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交朋友?

影子。向南又一連問了好幾個旁邊的人,他們都說沒有看到。其實他們已經看清綁架之人的標識,那個人是紀少北保鏢特有的標誌,為了避免惹上沒有必要的麻煩,他們隻能選擇假裝不知道。在焦急中,向南想到了那一百張符,再次開啟手機,向南快速尋找了一番,看到一個回憶符。回憶符:此符可以讓你回憶起一秒鍾到二十四小時前的事情,隻有你想不到,沒有它回憶不到,撕開即可。撕開了符,向南眼前瞬間出現一個場景,夏無雙被倆個黑衣人迷...向南一聽此話差點笑噴了:“你閉嘴吧你,懦夫。”

這時在旁邊默默打量不說話的陳三標終於大怒:“老夫在此,休的無禮。”

這時一直跟在向南後麵屁都不敢放一個的兩美女終於抓到了機會,大呼:“師傅,快救我們。”

說著話的同時,兩個女的撒腿想要往陳三標那裏跑。向南心裏直呼最毒婦人心啊,剛剛在路上的時候明明一副好女人的模樣,沒想到剛看到她們師傅就變了模樣。

果然她們和方家是一類人,不然也不會不要臉的樣子都一樣了。

向南正要上前去抓住兩個即將要逃跑的美女時,陳三標見狀拿著劍刺了過來。

陳三標的劍刺的特別精巧,如果向南不是有無影符護身,恐怕他早就要死在劍下了。

就在這個時候,陳三標又拿著劍刺向了向南,向南是躲了又躲,動作快到旁邊的三人根本看不清楚,連一秒鍾的時間都沒有,陳三標竟然又刺了過去。

連刺多下,向南連連躲開,雖然比較緊急,好在一刀都沒有刺中。

就在這個時候,畢竟二貨的方世傑實在忍不住了,不知道從哪兒拿出小孩子玩的玩具在旁邊助威:“外公威武,外公無敵,加油!”

小藍無語的看了一眼方世傑,這是她的師兄嗎?她可不想要有這麽一個傻逼師兄。

從小到大不僅僅小藍看不上方世傑,就算是性格非常好的小清都看不上。因為方世傑遊手好閑,什麽都不做,就連武術都沒有她們兩姐妹厲害,就那個樣子竟然還想要泡她們姐妹。

於是兩個人都非常默契的沒有理方世傑。

陳三標又和向南連續打了幾次,可是不論怎麽打就是分不出勝負。

就這樣,陳三標已經流了汗,這麽多年了,陳三標從未遇到過對手,沒想到世界上還有能打的過自己的人,陳三標大驚。

看來眼前這小子還是有幾把刷子的,不然也不會這麽厲害,竟然接了他幾招,都什麽事都沒有。

同時向南也在心裏百思不得其解,他都使用了身上的全符了,竟然還沒有和眼前的老頭分出高低,到底是怎麽回事?難道陳三標也知道神魔聊天群的事情?所以才會這麽厲害!

又繼續過了幾招,向南隻躲不攻擊,在他還沒有知道來者具體身份的時候還是先不要輕舉妄動了。

這時陳三標確定了眼前的人正是一個高人,能與他匹敵的人,想必整個世界都不一定能找到。

這次讓陳三標遇到了,陳三標不禁心裏大喜,畢竟他也老了,有一些武林的事情終歸是要他們年輕人接手的。

於是陳三標停住攻擊,把劍拿了下來:“不知閣下是不是向南?”

向南一驚,這個小老頭是要幹嘛,他倒要看看這個老頭要使什麽詭計。

隨後向南點了點頭。

陳三標在心裏仔細琢磨了這個名字,在他的印象裏一些名門望族根本沒有向南這個名字,就連武道世家也沒有,陳三標不禁懷疑起向南的身份來,於是又道:“你是哪個門派的,師出誰?”

向南一聽,看來陳三標根本不知道神魔聊天群的事情,於是向南也就放了心:“關你什麽事,老子不想說可以嗎?”

陳三標沒想到他會碰一鼻子灰,連忙解釋:“老夫隻是想要結交你這個朋友。”

此話一出場上的其他四人紛紛大驚,陳三標沒事交他這個朋友幹嘛,誰不知道陳三標在江湖上的地位。

旁邊的方世傑更是看的一愣一愣的,先前他爸沒有打過向南就夠讓他驚奇了,現在連他爺爺都對向南俯首稱臣,方世傑簡直要把下巴驚掉了。

驚訝的不止方世傑,還有在一邊的兩個美女,小藍和小清。她們對師傅的厲害還是有不少瞭解的,堂堂一個武林盟主的功力怎麽能是一個毛頭小子可以比的,她們師傅到底是怎麽了。

向南淡淡道:“朋友?我啥都缺,最不缺的就是朋友了。”

聽到此話,陳三標突然無語。他還是第一次厚著臉皮要和別人交朋友,卻沒有想到這次成了熱臉貼冷屁股。

可是陳三標哪裏會放過這次可以讓自己享清福的機會,他都這麽大的年齡了,卻還要做武林盟主,整天累的半死,他也需要休息時間的啊!

