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我來做手術

著向南,沒有想到眼前這個人竟然力氣如此之大,力道掌握的竟然這麽好。大光滿臉的不可置信,一點也不敢相信眼前的低階殺手竟然能發揮出這麽大的作用。場下的人都屏住呼吸看著劉星明,劉星明得意洋洋的看著大光。大光幾次欲想要爬起來,可是不論怎麽使勁都使不上來勁,於是大光放棄了,隻能用一道恨恨的目光看著劉星明。這時大家從驚訝中回過神來,個個楞著眼睛看劉星明,隨後鼓起一陣掌聲。他們華夏國終於不用再被寒國所歧視了,他...向南沒有再說下去,探究的問著,生怕母親會因為支撐不住而昏迷,向南的心裏承受不住啊!

向母醒了醒鼻涕,椅子上的大片紙都是向母的傑作,擦眼淚與擦鼻涕的結合。

向母看著眼前的兒子:“你是不知道啊,你爸已經在裏麵好幾個小時了,不到萬不得已我又怎麽會給你打電話,都這麽長時間都沒有出來,恐怕啊……嗚嗚嗚。”

說著向母又哭了起來,兩隻眼鏡透紅,如果小孩子看了說不定會嚇一跳,因為此刻向母的樣子真心有一些可怕。

向母哭的聲音是越來越大,她想的也是越來越多。她的老公,向南的父親難道就要在這一天離開人世嗎!向母越想越不公平,憑什麽那些壞事做盡,一輩子都沒落個好話的人可以活的盡情活的瀟灑。

而他們這種做盡好事,平常活的老老實實的人家卻命運多折,關鍵還過不上什麽好日子,向母是越想越氣。

如果不是她還有向南這麽一個兒子,她今天恨不得一頭撞死在牆上,然後成為孤魂野鬼後去找那些開發商算賬!

向南可謂是氣的心急火燎,現在的開發商難道都這麽不要臉,不顧百姓的死活,隻要他們活的痛快就行!

隻要一想到父親腿被打斷痛苦不堪的模樣,向南心裏就直來氣,如果心中的火氣可以燒湯,向南的氣都可以燒幾鍋大湯了。

想想都覺得頭疼,向南看著眼前哭成淚人的母親,心裏氣炸了,像炸藥包一樣嘭的炸開。

這些開發商看來不隻是對向南的父親一個人做過這種事情,向南一定要向開發商找一個說法,並且還要讓他們付出該付的代價。

不過現在卻不是能想這些的時候,現在最要緊的時候就是救父親了,都已經待在手術室幾個小時了還沒有出來,這個醫生到底行不行啊,如果治不了還是不要耽誤時間了。

況且都這麽長時間了竟然還沒有出來,情況就肯定是不樂觀,向一下子急的眼,上前去敲手術室的門,都忘了手術中是不可以打擾的。

向母看了看兒子,突然有了一些窘迫感,她咋生了這麽一個傻兒子,向母擦了擦眼淚走向在瘋狂敲擊手術室門的向南,拍你拍向南的肩膀:“兒子你這樣會打擾手術的,不小心害死你爸怎麽辦,你可以去找護士。”

聽他媽這麽說,向南突然反應了過來,他這是在幹什麽呢,如果打擾到了手術,或者醫生被他的敲門聲嚇了一跳,手術刀恰好插在了上麵……向南搖了搖頭不敢在繼續想下去,如果想象真的變成了事實那纔是最可怕的。

向南已經好幾年沒有來過醫院了,隊伍這家醫院的各種規律啥的都不懂,所以還得拜托他的母親帶他去找護士才行。

到了護士長這裏,向南看著眼前年齡挺大的護士長,突然有了一些退縮,因為這護士長長的實在有些嚇人。

兩隻杏仁眼睛大而圓,本來五官長的都還可以看得過去,誰知道頭頂上的一道疤惡心到他了,那疤長的特別像蜈蚣。

他倒不是嫌棄護士長,隻是他有些惡心這些東西,可能是車坐多了的緣故,就在這個時候旁邊的一個小護士有些看不下去了。

小護士才來幾個月,可是對於護士長卻是十分的敬重,因為護士長在她心裏像是母親一般的存在。

小護士是一個孤兒,來到這醫院的幾個月沒少受護士長的照顧。而護士長臉上的刀疤也是有故事的,是為了救一個小孩子而被燒的。

小護士站了出來,不悅的看著向南問:“有事嗎?護士長很忙,有事和我說。”

