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主動投懷送抱

南也很無奈,他還是第一次發現有人思想這麽偏激。十分鍾後……“如果我隻是來看熱鬧,不是真心救你的,我隻要說幾句話,做做樣子就可以了,為什麽要勸你這麽長時間,我腦子又不抽!”向南這段時間因為說話而變得口幹舌燥,天氣這麽熱,他身上的汗水早已浸濕衣服,可是救女孩的事情還沒有絲毫進展。向南看了看在灰暗中依舊刺眼的太陽,不禁捂了捂眼睛,如果能把這太陽射下就好了,這麽熱!女孩還是不願意相信向南的話,她也不願再與...隨後向南又搖了搖頭,一臉堅定的說道:“對不起,我真的不想,你再怎麽勸,我也不可能做的。”

這時陳三標才終於死心,可是他這麽多年了,也隻有向南的樣子還能符合他心意,其他人根本不行。

可是如今好不容易遇到的天才卻對盟主沒有什麽興趣,不禁讓陳三標差點老淚縱橫。

就在這時陳三標的眼睛瞥到了他的兩個徒弟,小藍和小清的宮紗竟然被碰歪了,於是心生一計。

“小藍小清,說你們這宮紗怎麽回事。不知道這宮紗是碰不得的嗎?”

這時小藍和小清兩個人立馬會了意,齊聲說是向南弄亂的。

向南滿臉的驚訝,他是不小心碰到過,可是他明明記得不歪啊,怎麽就會突然歪了。

這時陳三標怒斥:“向南,你既然動了我兩個女徒弟的宮紗,按照我們的宮規是必須要娶了他們的。”

向南驚訝的眼睛睜大,哪裏還會有這種規定,明明就是陳三標這個老頭故意的!

陳三標又道:“不過這也是有解決方法的,隻要你入了宮,就可以不用守宮規。”

這時旁邊的方世傑倒是快要被搞糊塗了,他們宮裏竟然有這麽成文的規矩,他怎麽不知道!如果早知道的話方世傑就把宮裏的漂亮女弟子的宮紗全部碰一次,然後他就享福了。

方世傑全然不知他的想法早就暴露在了向南的腦子裏。

向南怒道:“你們宮真有這個規矩?我最煩別人框我了。”

陳三標目光閃躲,隨後猶豫一番堅定不移道:“對,沒錯,就是有這個規矩。”

向南不禁在心裏大罵:我靠,什麽鬼,這老頭一看就是謊話說的太多了,竟然臉不紅心不跳的!

向南默默在心裏把陳三標家裏的祖宗十八代輪流罵了幾次。

陳三標又說:“不知向南考慮好沒?”

方世傑心裏直嫉妒,按理說武林盟主的位置是以後他可以接任的,可是他外公卻看不上他,不讓他去!

向南想了想,他還是不能答應做武林盟主,於是打趣道:“那就娶了吧,要知道哥還是個初男呢,嘿嘿。”

小藍看著向南猥瑣的笑容差點惡心的要吐了,拿起師傅的刀惡狠狠道:“讓我嫁給他?除非我死了!”

向南嘖嘖嘖的感歎,果然是女中豪傑,竟然為了不嫁給他不惜失去自己的性命。

陳三標輕咳嗽一聲:“小藍,不得無禮,快放下刀!”

小藍恨恨的看了一眼向南,可是師傅的命令不得不從,所以隻能不情願的將刀放下。

陳三標刀鋒一樣的眉頭輕輕往上抖了抖,然後裝作委屈道:“年輕人啊,做了事情就得負責任,這你得看著辦。”

向南也毫不示弱,連忙道:“可是我說了要娶啊,她不嫁可就怪不得我了吧。”

陳三標一時間被堵的說不出話來,按照他那個不成文的規定確實是男娶女若不嫁,那麽一切後果都是女承擔。

向南眼看著氣氛要被他給搞成零下了,於是突然大笑起來。

旁人一副不解的看著向南,方世傑全程都是一副看好戲的樣子,最好是再次打起來。

幾十秒後,向南恢複正常,看著大家嚴肅的臉打趣道:“大家別這麽開不起玩笑啊,不就是加入宮會嗎,我可以加入,不過我有一個要求。”

陳三標一直將見好就收進行到底,連忙答應:“我答應你,說吧。”

向南笑了笑:“那就是我不會做武林盟主,我隻做幕後人員幫點小忙的,當然如果寒國來犯,我作為國家的一份子一定會在暗中幫忙對付,這下可行?”

