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曖昧

到了爐火純青的地步了,可是他體內卻還缺少一樣東西,是那種心底的武。心裏在想這個的時候,向南的瞳孔突然放大,因為她感覺到了身體裏似乎有某個部位有一種血流在往上衝,從腳後跟直衝大腦。同時,向南的身體突然像是感覺不到了疼痛一般,整個人躍身而起,直接抄起一枚銀針向山本次郎刺去,讓兩個人同時沒有想到的是,銀針恰好射在了山本次郎的膝蓋,因為這根銀針上是當初向南煉製的神針,可以準確無誤找到重要穴位,一下子就刺在...慢慢走到了房間,直到她們看到了兩個人死死的趴在桌子上不省人事,兩個女仆使出吃奶的勁都搬不動向南一個人,這個姑爺看起來這麽瘦,怎麽要背起來的時候這麽重!

尋思一番,兩個女仆又叫來了幾個男仆,這樣一來就好辦多了,三下五下就將向南和冷冰冰搬進了冷冰冰的臥室。

冷冰冰的臥室一般是用粉藍色做裝飾,一間充滿少女心的氣息撲麵而來。

兩個女仆商量著將小姐放在了床上,轉頭看了看向南,心裏有些糾結是將向南放進另一個房間還是和小姐一張床上?

最後兩個人想著小姐和姑爺都已經是未婚的關係了,又出了今天的那一檔子事,她們相信這個姑爺一定會在不久前的一天“嫁入”冷家大門的,或許她們家小姐和姑爺早就做了那檔子事,根本不用她們操心。

於是兩個女仆搬搬弄弄將兩個人放在了一張床上,並且把被子蓋了上去,兩個女仆滿意的點頭,隨後出了門。

清晨第一縷陽光照射進房間,因為陽光是透過光射上向南和冷冰冰身上蓋的被子上,一道藍色的光從天而降。

時不時的還能聽到有幾隻喜鵲在叫,也是因為喜鵲的叫聲,向南有了一些知覺,兩隻手微微動了動。

向南撫摸著額頭醒了過來,以為床上隻有他一個人,所以動作幅度有些過大,將身旁的冷冰冰也吵醒了。

當四隻眼睛對視的時候,兩個人不約而同的做出了驚訝的表情,並且都是一副生無可戀的樣子。

冷冰冰大怒,怎麽也沒有想到被向南吃了豆腐,一隻纖細的手指憤憤抬起,指著向南怒道:“你幹嘛啊?昨天你對我做了什麽!怎麽會出現在我的房間裏,我的床上!”

向南攤手錶示很無奈,而且他也不知道,雖然昨天喝的爛醉,可是他還是有些意識的,這種事情相信他還是沒做的。

為了表現他紳士般的風度,向南隻好搖了搖頭:“我肯定大概沒有對你做什麽事情,你要相信我,我肯定是無辜的,你絕對還是處女之身。”

向南這樣保證也是因為心裏覺得他不會在情亂之間做這種事情的,於是也就沒有太多擔心。

冷冰冰冷哼一聲悶鼓一聲:“誰知道呢!你要是真對我做了什麽,我這輩子都不會放過你的!”

向南苦笑,他可啥都沒做啊,如果真的做了什麽不得了的事情,死在美人的胯下也是一個極美的事情。

咳咳兩聲,向南又說:“要不你現在還是檢查一下身子吧,看看我到底有沒有對你做過什麽事情,不然如果不是初了,我可就悲哀了!”

聽著向南的話,冷冰冰一下子就氣炸了,又抬起了食指指著向南,氣的直噘嘴:“怎麽說話呢!你纔不是初!”

向南嘴角勾了勾反問:“那這麽說你就是初了?那也挺好啊,破了你的初,你就是我的人了,這輩子別的男人可就碰不了了。”

向南嘿嘿的笑著,兩隻丹鳳眼彎成一個月牙狀,自以為是的迷人笑容此刻在冷冰冰眼裏就是一個猥瑣大叔一般的存在:“閉嘴!”隨手拿起枕頭扔向了向南,結果被一滑落,差點泄露了一些春光。

即使裏麵穿著衣服,可是卻是單薄的性感睡衣,這都來自於昨天晚上冷冰冰的貼心女仆。

冷冰冰完全沒有感覺到腿上的脹痛,乃至酸感,想必她應該沒有和向南做過那種事情,心裏也放下心來。

瞪了一眼向南,冷冰冰怒斥:“還不快轉過頭去,我要換衣服。”

