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刀疤

這麽近,他們就算是想跑都難了!趁小月和向南沒注意,其中一個男人跑到了他們的後麵,小月心想這下子是真的跑不了了!刀疤男見向南沒有什麽反應,這才意識到是自己想錯了,摸著鬍渣走上小月的跟前:“小妞,你是這的人嗎,我在這兒怎麽都沒有見過你,沒想到這裏還有你這麽正點的。”說著手就向小月的臉伸了過去,小月氣炸了,將刀疤男伸來的鹹豬手打到了一邊怒斥:“別碰我!”刀疤男先是一怒,隨後嘿嘿的笑了笑:“不錯,我就喜歡...向南無奈隻好坐下,他知道是小月想敷衍了事,他也不想和小月在一起,氣氛太壓抑了,不如配合。

小月點了兩盤燒烤,一盤推到了向南跟前:“吃吧。”

就在這個時候前麵冒出了幾個影子,小月微微抬了抬頭,隻見幾個壯漢走了過來,小月心裏一個咯噔,他們不會是來找事的吧,直到幾個男人走到後麵坐了下來,小月吊起的一顆心才放下去。

殊不知那幾個男人已經看上了小月,沒想到在這個破地方還可以看到如此貌美如花的姑娘,三個男人大驚。

其中一個男人實在憋不住了,準備站起身先去調戲小月一番,可是最後還是被中間的大哥攔了下來:“這是幹什麽,這裏都是人,出手不怕被抓?給我坐下。”

男人聞聲滿是不甘的坐下了,眼神還時刻盯著向南旁邊的小月。

終於半個小時過去了,向南和小月吃的差不多了,小月不問向南的意見,直接說回家。

向南看著小月沒有說話,隻是微微點了點頭。

他們身後的三人見狀都起了身,為了避免打草驚蛇,一向不付賬的他們給了錢,然後跟著向南一路走到了衚衕口。

現在就是最好的機會,四周都沒有什麽人,中間臉上有刀疤的男人擺了擺手,另外兩個人立馬從前麵蹭了出去,刀疤男也緊跟其後。

本就在悠閑走路的小月,此時此刻眼前突然冒出了三個男人,嚇的小月一陣花容失色。

隻見兩個男人張牙舞爪,麵露凶色,向南微微搖了搖頭,勾唇一笑,就算是搶劫的也要壯一點吧,眼前這三個男人隻能算微壯。

刀疤男認為向南剛剛那一笑是在侮辱他,如鷹一般的眼神狠狠瞪了向南的一眼,隨後說道:“小子我們今天可以不劫錢,所以識相的趕快滾!”

隨後三個男人的眼神都瞥向了小月,嚇的小月瑟瑟發抖。

三個男人猥笑著向小月走去,小月這個時候不管三七二十一了,直接拉著向南的手往反方向跑。

動了幾步,小月發現她還站在原地不動,驚訝的抬起頭,原來是向南站在原地,向南奇怪的看著小月問:“我們跑什麽,這裏有什麽可怕的動物嗎?”

對麵的三個男人聞聲不禁嘴角抽搐,怪不得才見他們的時候向南露出了不屑的笑容,這是對他們**裸的看不起啊!

刀疤男擼了擼袖子,一馬當先衝在前麵,直到衝到離向南還有幾米遠的位置時停了下來,向南的樣子太淡定了,淡定到他們不敢相信!

小月大氣,剛剛還能逃掉的,現在離的這麽近,他們就算是想跑都難了!

趁小月和向南沒注意,其中一個男人跑到了他們的後麵,小月心想這下子是真的跑不了了!

刀疤男見向南沒有什麽反應,這才意識到是自己想錯了,摸著鬍渣走上小月的跟前:“小妞,你是這的人嗎,我在這兒怎麽都沒有見過你,沒想到這裏還有你這麽正點的。”

說著手就向小月的臉伸了過去,小月氣炸了,將刀疤男伸來的鹹豬手打到了一邊怒斥:“別碰我!”

刀疤男先是一怒,隨後嘿嘿的笑了笑:“不錯,我就喜歡有個性的女人,這才能讓人慾罷不能!”

小月隻覺得惡心,頭轉了過去不看刀疤男。

小月的眼睛看向了向南,那求救的目光如清水一般明澈。向南就當做沒有看到一般站在跟前。

刀疤男大笑著,將手摸向了小月的凶部,還好小月反應快,不然今天就得被人吃豆腐了。

刀疤男悶哼一聲:“窩囊廢一個罷了,難不成你想靠他救你?”

