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吃醋

看著他了,可是向南依然我行我素,冷冰冰見了,隻覺得整個身子似乎都紅了起來。就在這個時候,冷老爺子就要回頭了,冷冰冰連忙將老爺子的頭硬扳了過去:“爺爺啊,你幹嘛呢啊!”老爺子冷哼一聲,怒聲說:“你還知道有我這個爺爺,眼前怎麽一直離不開你帶來的那個小夥子!”冷冰冰這時還在看著一直在吃的向南,恨不得將向南拿來用刀剁了再剁。向南下意識覺得情況似乎有些不對,將最後一塊小蛋糕放進嘴巴裏。抬起頭看著周圍,恰好碰...第二天一早,向南就起床去華天南的診所看看情況怎麽樣了,向南就還不信了,他親自去給病人看病還掙不到功德值!

還在忙著的華天南看到師傅來了,立馬亮了眼睛,連忙走到向南跟前,笑著問向南怎麽來了。

向南看了看華天南,深提一口水氣無奈道:“沒辦法啊,怕你這個徒弟不爭氣所以來看看!”

華天南聽此不禁嘴角抽搐一番,他還真沒有想到他的師傅竟然會如此想要幫助他,一時間心裏也是暖暖的。

向南看了看周圍,尋思著他也來治治病人,畢竟他不僅僅有神針,而且還有狗皮膏藥!

“徒兒。讓我也給這些人看看病吧。”

華天南聽到向南這樣說差點感動的眼淚都要流下來了,這麽多天華天南可謂是沒日沒夜的給病人治病,這幾天累的跟狗一樣,就差沒給那些病人跪下了,這不,肯定是上天看到了他有多累,所以將向南找來給他幫忙了。

向南詫異的看了一眼華天南,他這小徒兒什麽時候變的如此滄桑了,那滿臉的褶子還是他原來那個看起來光滑麵板的徒弟嗎?

隨後向南不理華天南的種種感動,而是先治病人,這纔是關鍵。

向南也是無語,這半天下來遇到的病人要麽就是沒事找病治,要麽就是癌症級別的病,貼個狗皮膏藥就行了,都不是大病。

可是難度下降了,他的功德值似乎也就沒有那麽多了,半天下來,他看了看手機,居然才增加五百功德值,照這樣下去就算是一年下來都不一定是能掙到十萬吧!

看來不僅僅是靠開診所一個方法就能夠掙十萬功德值的,時間已經過去了不少,向南一定要再想想其他的辦法來掙功德值,至於這醫院雖然掙的少不過也不能關,畢竟蚊子肉少也是肉啊,在關鍵時刻一樣能派上用場!

看來眼下隻有讓華天南繼續頂著這家診所了,不然就連蚊子這點肉都有可能沒了。

心酸的搖搖頭,匆匆離開了這裏。

這天,一大早,冷冰冰便憂心忡忡來到了向南肩膀,直接推門而入。

看到桌子旁邊向南,冷冰冰鬆了一口氣,輕輕關上門,走到了向南的跟前:“這次回家阻止聯姻的事情你有沒有什麽計劃?”

向南聞聲看去,原來是冷冰冰,看到以前一個冰美人現在竟然有些低聲下氣的拜托他。說實話向南心裏還是有一些得意的。

“那你想了嗎?”

向南反問道,拿著筆的手指轉了轉。其實他之所以反問是因為這兩天他都在那妹子掙功德值的事情,莫名覺得有一些不好意思,於是就反客為主。

冷冰冰被向南這麽突然一問,眼神怔了怔,隨後擺著手:“我,我簡單想了想,但是具體的我還是不知道該怎麽辦,所以最終還是來問你了。”

冷冰冰有些不好意思的說著,兩隻溫柔的眼睛有些懷疑的看著眼前的救命稻草,冷冷道:“難道你沒想辦法?”

向南咳嗽了兩聲,用咳嗽來掩飾內心的尷尬,摸了摸鼻尖:“沒有啊,還是想了一些的,你要怎麽聽啊?”說著向南挑了挑眉,隨後眼神如蜻蜓點水般往床上瞄了一眼。

冷冰冰雙手護在胸前,怒斥:“向南你能不能正常一點!”

向南嘿嘿一笑,將筆不露痕跡放在嘴巴裏叼了起來:“怎麽?你不喜歡這種方式交流?”

一瞬間冷冰冰的臉蛋漲紅起來,從脖子根直通到腦瓜,兩隻大大的眼睛轉了轉,手伸了伸正要打上向南的臉,向南一把抓住:“開個玩笑嘛活躍一下氣氛,不要當真!”