向南聞聲不情不願的轉過頭去。

兩個人的感情在這幾天都迅速升溫了不少,像朋友,又比朋友親密。

中午的時候,冷冰冰和老爺子以淚告別,他們回學校的時間也到了,還是以學業為重。

冷老爺子眉頭皺皺的看著向南:“我可就這麽一個孫女,你可要好好照顧她,不然我第一個不會放過你。”

向南笑了笑,右手像奏國歌一樣樹立在耳朵跟前:“是,保證完成爺爺的指令。”

逗比的表情一時間逗樂了冷老爺子個還有掉了好多眼淚的冷冰冰,其他仆人也都憋著笑不出聲。

就在這個時候,向南的手機響了,冷老爺告訴他接沒事,向南就看了看手機,一看是家裏母親打來的立馬按了接聽。

電話那頭立馬傳來了哭哭啼啼的聲音,讓向南在一時間蒙了頭腦,隻聽他媽媽顫抖著聲音:“小南啊,你爸爸的腿被別人打斷了,就在今天早上,現在還在醫院呢,恐怕就要不行了,你快過來一趟吧,或許還能見你爸最後一麵。”

聽著電話裏的通知,向南驚恐,兩隻眼睛沒有絲毫血色的看著前方,隨後漸漸恢複了鎮定,拿著電話的手不禁抖抖了,顫抖著聲音:“好,我馬上去。”

向南現在的臉色可謂是難看至極,他現在恨不得馬上飛離這裏。隻是他的父親一向忠厚老實怎麽可能輕易跟別人結怨,一時間向南還真是想不到到底誰可以將他爸的腿打斷,在心裏回憶了幾番也沒有想到。

向南整張臉都可以用驚訝還有不敢相信來形容,他是怎麽也沒有想到這種黑道上類似的事情會發生在他父親的身上。

冷冰冰看著向南黑著的臉還有僵硬的四肢,完全一副不知道向南是怎麽了的樣子,隨後擔心問道:“怎麽了?接個電話就把你嚇成這樣。”

向南冷著臉告訴了冷冰冰剛剛電話的內容,冷冰冰心一憂,連忙問道:“那你沒事吧,要不要我派人送你或者陪你一起回去?”

向南搖了搖頭,這種事情他隻能靠自己沒有辦法靠別人。

冷冰冰在被拒絕後的幾秒鍾有一些沮喪,隨後想到還是向南父親的事情重要,又問:“那有沒有我們冷家能幫得上的忙,你盡管說,我們冷家一定會盡力的。”

向南隻覺得他現在大腦一片空白,沒事時間去想太多事情,他隻知道搖頭,然後拿著收拾好的行李飛奔出冷家。

他從小一直敬愛的那個父親啊,如果讓他知道是誰做的事情,向南一定要讓那個人斷手斷腳然後不得好死。

懷著這樣的心情,向南立馬買了機票坐了飛機去了江南,在江南向南又做了大巴轉路往江中下遊駛去。

孤獨的向南坐在大巴車上,兩隻無神的眼睛看著窗外,腦子裏不斷回想著母親在電話裏說著的話,那些話無時無刻的刻在自己的心裏,就像一把利刃一樣插在了向南的心裏。

從小到大那麽和藹的父親,怎麽就會惹到了人,向南在心裏反複的想可是不論怎麽樣都想不明白。

就在這個時候,旁邊走過來一個老人,老人頭發差不多都白了,可是眉眼間的英氣還是能清晰可見。

老人蹣跚著步伐走到了向南的跟前坐著,兩隻眼睛不太有神,手裏也沒有拎什麽東西,看來是一個孤獨的老人。

向南再這個時候也沒有辦法多想其他的事情,關心其他的人,也不知道他父親能不能挺過這關。

現在最重要的是車到站的時間,隻要向南到的時候他父親還沒有死就還有被解救的機會,畢竟向南是有神針還有狗皮膏藥的人……

一時間心裏又開始了無限的擔心。

突然,向南感覺到旁邊有一個人的胳膊肘似乎搗到了他,眼睛往旁邊看了看,原來是剛剛坐在他旁邊的老人。

不過碰到別人竟然都沒有一句道歉的話,向南也是因為這個心理略微有些不爽。雖然是一個奸商,可是不至於做那種害人命的事情,況且現在在牛郎的眼裏,他可是大名鼎鼎的三元大仙。牛郎就算是有十個膽子應該也不敢這樣吧。這個時候,向南的鼻子也開始流血,眼眶也開始流血,甚至於耳朵也流出你不少的鮮血,向南的左手是完好的,可是隨意動。於是向南就伸了左手摸向自己所看不到的地方,結果全部都在流著黑血!向南隻覺得心上似乎是有許多條螞蟻在上麵爬著,還有許多隻蚊子在撕咬著向南的心髒。感覺到身上所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