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向南插手

向南怎麽也得表現出強悍的一麵吧,於是向南從本要出門的動作變成了伸懶腰。過後還不忘用奇怪的眼神看著方世傑,彷彿方世傑就是一個傻子一般。方世傑這才意識到剛剛的尷尬,怒斥道:“怎麽個意思,你到底滾還是留?”向南淡淡打了個哈欠隨後又坐了下去:“我隻是坐累了,起來伸一個懶腰,怎麽,這你也要管?”聽著向南的話,方世傑嘴角不禁抽了抽,恨不得將向南吞進肚子裏。方世傑真是要氣死了,從小到大,他要風得風要雨得雨什麽沒...聽到院長幾個字,馬小小立馬更加委屈了,她就指望可以過了實習期,然後轉正掙錢,卻沒有想到一直轉不了正,總是能遇到一些問題。

馬小小一害怕慣性的抓上了劉陽軍的手哀求道:“我好不容易纔找到這個工作的,劉少爺,您就放過我吧,不要去院長那裏鬧了。”

劉陽軍微微勾唇,他哪裏願意放過這個讓馬小小以身相許的機會,想到這劉陽軍心裏頓時爽了起來。

“行,我不去鬧,那你把錢賠給我。”劉陽軍坦然道。

馬小小小嘴一瞥,眼裏含著沒有掉下來的眼淚:“我哪裏有那麽多錢啊。”

聽到這向南已經忍不住想要知道他們中間發生了什麽事了,連忙開啟手機取了一道知事符:可以知道你想要知道的事情前因後果。

原來是這樣,大早上劉陽軍來看病的時候,一眼就瞧見了身材火辣長相甜美的馬小小,於是就想要約馬小小出去吃飯,可是馬小小不願意。一向沒人敢拒絕他劉陽軍的追求,馬小小這個女人太大膽了,也太讓劉陽軍把持不住了。

於是劉陽軍就想了一個辦法來陷害馬小小,故意把自己幾萬塊的手錶放在馬小小水杯旁邊,馬小小拿水杯時沒有注意一下子將手錶摔到了地上,手錶也摔壞了,於是劉陽軍就抓著這個不放。

劉陽軍冷笑一聲,眼睛眯起一條細小的縫:“沒錢也可以,隻要你將我伺候好了,不用賠。”

說著劉陽軍的手就要搭了上去,馬小小故意一閃躲才導致劉陽軍沒有碰到。不過這個舉動也讓劉陽軍大怒,一把將馬小小拽了過來,嘴巴就要親了上去,馬小小驚慌失措,反抗不成,來不及思考隻能“啪”一聲的一巴掌打了過去。

劉陽軍淫笑的看著馬小小,一隻手摸著漸漸紅透的臉蛋輕輕揉了揉,沒想到啊,這個丫頭還挺有個性,隻是剛剛那巴掌徹底激怒了劉陽軍,劉陽軍破口大罵:“你這個女人挺厲害,連我都敢打,行,我現在就去找院長,實習期都別想過!”

說完,劉陽軍作勢往前走去,馬小小見狀連忙攔了下來,雙手伸開在劉陽軍麵前。

劉陽軍看著馬小小凶前一晃一晃的大白兔,不禁吞了吞口水,身材好的女人就是有口福!

“那你到底要怎麽樣,既不願意賠錢又不願意陪我,你要怎麽樣?”劉陽軍大聲質問道。

馬小小也有些嚇到了,怎麽說都還是一個小女孩哪裏經得起劉陽軍這麽恐嚇,身子不禁微微抖了抖,不敢輕易言語。

如果讓馬小小來說,她還真不知道該怎麽辦,畢竟她是真沒有什麽錢能得到這個工作也實屬不易,她實在是不想要輕易放棄這個工作,可是眼看著劉陽軍又處處刁難,馬小小一時間沒了主意,隻能緊緊閉口。

劉陽軍見狀走近馬小小,一把欲要將馬小小摟進懷裏,馬小小掙紮著但是不敢力氣過大,所以隻能微微反抗。

過道也有很多人路過,但是他們都認識劉陽軍大少爺哪裏肯過來幫一個名不見經專的小護士,就這樣旁邊人來人往,卻沒有一個上前救馬小小。

馬小小漲紅著臉,一時間有些不知所措,下意識中馬小小依然不忘記反抗,兩個小粉拳不停的捶打在劉陽軍身上,就這點小力氣在劉陽軍身上根本不算什麽,劉陽軍一手鉗住馬小小的手,嘴巴就要親了上去。

這是馬小小不知怎麽有了力氣,一把推開了劉陽軍,隨後動作一氣嗬成想要轉身離開,劉陽軍一個回手將馬小小拽了回來:“你想要往哪兒跑?你可是還沒賠我錢呢?這就想要跑?”

