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可憐的實習小護士

接下來女孩的話卻讓向南愕然了起來,嘴巴張了張,愣是說不出話來!他能說他之所以那麽做,完全都是為了救她嗎?萬一他又做出什麽出格的事情來,那怎麽辦?想了想,向南決定換話題道:“對了,你為什麽想不開啊?是不是家裏遇到什麽困難了?”“嗚,我爸生病了急用錢……”女孩一下撲入向南懷中泣不成聲。向南抱也不是推也不是,不過,還好女孩斷斷續續之中他總算是把事情給弄清楚了。原來女孩家庭貧寒,她上大學錢都是借的,現在她...華天南整個人癱倒在地上,兩隻眼睛都沒了神。一方麵可能是因為沒錢掙所以傷心著呢,一方麵則是眼鏡碎了看不到其他景象。

不僅僅眼睛沒了神,華天南的胳膊和腿都一動不動的,離遠看就像是一個泄了氣的氣球。

而另一邊的向南卻形成了完全不同的景象,他兩隻眼睛彤彤有神,薄唇微微抬起,嘴裏含笑卻不表現出來,輕易表露會讓華天南察覺出不對勁。

可是向南依然耐不住心裏的開心,這樣下來,他就有無數的功德掙了,一個月能掙到十萬豈不是輕而易舉的事情,於是向南樂了,華天南則是哭哀著。

華天南猛然間覺得有一些不對勁,連忙起身。這一連快的動作嚇到了向南,向南還以為華天南察覺到了所以不願意開診所了呢,嚇的向南差點樂極生悲倒了下去。

“沒事嚇師傅你不知道是罪嗎?”向南鎮定下來,讀到了華天南的心中所想,不然到時候還沒等華天南懷疑,向南先亂了陣腳怎麽辦!還好哥聰明,提前讀心,向南心想。

“是,是我的錯,隻是師傅,我這樣未免太賠本了吧,”

華天南隻要一想到他在未來的一段時間裏滴錢不進,心裏就越發的難受,他能做到給人治病就夠善良了,如今還要免費還人治病這不是要了他的命根子!所以華天南尋思著不能完全免費,怎麽也要拿個東西。

既然向南是神仙,華天南覺得向南身邊肯定有很多法寶,於是他想要問向南要上兩個。

向南已經瞭解了華天南心中所想,向南也不想太不近人情,於是思考了番:“為了讓你心裏好過一點,為師準備到時候專門給你練一法寶,徒弟你看如何。”

華天南連忙跪拜,要知道神仙的法寶有多厲害:“好,多謝師傅。”

向南轉念想了想,法寶那麽重要的東西怎麽可以輕易給華天南這種心術不正的人,不如等事情成功後再給華天南定製法寶。畢竟向南要法寶也是需要花功德的,到時候看華天南的表現來定給他買什麽樣的法寶吧。

看了眼旁邊滿臉迎風的華天南,向南慢悠悠道:“行了,開診所的事情我也會盡力幫助你的,我這就為你去謀些人才。”

向南想到了他原來住院時認識的馬護士,關於開診所還是需要有很多人的,不然開不起來也是白費。

連忙跑到醫院,向南想了一下他上次住的哪個病房,馬小小又時負責哪個病房的,隻是向南在醫院門口想了半天還是沒有想到,於是撕開了一張追蹤符,整個人立馬閃現到了馬小小的麵前。

馬小小這個時候正在幫病人紮手吊水呢,眼前突然冒出了一個人,著實把馬小小嚇到了。就當馬小小以為是恐怖分子想要大叫的時候,馬小小看清了向南的長相,知道是向南後卻還有些驚魂未定。

拍了拍胸前:“向南你這是和我玩命啊,不知道人嚇人會嚇死人嗎?”

向南咧嘴笑了笑,他也沒辦法啊。他也想用正常人的方法來找馬小小,可是醫院這麽大,等他找到的時候可能都是八輩子後了!

