早知道向南的背景這麽強大,他就該把小月拱手相讓,這下子好了,惹到這麽一個人物,想必他今後的日子是不會好過了。

孫少整個人呆呆的站在原地,腦子裏不禁想到了許多今後被向南怒整的畫麵,整個人更是焉了。

小月看著趴在地上的小雪不禁心生厭惡,真沒想到她一直認為的好閨蜜竟然這麽惡心,是她在過去的這幾年瞎了眼。小月看著小雪歎了口氣,隨後將手上代表著她們感情的姐妹手環丟到了小雪的身上:“你這樣的閨蜜我要不起,以後我們就是陌路人了。”

隨後轉身拉著向南走出了包間,留下還在懵逼中的眾人。

兩個人走在大馬路上,不禁讓小月對向南起了好奇,頓了頓,小月問道:“向南,你到底是什麽來頭,難道你真不是我叔叔的親生兒子?”

向南低頭笑了笑:“怎麽可能,我是實打實的親生兒子。”

小月哈哈大笑著,兩個人在一起的手緊緊握在一起,從後麵看呆儼然是一對小情侶。

向南又說:“難不成你被我迷住了,想要對我以身相許?”

小月的笑容僵住了,一個手的小粉拳重重的打在了向南的胸前:“說什麽呢,我兩可是亂倫!”

向南不要臉的笑著,拉著小月的手鬆開了隨後搭上小月的肩膀:“亂倫好吃嗎,聽著挺好玩的,要不然我兩今天晚上就試試?”

小月羞的低下了頭,任由向南的手攬住她的腰。

現在已經是晚上了,月光已經慢慢伸出了頭,兩位佳人的身影在月光的籠罩下而變得略有神秘感。

兩個人在大馬路上散步,向南的一隻手還未從小月身上放下,甜蜜蜜的兩個人此刻的舉動在外人看來就是熱戀中的情侶。

小月突然害羞,看了看周圍的人:“你知道是亂倫就好,還不快把手給我放下去。”立馬有了信心。向南連忙敷衍:快了快了,馬上就到十萬了,我做事你還不放心嘛!嫦娥連忙發了個高興的表情過來,可是向南早已經一頭汗了。向南看著嫦娥發來的大笑表情,不禁摸了摸自己額頭上的汗珠,真是嚇死了,趁嫦娥不說話了,趕快下線吧,不然還不知道嫦娥要說什麽令自己不斷流汗的話!當晚正是李懷芝爺爺的生日宴會,向南因為不想在學校和李懷芝一同走路了,不然第二天又不知道又什麽新聞要出來了。而且因為白天的一莫一吻,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