劉陽軍猥瑣一笑,那隻手就要莫了上去,馬小小一個激靈躲了過去。

劉陽軍這次倒不生氣了,一心想要得到馬小小,夏無雙他沒有追到,那又怎麽樣!這個也比較正點,劉陽軍一樣喜歡!

頓了幾秒鍾,劉陽軍繼續說道:“其實啊跟我在一起也挺好的啊,整天吃香的喝辣的的,這小護士的工作分分鍾可以辭職不做,老子我完全可以讓你享福,知道嗎?來吧寶貝。”劉陽軍說著整個人都往馬小小身上靠近,一隻閑豬蹄就要抓上馬小小的凶,馬小小被突然其來的舉動震驚的有些驚慌失措,一時間沒站住腳,身子要往後倒去。

這時劉陽軍順勢將馬小小給攬在了懷裏,一隻爪子就要伸了過去,就差幾厘米要伸了上去,馬小小一個轉身將劉陽軍踢到了一邊,還好她學過一些防身術正好在劉陽軍身上用到了。

看著躺倒在地上的劉陽軍,馬小小突然又有些後悔了,她現在最惹不得的就是劉陽軍,可是偏偏又在剛惹到了劉陽軍!

劉陽軍猛的起身,兩隻眼睛狠狠的看著馬小小,這個女人竟然敢一而再再而三的挑戰他的極限,他如果脾氣還是那麽溫和,馬小小豈不是以後要騎到他頭上了。

馬小小本能地後退,她真提被劉陽軍的樣子給嚇到了。

而劉陽軍卻不管那麽多,徑直向前,幾步向前,伸出手來眼看著就要抓住馬小小,可在這時候,卻被半空的一隻強而有力的手給牢牢抓住了。

向南,出手之人竟然是他恨之入骨的向南!

劉陽軍惡狠狠地盯著他!

劉陽軍惡狠狠的看著向南,這個一直破壞他好事的男人,眼中充滿了恨意,被鉗製住的手還不忘一直掙紮:“你他媽給我放手,聽到沒有!”

聽著劉陽軍的話,向南也是無語,隻是微微一笑:“我就不放,你能怎麽樣?”

向南說著,眼睛時不時瞥向馬小小,這可是他想要挖到醫院的人才,怎麽能被劉陽軍如此侮辱!

馬小小正要感謝,抬頭的一瞬間差點楞住了,眼前救了自己的人不正是向南嘛!看到向南的馬小小是有驚又喜,一時間呆的說不出話了,隨後看了一眼劉陽軍,劉陽軍則是用惡毒的眼神看著馬小小。

馬小小忍不住打了一個冷顫:“向南,你鬆開他吧。”

向南聞聲將劉陽軍的手一鬆,舉動太突然讓劉陽軍一下子沒有站住,劉陽軍一頭栽倒在地,摔了個狗吃屎,整個四腳朝天!

馬小小偷笑著,向南則是表情略微誇張,捂著肚子仰天大笑起來:“哈哈哈,狗吃屎了。”

聽到向南的話,劉陽軍不禁臉色一黑,連忙起身,一雙深色具有極大怨恨的眼睛看著向南,他一定要找機會讓向南血債血償!

誰讓每次壞他事的人都是向南,都是這個讓他一直怨恨著的人!劉陽軍上前一步:“向南你能特麽的別多管閑事嗎!能不能讓我安靜幾天!”

劉陽軍的話不禁讓向南笑了,是他喜歡做一些見不得人的事,怎麽還變成是向南多管閑事了,真是好笑。

也是因為如此,向南沒有理會像瘋狗一樣的劉陽軍,隻是淡淡瞥了一眼劉陽軍。

劉陽軍要氣瘋了。他沒有想到這個男人如此不在意他家裏的權勢,三番四次惹到他。

劉陽軍知道硬來沒有辦法,整理了下心情:“向南,摔壞賠錢天經地義,這你也要管?”以讓那些美女來聯係我,我告訴她們!呂洞賓笑了笑,然後便向旁邊的美女們回了話:“三元大仙說你們可以去找他,直接售給你們!”美女們大驚,沒想到三元大仙這麽平易近人,可是她們有些不好意思,畢竟三元大仙在傳說當中是一個翩翩公子。於是美女們紛紛說讓呂洞賓代替她們買就好了,她們不挑,就算隻有何仙姑一半漂亮也行。呂洞賓按照訊息給向南發了過去。向南不禁在心裏思考了番,這樣也行,隻是他要收多少錢,如果少的話,向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