聽著向南的話,陳三標恨不得抽自己幾個大嘴巴子。

陳三想了想,這樣也行,起碼他有了一個得力助手。

向南突然告辭,說他得回學校了,正要走的時候,陳三標擋在了前麵。

“既然來到了我這兒,當然不能讓你就這麽無聊回去,就先讓我的兩個女徒弟帶你去這一片玩玩吧。”

陳三標這老狐狸又在賣什麽關子,他這兩個徒弟小的還好,大的姐姐簡直就像一個母老虎一樣,向南根本無福消受啊。

小藍睜大了眼睛,用食指指著自己驚訝道:“我?我纔不要。”

陳三標氣的鬍子都豎起來了:“不去就別回我這了!”

這時小藍纔不再說話,看來以後得討好向南了,她師傅對向南太重視了。

就在這個時候,方老也回來了,看到眼前和顏悅色的一幕,心裏大概猜到了個所以然。

“嶽父,向前輩。”

向南淡淡的看著方老,果然最老的狐狸在這兒呢。今天陳三標要和自己打架的事情,肯定不會單單是方世傑一個人挑唆。

可是方老剛剛看到他的時候,完全將那些掩飾住了,這點倒是讓向南挺佩服的。

陳三標看了一眼方老沒有應聲,隨後對著他的兩個徒弟吩咐道:“快點帶向南去!”

這一聲都將向南給嚇到了,不禁抖了一抖。

隨後小藍和小清不情願跟在向南的後麵,向南倒是無所謂,反正最近幾個小時他也沒有什麽事情要做,反正有美女相伴,他是不會覺得寂寞的。

向南大搖大擺的走在前麵,小藍和小清則像兩個小媳婦一樣站在向南後麵。

在小清的提議下,三個人準備去酒店旁邊的小吃街玩玩,據說那裏有很多好吃的食物。

向南默默說道:“不就是食物,再好吃又能有多好吃!”

在一旁的小清覺得有一些委屈,聲音小的跟蚊子叫一樣:“反正特別好吃就行了。”

向南翻了翻白眼,不過並沒有說什麽。

三個人去了小吃街逛了一圈,兩個女人吃的飽飽的,可是卻沒有向南一樣喜歡吃的,他總覺得那些食物的口感也就一般。

就在這個時候小藍的手機響了起來,點開簡訊,小藍這才明白她師傅的用途,原來不是讓她們嫁給向南,而是讓她們用一切辦法留下向南。

小藍興奮的將此事告訴了小清,可是小清似乎是不太情願的樣子。不過最終是師傅的命令,所以她隻能照做。

可是向南現在悶悶不樂,為什麽那兩個女人都可以吃到自己喜歡的美食,怎麽他就不行了!

就在這個時候,小藍把小清往前推了一把,並且使眼色:“快點去啊,你的話比我更有說服力。”

小清有些猶豫,看了看她姐姐,又看了看站在自己前麵的向南,最後好不容易下了決心走上前:“向南啊,現在時間也不早了,我們賓館休息一夜吧。”

向南一聽立馬叫好,雖然心裏覺得有一些不對勁,可是那不關乎鳥用,畢竟有兩個大美女陪著他呢,他可不能放鴿子。

到了賓館,小藍直接開了一間房間,服務員意味深長的看了一眼向南,隨後陰陽怪氣道:“現在的小夥子真有精力。”

向南悶悶的瞥了一眼服務員,他想什麽呢,分明自己纔是最猥瑣的那個人。

如果按照以前向南一定不會和兩個女人開房,可是這次不一樣。

向南知道小藍她們兩個要和他開房絕對沒有那麽簡單,肯定是有什麽陰謀。馬小小,這個女人竟然敢一而再再而三的挑戰他的極限,他如果脾氣還是那麽溫和,馬小小豈不是以後要騎到他頭上了。馬小小本能地後退,她真提被劉陽軍的樣子給嚇到了。而劉陽軍卻不管那麽多,徑直向前,幾步向前,伸出手來眼看著就要抓住馬小小,可在這時候,卻被半空的一隻強而有力的手給牢牢抓住了。向南,出手之人竟然是他恨之入骨的向南!劉陽軍惡狠狠地盯著他!劉陽軍惡狠狠的看著向南,這個一直破壞他好事的男人,眼中充滿了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