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為父母出頭(3)

南突然告辭,說他得回學校了,正要走的時候,陳三標擋在了前麵。“既然來到了我這兒,當然不能讓你就這麽無聊回去,就先讓我的兩個女徒弟帶你去這一片玩玩吧。”陳三標這老狐狸又在賣什麽關子,他這兩個徒弟小的還好,大的姐姐簡直就像一個母老虎一樣,向南根本無福消受啊。小藍睜大了眼睛,用食指指著自己驚訝道:“我?我纔不要。”陳三標氣的鬍子都豎起來了:“不去就別回我這了!”這時小藍纔不再說話,看來以後得討好向南了,...董事長聞聲笑了笑,正好他也沒事幹,而且這個工程他特別重視,竟然敢有人在他地盤上鬧事,他是絕對不會放過這個人的!

隨後董事長又打了電話給警察局告訴局長讓局長帶幾個人給他們送過來,看看那個人見到他們這種陣仗時還敢不敢狂了!

這邊的向南看著胖男人的舉動非常滿意,胖男人則是笑著想要巴結向南,可是心裏卻想的是:看待會我們大老闆來了怎麽收拾你!

向父向母驚訝不已的看著自己的兒子,他們兒子也太厲害了吧,這是在哪裏學的傳奇武功!

兩個老人紛紛走到向南的跟前,驚訝的看著向南,滿臉不相信這是他們兒子的表情。

就在這個時候旁邊突然響起了警報聲,一時間大家都慌了手腳,尤其是旁邊一群看熱鬧的群眾,才剛聽到警報聲就立馬奔向快要被拆了的房屋!

兩個老人更是被嚇的不行,腿都軟了,雙雙攤倒在地。

向南看著眼前慢慢靠近的車,隻是微微一笑,不過警察而已,警察來了又怎麽樣,就算是子彈打在他的身上,他都不會怕,更別說裝模做樣的人了。

開發商急匆匆從前麵的車子裏出來,向南大笑,我靠,又是一個胖子,難不成現在生活過的非常愜意的終歸都是會成為胖子的!

看看在自己腳下呆過幾分鍾的胖男人,然後再看看眼前的開發商,個個都胖得不得了,開發商還好些,起碼沒有胖男人那麽油膩膩!

開發商見向南笑的這麽慎人,不禁有些後怕,畢竟能將這麽多人打的落花流水的人不是一般人,可是當他看到身後的人時,他的心裏瞬間有了底氣。

開發商身後的警察個個帶著子彈,他還不信了,眼前這個年輕小夥子就算再厲害也不會幹得過子彈吧。

開發商在心裏想著,隨後哈哈大笑:“看到我身後的人沒有,敢阻攔我的工程,你就等著死吧!”

向南淡淡看著開發商,臉上的表情沒有一絲變化,彷彿眼前的人根本不是警察而是毛頭小孩子罷了。

開發商見此大怒,按照一貫的發展,眼前的男子不應該很害怕,然後求饒嗎!竟然這麽淡定讓開發商覺得有些懵逼,隨後他仍然堅定了自己的信念,右手一揮:“他就是阻攔我們工程進度的那個人,你們快將他給我抓起來!”

開發商的話剛落,一群警察都衝向向南。向南則是麵不改色的站在原地不動,他有聊天群鬼都不怕,更別說人了!

就在警察要衝的時候,後麵一個等等的聲音讓警察們停住了腳步。

開發商一臉懵逼的回頭,他們大老闆這是怎麽了,難不成是中邪了,怎麽會叫停呢!開發商驚訝的回頭。

隻見一個中年身形勻稱的男人激動的跑了過來。向南一看心一驚,這不是雲中一把手嗎!向南第一反應就是他怎麽會在這裏。

董事長眼睛直直的落在了向南的身上,自從那天救了他後,一把手就一直在找向南,現在世道上能找到這麽一個神醫真的很難了,一把手常年都會出現一些大小病,若是身邊能有這麽一個人保駕護航,那麽活到百年不會是問題了。

一把手激動的走到向南的跟前,一雙像是含著淚水的眼睛恨不得將向南給盯出一個洞來,一把手驚喜的拉起向南的手激動的說:“神醫啊,我終於找到你了,上一次因為人命關天所以沒有問你身在何處,我找你找的好苦啊,今日有幸能在這裏見到你,真是太好了!”

一把手驚喜過頭,一雙略顯滄桑的眼睛死死的盯著向南,彷彿下一秒向南就會顯示不見似的。

向南見是一把手,表麵上沒有太多反應,心裏可謂是高興壞了,這樣看來也就不用他親自動手了,有一把手就可以將開發商打的落花流水了吧!

