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挑事

洞賓:“這是我們這兒的某個仙女買了你的鑽戒,我剛剛發的符就是那個仙女給你的她的寶貝符,你好好看一下吧。”向南一聽連忙點開符,心想事成符:心裏想著某個事情或者想著一樣自己想玩東西可以有一定的成功功率!向南一聽大喜,他就喜歡這種符,這種符什麽都可以做,不禁讓向南覺得很爽快。向南這時候腦子裏想到一直拜托自己聚集十萬功德的嫦娥,難不成這種符讓嫦娥愛上自己也行?向南不禁閉上眼睛在心裏無限遐想起來……或許某天...向南笑了笑,原來他從一個星期前就回國了。還挺會裝,隻是他不去熱李風,這個男人竟然來主動熱他!沒辦法,看來這個比賽是註定要參加了。他有神曲符,他怕什麽,就怕李風最後輸的難看!

這時向南往台上瞥去,他發現李風正好在盯著他看,那雙眼神裏充滿了不屑,還有向向南的挑戰。

向南微微回過一笑,並且用口型說了句“我一定會贏的。”不管李風有沒有聽到,反正向南看到了李風立馬改變的嘴臉。

就在這個時候,旁邊一個女孩子指著向南大叫,就像是看見鬼一樣:“你們看,向南竟然來了!”

向南迴過頭去,一個身著粉紅色背帶褲的女生指著向南驚訝道,一瞬間大家都像炸了鍋一樣盯著向南看,並且還在竊竊私語。

離的近的那些人說的話完全傳到了向南的耳朵裏。

“就是就是,你說他還來幹嘛。他能贏得了李風就怪了。”

“對啊,要我說啊還是別來了,不然會自取其辱。”

“嗯,我也這麽覺得。”

王曉曉特別擔心的看著向南,生怕向南會因為這個心裏難受,她也真是服了旁邊這些人,當著說壞話那方的麵竟然說的這麽大聲,還有鼻子有眼的!

向南隻是微微一笑,這種閑言碎語他聽多了,如果每一個都放在心裏,那豈不是要被撐壞了。

這時秦明實在看不下去了,大聲斥喝道:“都幾把滾,說什麽呢!我告訴你們,向南一定會贏的,還不如現在去請你們的白馬王子不要再比賽了。趕緊退出,不然一定會輸的非常慘!還會像狗一樣爬出去!”

支援向南的人聽到這段話不禁都哈哈大笑起來,幾個說閑話的女生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隨後和秦明罵了起來。

向南實在不想聽這些話,於是怒斥讓他們住嘴,秦明很聽話的不再說話。倒是支援李風的那幾個姑娘恨不得將李風吃進肚子裏然後連骨頭都不吐。

就在這個時候主持人叫了向南的名字,參選人必須要上台走一個過場。向南沒有打扮匆匆上了台上,女主持人嫌棄的看著向南,還是她心中的李風最帥,哪裏像向南!來參加這麽重要的比賽竟然禮服都不帶買一套,是真窮買不起還是根本覺得這種比賽沒有什麽大不了發自內心不想買!

就在這個時候女主持人靈光一現,她一定要替她心目中的白馬王子李風好好教訓向南一番。

隻見向南走過來的時候,女主持人嘴裏微微說道:“我們學校最新一屆的最窮校草來了,沒有想到他竟然也參加比賽了,大家掌聲歡迎!”

向南滿臉黑線,剛剛這個主持人是什麽意思,不會是李風故意派來黑他的吧!手摸了摸額頭,隨後禮貌拿過話筒:“主持人真會開玩笑,氣氛是不是被帶動了?”

向南沒心沒肺的笑著,場下的情緒也都被帶動起來。

經過一番相當於走秀的過場後,向南也明白了李風的一些背景。

李風是藝術學院的高材生,他還是被保送到國外攻讀藝校博士,況且最讓向南最驚訝的還是李風竟然還組建了一個樂隊。

向南也是醉了,竟然這麽一個有實力的要和他這麽一個渣渣比賽。難不成贏他有快感?