說話的時候馬小小並沒有停下手中的動作,動作快而準將針孔插到了男人的血管裏,男人則是用一種特別惡心的眼神看著馬小小。

因為馬小小領口大的緣故,又加上身材本就好,護士服被撐了起來,男人也想要多看點福利。

向南已經發現了,但是向南沒有說出來,而是把馬小小拉到了另一邊。馬小小從向南口中聽說了她剛剛被看的事情後,心裏大怒,爆走到病房裏,馬小小拿著一瓶水倒上了男人的頭。

男人滿臉驚訝的看著馬小小,一個實習小護士竟然敢如此,當真不想要在醫院繼續待下去了?

倒完水,馬小小就高傲的離開了。而向南因為突然肚子餓了於是就先去餐館吃飯了。

倒完水後馬小小心裏依然有一些不解氣,就在這個時候迎麵走來一個男人,這個人就是劉陽軍,他聽說馬小小竟然倒水在病人身上,於是心裏立馬得了一計,上一次表的事情還沒有落幕,現在又來了一件,看來馬小小這次註定要栽在他手裏了,想到這劉陽軍就止不住的高興。

劉陽軍見到馬小小隱藏了表麵的一些色模樣,但是還不忘占馬小小便宜:“你,跟我過來!”說話的同時劉陽軍拉著馬小小的手往過道走去。

即使馬小小很不情願,可是誰讓她惹不起劉陽軍,又加上一次把劉陽軍表搞壞了的事情,馬小小現在根本不敢惹劉陽軍了,見到他就像耗子見到貓一樣。

可惜了馬小小那白嫩的手被劉陽軍摸來摸去。

“說說,我那表的事情怎麽辦?還有你今天往病人身上潑水的事情。如果沒有我給你說清,恐怕你在這醫院……”劉陽軍故意放低聲音,用隻有他們兩個人能聽到的聲音說道。

馬小小好不容易掙脫開劉陽軍的爪子,像一個受驚的小貓一樣在旁邊揉著自己的手。

“表的事我在努力湊錢,你放心好了!”

“努力?就你努力個十年八年應該也還不了!”劉陽軍打斷馬小小的話,殊不知在幾百米外正在有一個他的剋星在慢慢靠近,那個人就是向南。

向南不想把時間浪費在自己身上,於是買了手抓餅一邊走在路上一邊吃,到醫院的病房時向南隻看到被潑水的男人,直到來到過道的時候,向南聽到了兩個熟悉的聲音。一個是馬小小的,向南可以確定,另一個向南一點都聽不出來是誰,隻覺得耳熟。

為了打破心中的疑問,向南慢慢走上,前,身影也越來越清晰。

劉陽軍說的不亦樂乎,完全沒有注意到身上還有一個眼神一直在盯著他看。

還有幾米走到跟前的時候向南停住了腳步,因為他認出了馬小小麵前的那個人,他就是劉陽軍!他們江海大學的校霸,隻是向南沒有一點感覺,曾經被他狠狠的踩在腳底下有什麽好怕的。

“總之很對不起。”說話的同時馬小小鞠了一躬,眼神裏滿是歉意。

“嗬嗬,對不起好像沒用吧,所以你也不用一直和我說對不起,倒不如用實際行動。”劉陽軍冷哼道,其實他要的也簡單,陪他一段日子,那個表的費用自然是不用還了,可是馬小小卻死活不肯,劉陽軍沒辦法,隻能用此招。

馬小小急的眼通紅,她怎麽就那麽不小心惹了劉陽軍這個太子爺呢,低著頭馬刀疤道:“劉先生,你原諒我吧,表的事情是我的錯,我一定會趕快掙錢還給你的,請你原諒我吧!”

劉陽軍有些不耐煩的掏著耳朵,哪有那麽容易原諒:“錢?你有法子掙錢嗎?沒有吧!再不賠錢我就要和院長掰扯掰扯了。”己也不帶這樣的吧,真讓兩個美女大跌眼鏡。兩個美女相繼翻了翻白眼,她兩明顯就是不相信這種說法,隨後小藍實在忍不住吐槽:“喂,你到底走不走。”一旁的小清聽見姐姐這麽說話,怕帶不回去向南,於是用胳膊肘搗了搗小藍,小藍清澈雙眸望去,這才閉下嘴。向南在心裏想了想,他是不太想去,可是如果不去,眼前這兩個女人的主人在暗,而自己卻在明,就算是以後要和那個人在一起正麵交手,自己應該都認不出那個人是敵是友。為了知道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