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五章誘惑

?難道你們夏家不想和我們紀家合作了嗎?”“嗯,少拿你們紀家來壓我,我們沒你們紀家照樣能夠吃得開!”夏無道怒喝道,之前之所以會怕他們紀家,是因為他們家族掌握了大量的供貨渠道,現在自己有了這1000多萬,就完全可以開啟另外的渠道,完全不用再受他們的牽製了。“好好好,你們一定會後悔的!”紀少北憤憤離開,看向向南的時候,眼睛裏麵滿是仇恨。看著有如喪家之犬離開的紀少北,向南不住搖了搖頭,就這樣的人品怎麽可能...不過剛剛進來雷特就後悔了,他身體內有多種機器,而這些機器是萬萬不可以遇到水的,如今雷特遇到了水就像是貓遇到了狗一樣。

不過令雷特好奇的是,向南為什麽可以在水裏如此自由!

向南感覺到了雷特明顯的不一樣,微微勾唇,一拳打在了雷特的肚子上。向南這一拳頭可謂用了十足的力氣,足夠讓雷特遇到那個怪物了。

不過向南還想在這兒待上兩分鍾,他想要親耳聽聽那個聲音。

果然,沒過幾分鍾,便聽到雷特的慘叫聲,向南哈哈大笑,隨後便出了地下。

向南立馬跑到了待著肖強還有**的洞穴,一進去就見到肖強那憂愁的眼神。

向南不禁哈哈大笑:“怎麽樣,我沒事吧?”

肖強一把將向南攬在了懷裏,一臉的興奮。**也是跑到了向南的腿邊,直蹭著向南的大腿。

向南不禁皺眉:“快起來,別抱我,你兩都是公的,老子可是直男!”

肖強聞聲便鬆開了向南,一臉嫌棄的看著向南,隨後又想是想到了什麽一樣,奔到了向南的跟前:“沒受什麽傷吧?”

向南笑著搖了搖頭,上天對他也是公平的,起碼能給他許多忠心的朋友還有**!

而這個時候,在江海,一個偏僻市區的某一處大廈內,床上躺著一個擁有絕世美貌的女子。這個人便是麗安娜。

麗安娜宛如一個精靈一般安靜的躺在一張白色床上,而旁邊則站著幾個長相不一的男人。

黑貓看了看床上擁有驚人容顏的麗安娜,這麽漂亮的女人若是殺了得有多可惜。如果能為自己所用,那豈不是一個好辦法。

突然,黑貓眼睛一亮,對著白狼當頭一棒:“媽的,快給他搞醒,然後再帶來見我,我們要演一場戲!”

隨後黑貓便漏出了狡炸的笑容,因為年齡稍微大了些,整個笑的眉毛都在亂抖。

旁邊的獵狗和水龍不禁偷笑!

白狼則是一臉無辜的樣子,不過剛剛雖然隻是一瞬間,他還是看到了獵狗水龍的一番恥笑,不禁心裏更加生了一絲怨念。

隨後黑貓便到了自己的臥房裏麵,就等著他們將麗安娜給帶來了。

水龍看了看旁邊的獵狗還有白狼,便問:“哎,還是我在關鍵時刻比較有用,也隻能用我的水來將他弄醒了!”

話落,白龍一下子就變成了一個似水龍頭形狀的大水團向麗安娜噴去。

麗安娜在迷迷糊糊中咳嗽了幾聲,慢慢睜開了眼睛,便看到了三個仇人的模樣。

隻是麗安娜感覺到了自己的胳膊被綁了起來,根本動彈不得。

隻見白狼嘿嘿的笑著,一臉猥瑣的樣子,看著眼前的麗安娜笑道:“嘿嘿,美女,走吧,我們老大黑貓要見你!”

麗安娜“呸”了一聲,眼睛不時的翻了個白眼,不情不願的被三人帶去了黑貓的臥室。

黑貓大驚,裝作一副才知道麗安娜被抓來的樣子,怒聲斥責:“你們這是幹嘛,怎麽能對我們的聖女如此暴力,快給我鬆開!”

幾人聞聲連忙鬆開了綁著麗安娜的繩子。

麗安娜一驚,隻是她現在已經受了重傷,暫時也沒有辦法逃出去,即使是被鬆開了繩子也隻能任由他們看著。

黑貓看了看麗安娜,隨後便笑嘻嘻的走到了麗安娜的旁邊,一手挽上了麗安娜的腰,並且給他的手下使了幾個眼色,三人便立馬出了臥室。

麗安娜顯然是討厭極了眼前的黑貓,眼底盡是嫌棄的樣子。

黑貓卻是一臉享受,頭也湊近了麗安娜:“好香,安娜,女孩子肯定都是愛逛街的,尤其是漂亮女孩子,走吧,我帶你去外麵玩!”

