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二章紅包雨

巴都合不攏了。而這時候,當事人終於知道這樣下去不是辦法,於是兩人協商之下,暫時共同‘友好’發展,不再打價格戰,至於留信顧客,全憑手段。不過從此之後,卻是將向南記恨上了,就這小子動動嘴皮子,平白無故讓他們損失這許多,對此向南唯有幹笑兩聲,心中叫苦連連,被神仙恨上了,那還的好?可群裏其它大能卻是對向南熱情的不得了,讓他們白得了那麽多好處,甚至還有跟向南稱兄道弟的巴結關係的,看的向南惡寒不止!趕緊退了聊...向南一看這不對啊,這神仙做的贗品怎麽比他的真鑽戒還要漂亮。如果神仙和人類還是有一定區別的,向南欲哭無淚啊,看來自己的鑽戒生意要功虧一簣了!

呂洞賓:怎麽樣,這生意還要繼續做下去嗎?

向南便低頭沉思起來,如今別人的贗品都要比自己真的好看,哪有什麽理由再繼續做下去這個生意:暫時停住吧,我先想想辦法!

呂洞賓:好。

向南這個時候簡直是快要罵人了,這短時間的他未免也太倒黴了吧。

不過接下來更倒黴的事情又接踵而來,向南發現自己的功德值數量竟然負了一百萬。向南的眼珠子都要瞪出來了,不禁在心裏安慰自己肯定是自己看錯了,便揉了揉眼睛,這不揉還好,一揉更加確定這就是事實了。

向南的心裏不禁一陣疑惑,怎麽可能,他這段時間可都教訓的是壞人,沒有理由扣功德值啊。於是便點詳情進去看。

看過,向南才恍然大悟,原來是因為方世傑,方世傑前世是一個非常好的人,為了人命才失去性命。可是不料這輩子投錯了胎,所以變成了一個極壞之人。

不過既然被向南給殺死了,方世傑這輩子也沒有幹過太過分的事情,於是減來減去,向南最後負了一百萬功德值。

向南一陣驚住,上輩子還要關聯住下輩子,這天庭未免管的太寬了吧!

向南不禁有些無語,算了,向南並不打算去想這些不愉快的事情,於是便進了聊天群,他要看看這些神仙在幹嘛。

剛進聊天群,向南便看到一堆紅色的東西直往下掉,向南不禁一驚,這是什麽情況。待離近一看時向南才發現,原來那些都是紅包,於是連忙一個一個點了起來。

群裏真是發紅包雨的節奏啊,還好他剛剛沒有下微信,不然就錯過了。

不斷的向南將看到的所有紅包全部從上到下點了一番,有的紅包則是搶沒了,有的則被向南搶到了。

搶過後,向南看了一下自己的聚寶盆,裏麵多了幾張降雷符還有伏虎符,向南大喜,這幾張符一看就特別厲害,符的顏色也是極其鮮豔的!

二郎神:看來大家今天都很開心啊,發這麽多的紅包!

太上老君:哈哈哈,是啊,不過二郎神這有錢,難道不和我們意思意思嗎?

二郎神聞聲不禁大皺眉頭,他就不該來湊這個熱鬧,為了怕被讓發紅包,所以一個也沒有搶,沒想到該來的還是來了。

二郎神:我可是一個紅包都沒有搶,你們好意思讓我發嗎?

紅孩兒:好意思啊,叔叔快給我們這些小輩發些彩頭,好讓我們以後也能坐上你這麽高的位置(大笑大笑大笑)

天蓬:是啊是啊,你做上這個位置也挺長時間了,誰不知道大名鼎鼎的二郎神家裏有功德值的很,不會這麽扣吧?