向南摸了摸頭,感覺到他剛剛太不禮貌了,給了小護士一個眼色沒有說話,然後看向看著向南後一直低頭的護士長:“剛剛不好意思啊,我太急了,護士長你很優秀。”

護士長聞聲又將頭抬了起來,她自從臉被燒了後就自卑起來,平常的時候還好,可是遇到一些素質特別差的人就完了,他們總是會盯著她的容貌看然後指指點點的。

向南對著護士長拚命擠出來了一個微笑,隨後立馬問:“你快點去通知手術室裏的醫生讓我去病房做手術。”

護士長聽此不禁大驚,就連旁邊的向母都驚訝的張大嘴巴看著向南,她這兒子會不會是受了刺激,她兒子可沒有學過什麽醫術之類的,向南行嗎!

小護士聽了不翻起白眼,這個人當自己是誰啊,竟然可以給病人做手術,有醫生執照嗎!

小護士像看白癡一樣的眼神看著向南,本來覺得眼前這個人還不錯,現在覺得他是不是智障,根本不具有做手術的資格,他竟然還想進手術室給病人做手術,不知道是不是精神科跑出來的。

白了一眼向南,小護士慢吞吞道:“你不行,進不去,別問我為什麽,就是不行。”

說著就走到了旁邊,看都不看向南,裝作整理手中檔案的樣子。

向南大氣,心都快要急爛了,向母這個時候覺得小護士做的挺對的,她兒子是不能進去,假如要真是因為受了刺激想要死馬當活馬醫,那她老公可不就更完了。

向母看了看兒子將急躁的兒子拉到了一邊關心道:“兒子你是怎麽了,會不會發燒了。”說著還一隻手摸了自己的額頭,另一隻手摸了摸向南的額頭然後說了句讓向南大吐血的話:“沒病啊,這是怎麽了。”

向南看著他母親的眼睛肯定道:“媽!我沒事,我有辦法救爸,但是必須要進去手術室才行。”

向母聽著大概有了一個瞭解,隻是她兒子怎麽會有解決辦法,向母可不信她兒子會是什麽神童轉世竟然來醫院逛會兒就會了。

這個時候護士長說話了,他不想看母子在這兒幹著急:“你兩還是別想了,醫院沒有讓除了醫生以外的去治病,如果出了什麽事,我們都負責不了。”

聽著護士長的話,向南算是徹底絕望了,可是現在醫院除了他還真沒有人可以救得了他爸,卻又進不去,真是急壞了。

向南想了想能不能強出手,然後直接貼狗皮膏藥,可是隨後一想。現在正在做手術的人可是他爸,現在又是在手術中如果出了什麽事可怎麽辦,到時候硬闖影響了做手術的醫生,說不定父親就會當場……向南已經不敢在想下去了,畢竟狗皮膏藥的作用是治病,並不可以起死回生。

向南著急的一隻手插進了口袋看看有沒有瞬間轉移符,實在不行也隻能這樣了,可是手伸進去的時候向南恍然大悟。他突然想到了在大巴車上救的那個中年男人,那個男人不是說他在江中有自己的地位嘛,如果找他幫他進醫院應該是可以的吧。

事不宜遲,先試試再說,向南開啟了手裏把那種名片拿了出來,雲中,有點耳熟不過卻不清楚,向南沒有多想,直接打了過去。

大概幾秒鍾的時間,那邊傳來一個沉厚的聲音,向南接了電話立馬開門見山:“你好,我就是今天在大巴救你的那個人,我有個事情想請你幫個忙。”

電話那邊的男人聽到是救他的那個人後立馬轉變了態度:“好,有什麽事你說吧,我一定盡力而為。”

向南立馬將事情的主要告訴了男人,男人悶了幾秒鍾,隨後讓向南不要擔心,他會馬上處理的。

然後兩個人就掛了電話,向南擔憂的看著手術室的方向,希望今天做好事的這次真的可以救到自己的父親吧。

大概過了不到一分鍾的時間,有一個小護士在向向南走過來。

向南一臉懵逼的看著眼前的小護士,難道行了?在眾醫生麵前丟了麵子,可是隻要一想到得到向南絕技後的各種麵子裏子都來了的事情就特別開心。現在丟點麵子怎麽了,那是為了以後更好的活著,院長也笑著看向南父母的背影,隨後回頭看著向南恭敬的樣子完全不像平日裏嘚瑟的校長。院長將向南往跟前拉了拉,向南隨便不清醒可是也不能太給他難堪,向南也不想得罪人。院長在所有人都聽不到他們說話的地方停下了腳步,然後在向南耳朵旁邊偷偷的說:“這個,小人有一些問題想要請教向少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