聽著向南的話,冷冰冰才冷靜一些,她剛剛看著向南那骨子裏透出的不要臉,一瞬間一種羞辱感就湧上了心頭。現在好了不少,可是臉上的紅度還是隻升不降。

隨後兩個人就在房間裏談著這次回家的計劃,殊不知此刻房門外有人正在拍他們呢,因為動作加上角度,校花和校草這種新聞就夠大了。

門口的狗仔隊卡擦卡擦的拍了很多張照片,有了這些照片,他登上校園最強狗仔是早晚的事了,拿著寶貴的相機傻笑著離開了。

這時在咖啡店正和幾個宿舍閨蜜喝茶的夏無雙腦子裏還在回憶著向南在歌王大賽上的種種表現,隻要一回味到讓自己心動的場麵,臉蛋就不自覺的紅起來。

旁邊的一個室友正翻著手機貼吧看看學校最近有沒有新聞,抬頭一看發現夏無雙此刻腦子裏想的是向南,打趣道:“是不是又想他了?”

夏無雙微微抬起頭,甜蜜的笑容膩死了人:“沒有啦。”

就在這時夏無雙的室友恰好在學校最新新聞的貼吧上看到了向南,點進去發現是向南和冷冰冰兩個人的合照。

再點進去一看,上麵標題是歌王校草再次出擊泡上學校的冰山校花,大家期待不?我一定會挖出更多的新聞,大家敬請期待吧!

夏無雙的室友因為看的有些入迷,於是剛剛看到的話全部都被讀了出來,夏無雙驚訝的嘴巴微微張開,拿過室友的手機不敢置信的看著眼前的一切。夏無雙打從心裏覺得事情有些不妥,他一定要知道向南心裏最重要的那個人是誰。

不顧身後室友的阻攔,夏無雙提著包就往向南那奔去。

得知向南在宿舍,夏無雙衝到宿舍門口,推門時發現門被反插上了,壓抑著心情敲門。

向南大聲問了一句誰啊,隨後並沒有聽到回應,耐著性子起身開門。

當看到是夏無雙的時候,向南猛的一楞,隨後裝作沒事人一般問道:“你怎麽來了?”

夏無雙冷笑一聲,她在來前已經將手機翻到了向南和冷冰冰緋聞的那一頁,就等著向南給他解釋了,夏無雙拿出手機扔向向南:“你自己看吧,這是怎麽回事?”

向南一臉懵逼的看著夏無雙扔來的手機,發現上麵的兩個人笑著談論,再看看這兩個人還有場景不就是早上他和冷冰冰嗎!

向南有些尷尬的拿著手機,這本來是談論一些事情,不知是哪個天殺的把這些給拍了下來,還這麽會用角度,向南也是醉了。

向南笑嘻嘻將手機放回夏無雙的手裏:“怎麽了這是?這種新聞你也信?”

夏無雙緩了緩神,好像這種新聞通常都是假的,可是當他看到新聞的時候,心裏真是忍不住難受!

夏無雙把手機放回包裏,問道:“那我問你,你心裏有她還是我?”

麵對夏無雙有些無理的問題,向南不但沒有覺得煩,反而將夏無雙拉進房子裏望著夏無雙一字一句道:“我心裏隻有你一個,別多想。”

說著向南摸上了夏無雙的頭,夏無雙隻覺得一陣臉紅:“說什麽嗎你,討厭!”

向南微微低了頭,脖子到臉都紅透了,一股子害羞勁湧上了心頭。

向南微微伸手一攬將夏無雙攬進了懷裏:“你不喜歡啊,要不今天就別回去了,我們好好嘿咻嘿咻啊,敲把你給氣的!”

聽著向南的話,夏無雙果斷抬起小拳頭打在了向南的胸前,小臉更是紅到了一個境界,微笑:“討厭,你能不能有個正形啊!”

聽著夏無雙的話,接受著夏無雙小粉拳的攻擊,向南隻覺得如螞蟻上樹一般輕鬆承受,夏無雙的頭微微靠在向南的肩膀上,兩隻手環抱著向南的腰,滿足了自己的安全感。

向南此刻心裏卻是像有千萬條草泥馬在奔騰,不知道是哪個狗仔隊竟然還挖他的新聞,不知道學校的向南是一個有仇必報的人嗎!

夏無雙緩緩抬頭,隨後嫣然一笑:“反正你不可以和其他女人太過於親昵,知道嗎?”激動的說:“神醫啊,我終於找到你了,上一次因為人命關天所以沒有問你身在何處,我找你找的好苦啊,今日有幸能在這裏見到你,真是太好了!”一把手驚喜過頭,一雙略顯滄桑的眼睛死死的盯著向南,彷彿下一秒向南就會顯示不見似的。向南見是一把手,表麵上沒有太多反應,心裏可謂是高興壞了,這樣看來也就不用他親自動手了,有一把手就可以將開發商打的落花流水了吧!向南笑了笑,幹巴巴的咳嗽兩聲隨後看著一把手:“我不來能行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