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救人

囉嗦了,找幾塊錢一直眼花看不到,殊不知這個人是為了拖住他。當向南轉頭的時候一瞬間楞了神,原本坐在沙發上的夏無雙已經不見了蹤影,隻剩來回走動的顧客。回頭時也沒有看到老頭的身影,他早已經落跑了。“無雙,無雙……”向南四下張望,慌亂地大叫著,可是根本沒有夏無雙然的影子。向南又一連問了好幾個旁邊的人,他們都說沒有看到。其實他們已經看清綁架之人的標識,那個人是紀少北保鏢特有的標誌,為了避免惹上沒有必要的麻煩...大家見到這輛車的時候都連忙讓路,學生們都能認識這是他們大校長的車,不讓?那可是要被處分的。

匆匆讓路,校長連忙下車,可談判專家就不一樣了,他先是看了看周圍:“這人也太多了,我如何施展救人方法?”

表麵上沒有人說談判專家,可是內地裏大家都在心裏罵著這個專家,都到這個時刻了,還顧那個。

校長一直笑著的臉突然僵了,迎上要開車的手也僵在半空中。

校長頭微微靠近車裏的專家,小聲的和他協商:“可是現在十萬火急,我給你加錢行不行,快點救人!”

這時專家才緩緩起來,臉上盡是不屑。他打心眼裏看不起他這個校長朋友,總是擺著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態,現在還不是求到他了。

女孩注意到下麵被眾人讓出了一個圈,圈裏是車還有校長和一個老頭,她沒有想到校長竟然來了,搖了搖頭,她已經到這個地步了,沒辦法回頭了。

倆隻腳慢慢往前走,眼淚順著眼角緩緩滑落至臉頰,因為止不住的往下流,滴滴答答的滴在了地板上。

女孩已經絕望了,這時天空也變成了灰暗暗的一片,就在她一隻腳將要踏下去的時候,樓下的眾人都摒住了呼吸。

專家看著要錯過名聲大噪的時刻了,立馬走上前:“你父親啊!”

聽到這句話的女孩突然停住將要踏出的腳,專家鬆了口氣,終於成功吸引她的注意力了,卻是不由得暗暗擦擦額頭的冷汗。這次的跳樓事件這麽驚天動地,很多電視台都來了,隻要他救下這個女孩,那他豈不是會楊名江海!

抓住了女孩的短處,專家又繼續道:“小姑娘,你真想好了嘛,離開你的父親,你真的會快樂嗎?你讓你獨自生活的父親怎麽辦,他要體會白發人送黑發人的痛苦,你留下一個人的他,他該有多難過!你想過這些嗎?”

王專家用著非常平和的語氣,他怕用責怪的語氣會讓女孩一時間情緒波動跳下樓。

女孩聽著王專家的話,不禁哭的很厲害了,倆隻眼睛紅腫著,手不停的去擦眼淚,不想讓其他人看到自己如此脆弱的一麵。

她何嚐沒有想過這些,可是她怕免麵對父親,作為女兒從來沒有讓父親享受過好的生活。她活著隻會讓父親擁有更加的累贅,於是她想自殺,了結自己最後的生命。

想到這,女孩突然睜大了眼睛,直勾勾盯著王專家,像是見到一個仇人一般:“你懂什麽,我不能活,我得死,反正我爸也活不了多長時間了,到時候我們一家在地下團聚多好,哈哈哈。”

女孩瘋狂的大笑,身形瘦弱,和寬大的樓頂相比,就像是一根火柴一樣矗立在那裏。

“你,你覺得你父母會快樂嗎?你一直覺得你很偉大,一切都是為了父母著想可是你做的事情都是隻會讓你父母難過的,你死了,他們會有多痛苦,你不覺得自己有一些自私嗎?想通過死一了百了,可是你死了完全解決不了任何問題,反而會讓你父秦病情加重,如果你還愛你父親,你就不該選擇跳樓這條路,而是盡心盡力活下去!”

王專家說了一大段話,希望這個女孩子可以聽的下去,而他已經手心冒汗,後背出汗,生怕女孩會跳下來。

女孩微微搖著頭,她不覺得專家的話是對的,他隻是為了利益所以才來勸她,根本不是真心的,她不需要那些假仁假義。

看著樓上的女孩,可能是因為五禽戲的緣故,就在剛剛向南居然聽到了女孩的所想。

向南有些猶豫,他到底是救還是不救,這是一條活生生的人命!向南一看到周圍的記者就停著腳步不知該如何。

現在向南的腦子裏有倆個他,一個是要救女孩的他,一個是不想出風頭不救女孩的他,最後向南還是決定救下這個女孩,不能讓一個花季年齡的少女就這麽死去。

“其實我家庭情況也和你差不多,你完全沒有必要因為日子艱苦就要草草結束自己的生命,因為你永遠不知道比你過得更艱難的人還有多少!”

聽到向南低沉有力的聲音,女孩望過去,這個人她知道,最近學校風頭正盛的校草。女孩淒涼的笑了笑,就算向南和她家庭差不多又怎樣,他有才華有人支援,早晚可以翻身。

又想了想自己,女孩大喊:“不,你和我不一樣,你之所以來勸我也是因為想要出風頭罷了,你們都不是真心的,都不是……”

女孩的聲音越來越微弱,到最後甚至都聽不出來說的是什麽。

對於女孩的說,向南也很無奈,他還是第一次發現有人思想這麽偏激。

十分鍾後……

“如果我隻是來看熱鬧,不是真心救你的,我隻要說幾句話,做做樣子就可以了,為什麽要勸你這麽長時間,我腦子又不抽!”

向南這段時間因為說話而變得口幹舌燥,天氣這麽熱,他身上的汗水早已浸濕衣服,可是救女孩的事情還沒有絲毫進展。

向南看了看在灰暗中依舊刺眼的太陽,不禁捂了捂眼睛,如果能把這太陽射下就好了,這麽熱!

女孩還是不願意相信向南的話,她也不願再與向南在這兒鬼扯,隻想趕快離開這個紛擾且不屬於她的世界,那樣她就可以幸福了。

眼看著女孩又要從向南好不容易把她勸退的幾步再次拉近距離,向南手心裏冒足了汗。突然他想到三界交流群,匆忙開啟手機,看著上次剩下的九十多張符,匆匆滑動,向南看到了一張催眠符和神曲符。

催眠符:能暫時讓對方控製情緒,乃吵架必備。

神曲符:讓對方入迷,情不自禁覺得你唱的是天籟之音,不由自主的喜歡上你,乃告白必備。

我靠,這個碉堡了,好,就它了!妹兩的。”這時向南在心裏默默說了句關他屁事!小藍見向南麵不改色,於是將她妹妹拉了過來,在小清耳朵旁邊小聲道:“快點,快那樣做!”“啊”小清張大了嘴巴,一臉不敢相信地看著姐姐,不過看到姐姐眼裏的堅決,雖然很害羞,不過卻也點了點頭。於是乎,兩姐妹便開始……聽到聲響,擊南下意識地過了頭去,可才一轉頭,眼睛就移不開了!然後就是口水滴滴答答往下落,甚至眼珠子都不會動了。看到向南那鍺哥的樣子,小藍一個尖聲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