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打野戰

南的背景身世了。這讓一旁一直說向南是窮鬼的小雪情何以堪,小雪沒想到惹到了一個真土豪,這下子讓找雪後悔的啊,明明以為是一個窮鬼,結果起一個富豪,這不是啪啪打自己臉!小雪轉念一想,如果她能巴結到向南的話,那她還在乎孫子兵那三萬塊錢幹嘛,於是小雪就起了二心。小雪連忙起身賣力的扭動著劈股摩擦到了向南的身邊,看到小月的時候,小雪的表情僵了一下,隨後推開了小月,用伸體摩擦著向南的上半身:“向南啊,沒想到你還挺...再說王東,看到心中女神居然約向南去小樹林,心裏真不是滋味,就好像有一口氣無處發泄。

當下他便帶著一眾狗腿子,往小樹林而去,他倒要看看,他們到底在做什麽,說不定李校花叫向南去小樹林,是為了拒絕他,對,一定是這樣的!

王東這樣自我安慰著,便帶著眾人往樹林那邊趕了過去,可是遠遠地,便看到了兩個人擁在了一起……

“東哥,快看那邊!好像是向南和李校花正相擁熱吻!”有眼尖的小弟指著那邊大叫道。

“我去!你們看地上那掙紮的痕跡,還有校花好像衣服都破裂了,他們難道真的是在啪啪啪……”

“都給我閉嘴!”

王東一聲怒喝,小弟便不敢再說話了,他怒氣衝衝了過去,對著正忘我熱吻的向南吼道:“向南,你他媽的在做什麽!”

正吻的忘乎所以的向南冷不防被這一嗓子大吼,一下清醒了過來,慌忙推開李若水,他心裏也是砰砰地跳,同時又有些不安,按照之產膽李若水的態度,自己居然吻了她,那她還不得殺了自己啊?

“若水,他是不是欺負你了?你告訴我,我保證一定幫你將那小子給揍殘!”

王東捏著拳頭大叫著,隻要李若水一聲令下,他保證帶著小弟將向南給打成豬頭!

向南想死的心都有了,剛才自己確實是吻了李若水了,盡管不是他自願的,之前李若水又那麽恨自己,完了,看來今天這頓打是跑不掉的了……

可是讓他萬萬沒有想到的是,李若水卻是嬌羞地看著王東,道:“沒,不關他的事……”

王東愣住了,向南愣住了,所有人都愣住了。

不關他的事?換句話說,就是李若水自願的羅……

眾人都不禁疑惑地看向了李若水,李若水突然間兩邊腮邦子變的無比緋紅了起來,一剁腳,“哎呀,不要看了啦!”

說完之後,便如同受驚的小兔子般轉身跑走了……

這一下,眾人都麵麵相覷了起來,有沒有搞錯,李校花她……

盡管她沒有蝗說,可是剛才那動作,那神情,還用說出來嗎?

“啊!!!”

王東鬱悶的想要吐血!苦苦追了三年的女神,今天居然當著他的麵跟別人親在一塊了,居然還向別的撒嬌了……

“小子,你給我等著!”

大叫一聲,便帶著手下衝了出去……

直到李若水和王東他們走遠之後,向南還是暈暈乎乎的,這……這到底是咋回事啊?

李若水的態度怎麽變會的那麽快?完全不像一個人……

突然間他腦子一閃,想到了那條紅繩,難道……

向南愣神的時候,胖子卻早已經跑到了他的跟前,拍著他肩膀崇拜地道:“南哥,你可真厲害,以前你說要追李若水做女朋友,我以為隻是吹牛,沒想到你那麽猛,居然和李校花在這裏打野戰了,兄弟我對你的敬仰,有如滔滔江水……”

胖子說了什麽,向南完全就聽不進去,他一把推開了胖子,當即便跑了出去。

“南哥南哥,你去哪裏啊?請收下我的膝蓋,以後我就跟你在泡妞界混了……”

身後不斷傳來胖子的大叫聲,可向南根本就有理他,等跑到一處無人的僻靜所在,趕緊掏出了手機,進入了神魔聊天群,第一時間找到了月老,並且艾特了他。

“月老出來!我可被你的紅繩坑慘了!”

月老似乎線上,瞬間回複:“此話怎講?向南大仙切莫氣惱,難道是小老兒姻緣紅繩沒起作用?”

“那倒不是,是我綁錯人了,我要怎麽解除啊?”

向南有些鬱悶地道,就算他要追求李若水,那也要堂堂正正地追求啊,靠這種紅繩手手段,就算收得美人心,他也會心有不安。

月老卻是搖頭道:“那可不行,紅繩姻緣,此乃上天註定,人為解除必會遭天譴……”

“啊?難道一點辦法也沒有了嗎?”

向南大吃一驚,他也喜歡李若水,可是不想用這種卑鄙的手段去取悅她的芳心。

“其實嘛方法也不是沒有,隻是……”

向南馬上道:“我這裏還有10功德值,請月老笑納。”

月老生氣地道:“向南大仙當我什麽人了?我像那種唯利是圖的人嗎”

向南心裏暗道,你不像,你本來就是而已。

不過嘴上卻道:“月老嚴重了,我感覺月老大仙為人正直,是一個可以深交的人,並且我仰慕你才華已久,所以想交你這麽朋友,一點小小心意寥表寸心,還望月老萬匆推辭。”

月老故作為難地道:“這樣啊,如果我不答應倒顯得我擺譜了,唉,也罷,我就交了向南大仙這個朋友。其實呢,要解除那錯綁之姻緣也不是什麽難事,隻需把錯綁之人紅繩給扯掉……”

我靠,不早說!

向南不等月老說完,便將他給遮蔽拉黑了!

見利忘底的家夥,向南才懶的理他,害他白白浪費10點功德值,隻是他由於太心急,根本沒聽月老後麵的副作用,這給他以後的生活帶來了極大的麻煩……

退出了聊天群後,向南陷入了沉思之中,看來自己得找個什麽藉口扯掉李若水手中的紅繩才得了……恩,明天是校慶典,李若水可是他們係學生會的代表,或許這是一個機會……

這樣想著間,向南已經回到了宿舍,隻是他剛推開宿舍門,裏麵便傳來了‘砰’地一聲,無數花瓣在空中灑了下來,向南驚訝地看著幾個舍友,整齊地排成了排,一個個拿著鐵盆和調羹,乒乒乓乓地敲著,看到向南之後,整齊地道:“南哥好!歡迎南哥回宿舍視察工作!歡迎歡迎,熱烈歡迎!”

又是一陣乒乒乓乓敲鑼打鼓的聲音。忙道歉:“對不起對不起,我滴錯,我在誇你漂亮呢!”紫衣姑娘這才慢慢展開了笑臉,不過手還是沒有從呂洞賓的下巴上拿下去:“既然她們那麽有錢,你不如去給她們推薦了,幹嘛還來找我們!”呂洞賓一下午就慫了,他眼前可是有幾個仙女呢,雖然功夫家產都不如九天宮的仙女們,可是呂洞賓卻是更差,按照他的武功是怎麽也打不過眼前的幾個仙女,所以到了關鍵時刻還是得認慫啊。見呂洞賓又苦著臉不說話,紫衣姑娘怒了,捏著呂洞賓下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