麗安娜沒有辦法,雖然心裏是千百個不願意,可是自己隻能跟著黑貓出去。

黑貓帶著麗安娜來到了一家名牌服飾店,叫做“愛佳”名牌服飾。

兩人進了店裏,黑貓不由分說的讓店員拿出最貴最符合麗安娜氣質的衣服。

店員也不傻,她立馬看了眼黑貓身上衣服的品牌,在心裏算出了價錢,隨後又看了眼麗安娜身上的。全部價格不菲,店員連忙笑嘻嘻的去拿衣服。

麗安娜看了眼店員拿來的衣服,不由得皺了皺眉頭:“這是去年季度的衣服了,黑貓你覺得我會要?”

黑貓尷尬了笑了笑,氣憤的看向服務員:“媽的,老子要最貴的,不是最舊!”

服務員嚇壞了,連忙解釋:“因為你要最貴的,我們店裏最貴的就是這件,不好意思,我再回去拿!”

黑貓連忙叫停,他嫌麻煩,於是將店裏的衣服全部買了下來,隨後給店員一個地址,讓他們送過去。

逛完衣服,黑貓又帶著麗安娜來到了全江海市最好的五星級酒店。黑貓點了店裏最貴的菜,點滿了一大桌子。

麗安娜不禁吐露心聲:“怕別人不知道你是土鱉?”

這時旁邊端菜的兩個服務員不禁笑出了聲。

黑貓大窘,不過沒有發脾氣。

麗安娜看著眼前這麽多的名菜不禁嚥了咽口水,反正她也餓了,而眼前這些食物似乎也很好吃的樣子。

於是麗安娜便吃了起來,黑貓大喜,看來這個時候就可以談事情了。

“麗安娜,國安局的聖女,你每個月的工資應該不到三萬吧?”

麗安娜聞聲沒有做絲毫的反應,而是繼續吃著東西。

黑貓繼續:“可是我們就不一樣了,光我每年都有百萬年薪,不然我怎麽可能過這種生活了,你可是國安局的聖女啊,竟然就不到三萬的工資,你心裏平衡嗎?”

……

麗安娜扔是一陣無感。

黑貓有點坐不住了,如果實在沒有辦法將麗安娜收入囊中,他隻能使用不正當手段了。

再最後一試,黑貓便走到了麗安娜的旁邊:“怎麽樣,要不要加入我們?”

這時麗安娜停住了吃東西,看向了黑貓,一字一句道:“不可能,休想,原來對我這麽好是想讓我加入國安局吧,費心了!”

黑貓大氣,趁麗安娜不注意,直接將手中的藥劑打進了麗安娜的身體裏。

麗安娜被打入藥劑後立馬神情恍惚,也看不清楚眼前的東西了,隻記得眼前還有個黑貓,可是腦子裏卻不清楚黑貓是敵是友了!

這種藥劑讓麗安娜就像是催眠了一般,腦子不清不楚的。

這是黑貓他們那裏最新研製的一種工藥劑,藥效十分的強大,可以讓中此藥的人分不清是敵是友,很有可能聽信敵人的話語而傷害同門師兄!

這種藥劑一旦打在人的身上,如果這個人沒有解藥,那麽這個人一輩子基本上就等於完了。

黑貓一臉惋惜的看著麗安娜,他也不想這樣啊,麗安娜如此漂亮的一個美人兒,打上這種藥物會變的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黑貓對此也痛心不已。

隨後黑貓便將麗安娜給帶了回去,他今天倒要看看麗安娜內心到底藏了些什麽!安娜的眼睛才慢慢有了神,原本空洞的神情也消失了,麗安娜看了看眼前焦急的向南,一臉懵逼的問:“我這是怎麽了,你怎麽這個樣子?”向南聽了不禁翻過去一個白眼,真不知道麗安娜聖女的稱號是怎麽過來的:“剛剛啊,這位博士用了藥水將你的心智迷了去,的你差點就成了他的木偶!”麗安娜一聽臉色都變了,這種迷心術她倒是聽過,也知道TU博士正在研製,隻是沒有想到他自己研製成功了,而且還用在了自己的身上!向南看了眼正在發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