隨後主持人宣佈全員登場,李風和向南作為全場唯一的兩位男生爭議之大可想而知。

最後散場時,向南和李風兩個人狠狠對視,這個場麵被狗仔隊拍了下來。

還被上傳到學校貼吧,狗仔隊還起了一個相當當的名字“備胎校草與正牌校草的強烈對抗”對於這個名字,向南和李風誰是備胎誰是正牌,這個人也太不會說話了。

晚上的時候,向南實在無聊睡在床上玩著手機。神魔聊天群還和從前一樣還是一群神仙無聊的神仙聊八卦。

反正無聊,向南想著去看一些八卦,所以就進了學校的貼吧。

這時一個剛剛發的貼子迎入眼裏,看著上麵的昵稱是李風,向南沒忍住就點進去看了看,而且他也想要看看這個男人到底要出什麽幺蛾子。

題目是一定會打敗向南,再看正文:本人名叫李風,乃是前校草,這次回來就是為了我的粉絲擊敗現任校草登上歌王寶座,希望各位學長學弟們支援我,當然還有學妹學姐,我愛你們哦,把我給帖子頂上去!!!

向南看著著這一裝逼貼,不禁笑了笑,這個人行啊,竟然敢這麽挑戰他!

算了,向南不想要一直關注別人的一舉一動,李風對他來說隻是一個小人物而已。本以為今天舉辦大塞,原來是三天後,可惜了他早上浪費睡覺的時間起床。

隨後向南關上手機睡起覺來。

接下來的時間裏,向南好像無時無刻都能看到李風,吃飯的時候能看到李風周圍圍著一群狗腿子在給他捶背扇風,上廁所的時候竟然還能遇到別人給他開水龍頭。

這不,向南這天在塑膠跑道上運動,李風又走了過來,他的身後還跟著一群人。

李風看了一眼向南,隨後說道:“還毅然參加比賽,不怕輸嗎?”

聽此話,向南笑了笑,拿起水喝了了口然後自通道:“因為不會輸。”說完向南就拿著被子和毛巾自信滿滿的走了。

李風這才反應過來,恨恨的看著眼前的向南,手裏的瓶子也捏變了形,彷彿瓶子就是向南一樣被他給慢慢捏死。

這天又是中午在食堂打飯,向南正和幾個室友坐在餐桌上吃飯。

突然旁邊傳來一陣嘈雜聲,向南想都不用想,肯定是李風,他的室友都抬頭看去,唯有向南當做沒看到一般繼續吃飯。

“哈哈哈,李哥放心吧,四大校花一定都會拜倒在你腳下的。”

李風得意洋洋的坐在餐桌正中間,兩邊都是他的狗腿子,不一樣的是李風的狗腿子都站著,該捶背的捶背該擦汗了擦汗,李風整個太子爺生活。

時不時的還能聽到旁邊的狗腿子誇讚自己,李風想不喜歡這種生活都難。

李風今天就是故意坐在向南跟前的,他就要讓向南知道他的實力然後被自己狠狠打敗。

這個時候,幫李風捶背的又說道:“哎,這次老大回來你們知道到底是因為什麽嗎?”

隨後李風旁邊的人都表示不知道,捶背的又繼續道:“主要就是回來打敗向南的,要知道老大走了後這個學校沒人敢自稱校草,可是現在有了,老大肯定不會讓校草隨隨便便讓人當的!”

大家都裝作有所瞭解的點頭,男人又繼續道:“還有嘛就是回來拿下四大校花,那個個身材玲瓏,天使臉蛋魔鬼身材的,這種人間極品當然要歸老大這種人擁有了,於是老大準備當上歌王然後拿下四大校花做後宮老婆!”

說完,旁邊又是一陣震耳欲聾的響聲,李風則是坐在中間異常得意,時不時還笑。

就在剛剛,李風所說的這些話全部被狗仔隊拍下了,然後下午報紙就出來了。

什麽本次歌手大賽花落誰家,四大校花會不會成為李風後宮一員?這些標題一時間散落學校各個地方。

就在這天傍晚,四大校花商量著來找向南,一定不能讓向南輸了比賽,不然她們四個黃花閨女不就要落在了李風那個賤人手裏。

來到向南宿舍與向南說明狀況後,向南不禁反問:“不是說你們四個原來倒追過李風嗎?”千塊錢,男學生才延長而去。這個時候頭上麵恰好有一個鳥飛了過來,因為方向有點靠近向南,肖強以為那隻鳥要攻擊向南,於是便推開向南站在了那裏,誰知道攻擊沒看到,卻看到一團白色的東西掉到了頭上。向南不禁大笑,那是鳥在拉屎,看了看肖強,其實這肖強似乎也沒有那麽討厭,起碼他都是為了向南。仔細想了想,這肖強應該是馬一飛派來保護自己的,既然這樣他就沒什麽好計較的了,便拿出紙擦了肖強臉上的鳥屎,隨後帶著肖強跟著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