說著看向了小月,指著向南大聲說道。

向南和小月都沒有說話,小月鄙視的看了一眼向南,在對開發商那麽狠的勁去哪裏了,怎麽現在這麽窩囊!

小月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樣子,看的刀疤男得意許久,大笑道:“哈哈,小子既然你也幹不了英雄救美的事就趕快滾,別在這兒礙眼!我待會兒還要幹正事呢。”

小月驚嚇的看著向南,如果向南今天真的丟下她走了,小月這輩子都不會原諒向南,如果她今天真的被這些人做了不幹不淨的事情,她一定不會放過向南不救她之怒的!

誰知向南不緊不慢道:“我也想走啊,可是我習慣了和她在一起,離不開她怎麽辦啊!”

刀疤男大怒,正要一巴掌打上向南的時候,向南一個轉身,刀疤男打了個空。另外兩個男人見狀瞪了瞪向南,隨後相看一眼,兩個人都決定先將小月拿下,於是紛紛靠近了小月。

小月站在原地動了動,望瞭望周圍也不知道該要往哪兒跑,死衚衕的路口都被幾個男人堵上了。

就當兩個男人要靠近小月的時候,向南一個箭步衝了過去,整個人穩穩的擋在了小月的前麵。

刀疤男大驚,沒有救美的力氣還想要救美的命,這不是作是什麽!刀疤男大叫一聲,隨後另外兩個男人都跑到了他的跟前。

小月驚訝不已的看著向南,未曾想到向南竟然主動出來救她!這是她所沒有想到的。

三個男人突然從包裏掏出了幾把刀,一人一個向向南衝了過來。

向南看著眼前的景象微微一笑,將小月護在了後麵,刀疤男的腿率先踢向向南,向南背起了小月轉了個身,刀疤男踢了空倒在了地上。

另外兩個男人見狀不妙,拖拉著腳步不向前去,刀疤男大罵:“你們兩個兔崽子還不快向前衝,不把他給我打趴下,我讓你們好看!”

兩男人聞聲猶豫了幾秒鍾,隨後衝向向南。

向南先是轉移到了他們身後,整個人飛了起來兩腳踢向兩男人的後背,兩男人重重的倒在地上。

向南這次的力氣使的很大,將三個男人打的根本站不起來,隻能趴在地上瞪向南。

刀疤男第一次受到這種屈辱,這個世界上沒有能欺負他的人!他看著向南大言不慚道:“你可不要得意,我們三個人不會武功,自然打不過你,有本事你等我們老大來,保證將你打的落花流水!”

一旁的小月聽此立馬擔心起來,原來向南並不是她所想的那般軟弱,而是一個真正的男子漢,經過剛剛的事情讓小月對向南的印象改觀了不少。

小月擔心向南和她都會有危險,於是勸說向南:“向南,要不我們快走吧,反正他們現在也趴不起來了,如果等他們老大來了。我怕你一個人對付不了!”

向南笑了笑,說他沒事,隨後走到了刀疤男的跟前,一腳踩在了刀疤男的臉上:“原來你們那啥狗屁老大這麽厲害,你這樣說成功勾起了我的好奇心,不如我在這兒等,你把他叫來,我連你們一起收拾吧!”

反正也沒事,既然這次回到了家鄉,不如就將那些人一起收拾了,讓家鄉平安一點。

放下了腳,向南走到旁邊吸起了煙,一副玩世不恭的樣子。

這可把小月急壞了,自從她知道向南不是那種小後,非常慶幸自己能有這麽一個表哥,如果向南因為她出了意外,她一定會自責死的!順心的。”一旁的夏無雙聽了不禁心裏美滋滋的,害羞的低下了頭。向南隻道“好”然後就走了。殊不知此危險正在向他們慢慢靠近,此刻正在不遠處的一家酒店裏,幾個西裝革履的人正在秘密商談著什麽。天已經暗了,在這種月黑天高的夜晚,恰好也是許多人選擇做壞事的最佳時機。一間價格不菲的酒店包間裏,此刻正坐著一個手拿雪茄的中年男人,隻見這個男人抖了抖雪茄上的殘留,一本正經的聽著眼前幾個嘍囉的話。站在中年男人對麵有幾個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