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陳家之行

讓人笑話……可是在他打算將手中紅繩給扔掉的時候,卻愕然地發現,紅繩居然不見了!不是吧?這麽玄乎?向南貓著身子,開始仔細地尋找起來,可是無論怎麽找,就是不見。‘喵~’突然間,前麵草叢處傳來了一聲貓咪的叫聲,向南嚇了一跳。等他回過神來的時候,卻發現麵前已經多出了一隻通體雪白的波斯貓,此時正用一雙藍汪汪的大眼睛看著自己。好漂亮好可愛的貓眯啊!向南忍不住將它抱了起來,讓向南意外的是,這隻貓眯一點也不怕,反...向南淡淡看了她們一眼,他知道她們的主人找自己肯定沒有什麽好事,向南也是真的不太想去,隨後直接無視她們的話道:“我乃武當山最後一任弟子,自從師傅死後我就成了掌門人。”

這時兩個女人蒙了,武當山這隻是電視裏的好吧,現實中她們根本就沒有聽說過,她們也早早打聽了,除了她們知道的那些門派,根本別無其他。

就在這時,向南又道:“一看你兩個見識短淺,我們門派這麽有名,你兩那樣子明顯就是沒聽過。”

向南還裝作一副氣呼呼的模樣,把兩個美女搞的甚是無語。

緊接著向南繼續胡扯:“我們門派現在就剩下我這麽一個掌門了,你們這些小徒弟沒聽過正常。”

兩個美女聞聲差點吐了血,就算是抬高自己也不帶這樣的吧,真讓兩個美女大跌眼鏡。

兩個美女相繼翻了翻白眼,她兩明顯就是不相信這種說法,隨後小藍實在忍不住吐槽:“喂,你到底走不走。”

一旁的小清聽見姐姐這麽說話,怕帶不回去向南,於是用胳膊肘搗了搗小藍,小藍清澈雙眸望去,這才閉下嘴。

向南在心裏想了想,他是不太想去,可是如果不去,眼前這兩個女人的主人在暗,而自己卻在明,就算是以後要和那個人在一起正麵交手,自己應該都認不出那個人是敵是友。

為了知道到底時想要見他,向南隻能委屈了:“既然你們老大那麽想見一次我的盛世美顏,那我就勉強去吧。”

話一落,彷彿大家都吐了,兩個美女這次可算是托了她們師傅的福,這次遇到了這麽一個奇葩。

頓了頓,向南淡淡然道:“那就去吧,反正本大師也閑來無事,不過這頓飯你們要賠。”

聽到此處,小藍臉色一黑,正要再次出手,旁邊的小清攔了下來,小清知道她們根本不是向南的對手,如果不好言好語,這次的任務當真是要辦不成了。

至於小清心裏的這些想法,小藍也都明白,可是她脾氣太過於暴躁,每一次如果不是小清攔著,恐怕都要被小藍壞事。

向南心裏一驚:呦嗬,還是一個脾氣火辣的妞,不過爺喜歡。

於是三個人不顧眾人驚訝的眼神往前走,向南向他的三個室友拋去了一個放心的眼神。三個室友齊拍了拍胸脯,他們的南哥武藝那麽高強,他們不想放心都難啊。

兩個美女先是帶著向南來到了一家餐館,當然這是在向南的強烈要求下來的。

向南可不是一個會吃虧的人,有些事情隻要他想就一定可以辦成。

兜兜轉轉,向南終於看中了一家餐館,看著餐館的名字“秀色可餐”不禁想到了在他旁邊的兩個人:“不錯,就這裏了,名字不錯就像你兩一樣秀色可餐,讓我把持不住啊。”

小藍和小清兩人聞聲紅了臉,小藍抬起紅著的臉頰,順勢右手就要打了過去,向南並沒有躲,而是握住了小藍打過來的拳頭,隨後往後輕輕一拉,小藍穩穩的倒在了向南的懷裏。

小藍一驚,大叫:“快放開我!”

“你確定要我放開你?”向南似笑非笑。

“快點,流氓……”

小藍還想罵什麽,卻是驚呼一聲,原來向南已經鬆開了她,眼見著就要落地。

旁邊的小清睜大了眼睛,非常害怕姐姐摔倒的模樣。向南看出了小清的心中所想,看在這個女生一直特別溫柔的份上,所以向南又接住了小藍。

然後將小藍穩穩的放在了地上。

定了定神,三人不再說話,進去開始吃飯了。

飯後,三個人便往方家前進,到了門口的時候,向南擦了擦眼睛看著眼前的大字“方府”向南苦笑。原來找他的是這家人啊,正好他幾個小時不整人就有些不痛快,既然向南不找他們家裏麻煩了,倒是沒有想到方家人自己送上門來了。

而方世傑這時候還不知道危險已經降臨,沾沾自喜的待在臥室一副自在悠閑的模樣。

就方世傑外公的兩個徒弟,那個脾氣方世傑再清楚不過了,發起狠來,方世傑都不敢靠近啊,他腦子裏突然出現向南被他那兩個小師妹爆打的場麵,光是想想都覺得很開心。

看來這次向南一定逃脫不了她們的手掌了,方世傑哼著小曲,迫不及待的想要看到向南落魄的模樣。

可是接下來的景象卻讓滿懷希望的方世傑驚掉了大牙。

隻見向南旁邊跟著他那兩個小師妹,向南大搖大擺的走了進來,兩個小師妹跟在後麵大氣都不敢喘一聲。

簡直讓方世傑氣到爆炸,整個人失望透頂。

方世傑大驚,連忙跑到跟前叫醒了他已經睡著的外公。

外公大罵一句:“兔崽子,這時幹嘛呢!”

方世傑沒有想到他外公脾氣幾年沒見竟然又大了,委屈道:“向南來了,你看。”

陳三標隨著方世傑的手指方向看去,隻見一個男人旁邊有兩個他徒弟,他的兩個徒弟乖乖的待在向南跟前,竟然連一個屁都不敢放。

這時陳三標眯起了危險的雙眸,一副不可置信的看著向南。

上下打量了一番,也就是一個不知道世事的混小子罷了,陳三標是不會將向南放進眼裏的。

陳三標在打量向南的同時,向南也同樣在看著陳三標,心裏不禁冷笑,就這麽一個老頭,竟然敢如此大言不慚。

這時向南注意到了在一旁一副聲勢驚人的方世傑,冷笑道:“你小子是不是忘了上一次的痛了,竟然還敢來挑戰我,信不信我這次將你的腿給打斷。”

方世傑一聽,咬牙切齒的對著外公:“外公,你看他多麽不知好歹。”隻有紀少北,還是一副不依不饒的大叫道:“爺爺你不是答應過我,要把你的孫女嫁給我嗎?怎麽可以收他的錢呢而且今天我就是來下聘禮的,我要當場向無雙求婚,這是送上的聘禮,希望爺爺成全!”說著紀少北便當眾取出了一顆璀璨寶石出來。看這光亮,至少也值200萬啊。如果放在平時,自然是一個大手筆,可若跟向南那1000萬比起來,未免顯有些小兒科了些。夏無雙看著他冷笑道:“人家向南可是直接給了1000萬的網頁禮,怎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