於是陳三標又厚著臉皮:“可是老夫是誠心想要和你交朋友的,年輕人,多一個朋友多一條出路。”

旁邊的小藍實在是看不下去了,一向高傲的師傅如今低聲下氣這個樣子,向南竟然不為所動,清某一怔:“大膽,師傅主動要和你結交,你竟然敢拒絕。”

陳三標立馬瞪了一眼小藍,斥喝道:“你才大膽,給為夫閉嘴!”

語罷,小藍紅悶著臉低頭,旁邊看熱鬧的向南無奈一笑。他可什麽都沒有說,是老頭子教訓小藍的,怪不得他自己。

就在這個時候,陳三標把劍放了下去,走上向南的跟前抱拳:“希望向少能好好考慮結交朋友的事情,還是那句話多一個朋友總比多一個仇人好。”

向南吊兒郎當的站在原地想了想,雖然他也知道這個道理,可是他隻要一想到方世傑和方老兩麵插刀的樣子,向南就覺得關於方家的人都不值得交往。

最後又看了看陳三,他想倒不如答應,其他的事情以後再說,畢竟陳三標的武功不是蓋的,如果不答應,陳三標再要和他打起來怎麽辦!

過了會兒,向南道:“那就交吧,看你這樣子就挺厲害的。”

陳三標聽此,豪爽了笑了笑,伸手要和向南握手。

兩隻手緊緊的握在一塊,彷彿什麽隔閡都沒了。

方世傑直呼不好,連他爺爺都被征服了,他得趕快跑啊,不然向南如果要找他麻煩的話,現場根本沒有一個人可以幫他了,想著便抬腳往前走。

這時向南也注意到了一邊正要逃走的方世傑,右手輕輕抬起指著方世傑的方向:“不過我得打他一頓才行,畢竟他幾次三番衝撞了我。”

方世傑得知他是跑不掉了,不如用一場苦肉計吧。一下子栽到了地上,整個人哭成了一個淚人:“向南大前輩啊,你就饒過我吧,今天的事情我發誓不會再有下一次了,求求你了。”

方世傑一邊說著還不忘假心假意的擦著眼淚,畢竟戲就要做全。

雖然向南知道方世傑的心中所想不過最終還是原諒了方世傑,畢竟方世傑也沒有做過什麽大奸大惡之事,也沒有傷害過向南。

陳三標欣慰的看著眼前的一切,看來和向南的事情又是他外孫添油加醋了。

頓了頓,向南實在不想繼續看著方世傑跪著了,於是不耐煩道:“快起來吧,我已經不怪你了!”

方世傑聞聲連忙起身,向南以為他想跪啊,還不是怕被向南打,起身拍了拍膝蓋上的灰。

這時陳三標覺得是時候說正事了,向前一步:“向南啊,不知你對武林上的事情有沒有什麽瞭解的。”

向南還真在腦子裏想了想,他好像還真沒有什麽瞭解的,於是搖了搖頭。

陳三標又繼續道:“最近武林不太平,而我也一把年紀了,實在缺一個可以上任的武林盟主啊,不知你有沒有興趣。”

向南這才明白,原來陳三標和他說那麽多話,後來又要和他結交是在這兒等著他呢。

對於武林上的事情向南倒是沒有什麽興趣,他也是個普通人,隻是想要掙點功德討嫦娥姐姐歡心罷了,哪裏可以勝任武林盟主那麽大的官,於是連連搖頭:“沒興趣。”

陳三標發亮的雙眼此刻也有些黯淡了,年輕人不都該想要追求名利!怎麽到了向南這,卻甘願退路幕後了。

向南深深知道如果做了武林盟主的位置,他勢必會得罪到整了國家的人。他沒有那麽大的宏心壯誌,隻想平平安安做一個普通人就可以了。

隨後陳三標兩隻眼睛轉了轉又道:“年輕人難道不想一人之下萬人之上?”哈大笑,看著向南不要臉的說:“小子,不是我看不起你,你真是一個隻會躲在女人身後的懦夫啊!你這種男人頂多算個娘炮,哪裏算男人了,哈哈哈。”向南聽此大怒,當即給了孫子兵一個巴掌,怒斥一聲:“再不閉緊你的狗嘴巴,信不信我將你打的連親媽都不認識!”孫子兵被這一巴掌打懵了,他哪裏會想到向南竟然敢對他下手,這時吃了雄性豹子膽了。許久孫子兵都沒有回過神,待他緩過神時,孫子兵大氣,怒指向南:“媽的,有本事你就和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