向南笑了笑,幹巴巴的咳嗽兩聲隨後看著一把手:“我不來能行嗎!開發商不僅強行拆我的家,而且還不賠錢,這也就算了吧,竟然還將我年邁的父親打進了醫院,我再不來恐怕他們就要將我的家人全部打死才肯罷休吧!”

向南憤憤不平的說著,隻見開發商的臉色由紅到青,他是怎麽都沒有想到他們合作方的老大竟然被眼前這個毛頭小子救過,這下子麻煩大了。

雲中董事長一驚,他一向教導手下親力親為,怎麽就會發生這種事情呢,微微回頭看了看開發商。

開發商本就害怕董事長會怪罪於他,經過一把手這麽一看,開發商的身體更是忍不住抖了三抖,不敢正眼看一把手。

一把手察覺出了開發商的不對勁,銳利如鷹一般的眼神射向開發商,一把手看著開發商不悅道:“他說的可都是真的?”

開發商一聽,心想壞了,要是早知道向南後麵還有一把手這種背景,開發商是不論怎麽樣也不會惹向南這個大佬的!

擦了擦額頭的汗,開發商腦袋瓜一轉,想到了一些藉口,連忙有到一把手跟前:“我哪敢這麽做啊,哪有這回事,我怎麽可能做這種傷天害理的事情!”

向南聽了這些話差點笑出聲來,他也不得不服開發商的反應力,沒想到還挺快的。

一把手半信半疑,如果沒有,別人也沒有必要誹謗他,究竟真真假假的,一把手還是要問向南。

懷疑似的看了眼向南,隨後又問向了開發商:“你跟我這麽多年了,大概也知道我討厭別人什麽吧?”

開發商心一抖,他知道一把手最討厭別人騙他了,可是他現在如果說實話,一把手肯定饒不了他的!

又在心裏快速思考一番,最終開發商還是決定來軟的,偷偷扭了自己的大腿,開發商顫抖著聲音:“董事長啊,我一個上有老下有小的人,怎麽會做那種事情,我肯定是最理解向少的那個人啊!”

向南眉毛歪了歪,直勾勾的盯著開發商,這個大胖子,沒想到在關鍵時候的演技還不錯,當然向南也看到了開發商偷偷扭自己肉的情節,看的向南差點笑繃。

一把手有些不耐煩,他又沒問開發商家裏情況怎麽樣,現在有什麽苦好訴的,誰家不是上有老下有小的,看了看開發商不耐煩的說:“行了吧,不是我不信任你,你總得拿出一些可以讓我信任的吧。”

開發商大驚,看來今天打的親情牌並沒有什麽作用啊,一時間讓開發商的心跌落在穀底,突然他想到了什麽,連忙說道:“我有一個合同,那個合同就可以說明一切,我這就叫人給董事長拿過來。”

說著開發商就去了一邊,看著一個男人說了一些話,那個男人恍然大悟,連忙去了車上找合同。

開發商得意洋洋的走到一把手跟前,恭敬的看著向南:“待會兒合同就拿來了,您兩好好看看。”

不一會兒合同就到了一把手的手中,合同上是開發商出兩倍價錢收購房子,開發商還怪是這裏的暴民不願意他們拆房子,一時間把責任都推到了其他人的身上。

向南心裏冷笑,瞪了瞪開發商,開發商被向南瞪的一抖,要知道向南現在是一把手跟前的紅人,不可以輕易得罪。

一把手將合同拿到了向南的跟前,向南接過合同好好的看了看,他知道這個合同一定是開發商做了手腳,不然怎麽可能變成這種樣子。看過合同,向南又將合同遞給了一把手。

開發商心裏默默歎了一口氣,還好向南沒有覺察出其他,不然他這次是真要完了。

殊不知向南已經將開發商的心思猜了個透徹,看了看開發商,向南已經找不到可以用來形容開發商的詞語了,想了想,說道:“那是不是我錯怪你了?”上在哪。山本次郎得意看了向南一眼,彷彿在說他永遠不會說的,可是心裏卻已經將小月的位置想了出來,向南不禁笑了笑。看著山本次郎的樣子,向南不禁想到了民國時期的狗漢奸,抱著這種恨,向南直接一腳踩在了山本次郎的頭上,狠狠的擰動著自己的腳,山本次郎直接被向南踩死在地上,兩隻眼睛像是死不瞑目一般睜的大大的。向南隨後去了旁邊的房間裏,看著前麵有一個大門,向南直接將門一腳踢開,然後看到了一臉驚嚇的小月。踢開的那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