看著這些訊息的向南不禁輕輕揚了揚嘴角,看來這天蓬如電視裏的一樣和二郎神關係不好。

在天庭辦公室的二郎神不禁直皺眉頭,算了。不就是發一些紅包嗎,隻要能封住這些人的嘴巴就行。

咬了咬牙,二郎神發了個大紅包過去。

群裏立馬就跟炸了雞血一般沸騰起來。

李白:(大哭大哭大哭)剛出來就發現二郎神君發紅包,可是網路不太好,沒有搶到,幾百功德值的大紅包啊!

紅孩兒:(竊喜竊喜竊喜)還好想一直在等著不說話,我可搶到了六十呢,多謝神君二郎神!

太上老君:(邪笑邪笑邪笑)我也是,多謝二郎神啊,搶了四十功德值。

二郎神已經苦笑許久了,隻是這些神仙都來水群了,就是沒見到搶的最多的運氣王。

就在這時便有人問了……

紅孩兒:這運氣王三元是誰?他怎麽光搶不說話,而且我怎麽沒有在天庭上麵聽說過這個稱號。

向南一聽心想壞了,他就出來搶個紅包罷了,可不能讓他們發現自己不是三元大仙的事情。

太上老君:哼,我上次和他說過話,看起來就扣的不行,哪裏會發紅包給我們!

紅孩兒:哎呀,怎麽說後麵還標著大仙兩字,可能隻是我沒有聽說過吧,不過這人品就不怎麽樣了,竟然都不給晚輩發紅包!

向南聽了不禁冒出了些許的冷汗,於是便發了訊息:最近比較窮,各位神仙可不要多想!

這些神仙可不會聽向南這些解釋!

紅孩兒:得了吧,誰不知道三元大仙最有錢了。

呂洞賓一看,作為向南的好兄弟,當然得為他說話啊,當下連忙解釋道:不是啊,最近他手頭有點緊,不然也不至於這許久沒來和我們聊天了。

紅孩兒:行了行了,我不找事情不就是了,用得著跟我一個小屁孩紙哭窮嗎?

這邊躺在洞穴椅子上麵的向南不禁鼻涕一把眼淚一把的,沒有想到這次替他說話的竟然是呂洞賓,不禁讓向南感動一番。

這個時候向南的眼睛不禁瞥到了眼前的箱子,他記得這個箱子。是他從宿舍帶來的加多寶,這可是人類發明的涼茶,想必這些神仙肯定是沒有喝過吧。

這時群裏有炸開了鍋,紛紛說人家呂洞賓幫了三元大仙說話後,三元卻不知道跑到哪兒去了,都說三元大仙是白眼狼。

向南也是醉了,他隻是看看周圍有沒有能發過去讓神仙好奇的東西,這還是錯了。

於是向南便將眼前的加多寶包了幾個紅包發了過去。

眾仙不禁大驚,搶到紅包的二郎神太上老君還有紅孩兒個個都對這加多寶好奇起來。

太上老君:這是什麽東西,我不會開!

向南不禁大笑,沒有想到神仙也有不會的東西啊。

向南:那頂部有個拉鏈環,是開開的。

於是三個神仙便開啟嚐了嚐,向南便單獨發了一瓶給呂洞賓喝。

待幾個人喝完後,紛紛豎起大拇指。

太上老君:這是什麽東西,怎麽會這麽好喝?

紅孩兒:對啊,三元前輩,你這是在哪兒買的,我也想買,多少功德值?的心拔涼拔涼的。這個時候光頭尷尬的笑了笑,然後將玫瑰花拿回,看向了站在小紅旁邊的女孩子:“哇,還是你漂亮,你麵板還這麽好!”說著光頭走到了小橙的旁邊,順帶拿起了小橙的手欲要放在自己的臉上:“你摸摸我的麵板差死了,要不今天晚上你教教我怎麽樣護膚吧!”小帆橙嫌棄的看了一眼光頭,隨後拚命的想要抽回手來,可是不論怎麽使勁都抽不回來,小橙大氣,直接“啪”的一聲給了光頭一個重重的巴掌大罵:“流氓!”光頭無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