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章白狼

個暑假就這麽呆在家裏啊,我都沒有去過大城市,不如讓表哥帶我去大城市裏見見大場麵了,我父母也同意過了,姑姑姑父你們就同意吧!”向父向母自然是囑咐向南要好生照顧小月,向南唯一有含笑答應。其實向南是很怕麻煩的,可卻是沒辦法。一路往學校而去,向南打算直接帶他去宿舍。路上的時候,小月驚訝的看著周圍,不愧是大城市裏的大學,這些花花草草的擺設都那麽漂亮,還有剛剛經過的幾個男生,個個身上穿的都是名牌,不禁讓小月羨...就在這個時候,遲遲而來的麗安娜見此便一腳踢了上去。

白狼大驚,心想這是誰!便回頭看去,便看到了一張絕美的臉蛋。

他認識這張臉,他曾在新聞報紙上無數次看到過這張臉,被榮稱為江海市最美麗的臉龐,她就是麗安娜。

白狼邪魅一笑,臉上沒有過多的表情,嘴角慢慢上揚,一下子就湊到了麗安娜的對麵:“不知道安娜小姐有沒有想念我?”

麗安娜不禁一陣惡心,白狼雖然麵貌長的不錯,可是頭頂上卻有兩個角,看起來像是龍王的孩子。

白狼見麗安娜竟然不說話也不理他,心裏大氣,一把攬過麗安娜的腰:“怎麽?我可是對你仰慕已久了!”

說著白狼不禁閉著眼睛湊到了麗安娜的脖子部聞了聞,一臉享受的表情。

麗安娜不禁心裏直叫“惡心!”隨後一巴掌打在了白狼的臉上。白狼本白而細致的臉龐上麵出現了幾個紅印,那隻手印正是出自於麗安娜之手。

白狼笑著鬆開了麗安娜,看了看旁邊的獵狗,水龍,麗安娜今天竟然讓他在這兩個對手麵前這麽丟人,他可不會再繼續憐香惜玉了。

白狼微微一笑,不禁高傲的擺弄起自己的指甲來:“你遲遲不出手,不就是知道我們都是水係異能者,而你的剋星就是水係,不過我可以給你一個機會,隻要你願意臣服於我們的老大,我們可以不出手就將你帶回去!”

麗安娜聞聲不禁哈哈大笑起來,高傲的胎了抬頭:“白狼,你是在說笑嗎?誰輸誰贏還不一定!”

瞬間,麗安娜便變成一團細沙,向三人攻擊了去。

白狼不禁一笑,這種愚蠢的異能者,沒必要憐憫!

待他想清楚後,三人便一起合力對付麗安娜。

麗安娜先是和白狼周旋,身子形成了一種似繩子的細沙,一下子就圍在了白狼的身上。

白狼大驚,他發現旁邊的獵狗和水龍竟然坐在一邊看著他們打,如果隻是他一人之力的話是打不過麗安娜的,不然黑貓也不會派他們三個人一起來了!

白狼大罵:“你們他媽都幹嘛呢,都快給我過來打!”

獵狗擺了擺手,一副無可奈何的樣子:“哎,我們這是在給你表現機會,等你不行了,我兩一定上!”

白狼一陣無語,這時他又被麗安娜打了一拳,白狼心裏的火氣馬上就要爆發了!

頓了頓,白狼直接變成了狼的模樣,張開血盆大口向麗安娜咬去,可是麗安娜也不是吃素的,一個轉身便躲了過去。

這時,旁邊的獵狗與水龍不禁使了使眼色,他們就是要在麗安娜完全放鬆對他們的警惕時出手。

獵狗一個繩鎖便鎖住了麗安娜,這時水龍立馬噴出一陣水來。

麗安娜身為沙,她的剋星就是水,麗安娜遇到水後立馬整個人都軟了下來,癱倒在地。

獵狗大笑,這根繩索也是屬水係的,看來以後國安又誰有這個弱點都可以讓他們來對付,這樣不僅僅可以讓效率變高,還可以陶冶自己的情操,畢竟抓的是大美女。

麗安娜大驚,自己這下子被抓到了,國安局肯定是要亂了套,不過她也想知道這幾個人能怎麽帶她出去!

一旁受了點傷的白狼看出了麗安娜的心中所想,不禁大笑麗安娜愚蠢:“我們怎麽進來就可以怎麽出去,可用不著大美女關心!”

隨後白狼便把矛頭指向了獵狗與水龍,食指直指著眼前這兩個人:“媽的,你們真不是東西,竟然剛剛不幫我!”

獵狗嘿嘿的笑,心裏卻是大大翻了個白眼“殺死你纔好,幹嘛救你!”不過心裏固然是這麽想的,不便於說出來,便笑了笑:“我們還不是為了抓她,以防萬一嘛,不哈了,我們還是快離開吧!不然有人來了就不好出去了!”

白狼點了點頭,這些賬以後慢慢和他算,竟然這麽算計他,白狼倒要看看風水輪流轉,到底以後是誰更厲害。

隨後三個人便化作國安局的人迅速逃離了國安局,將麗安娜帶去了黑貓的地盤。

此刻已經是晚上了,向南躺在洞穴的地上久久不能入睡。他剛剛差點睡著的時候也不知道自己是中了什麽邪,竟然猛然的眼前冒出了麗安娜的樣子,隨後一張開眼睛便睡不著了。

頓了頓,向南看了看手機,那天打電話和麗安娜,她也沒有接,也不知道這幾天都在忙些什麽,向南心裏不禁有些想念他了。

算了,向南可不想第二天變成熊貓,於是便上聊天群找到了一顆安眠符,看了看旁邊一樣睡不著的**和肖強,便將這符分成了三部份,不久大家便都匆匆睡去。

第二天一早,一群鳥兒在唱著動聽的歌聲,伴隨著陣陣的花香而來。

陽光照射進了洞穴,讓本黑暗的洞穴有了一些光明。一處陽光緩緩照射上了向南的臉頰,向南不禁慢慢睜開了眼睛,正要大罵的時候,發現是陽光便將話吞了回去。

向南也突然想起來他今天還要繼續尋寶呢,昨天尋到的金銀珠寶不管怎麽說肯定夠賣好多錢的,到時候再多買些鑽石換功德值,他肯定就是天庭上的富翁了!

看了看一旁睡的死死的肖強還有**,向南立馬就來了火氣,直接踹了一腳肖強:“起床了,我們今天還要繼續探索!”

沒想到肖強隻是翻了個身,繼續呼呼大睡。

向南氣極,你是豬啊?

於是便拍了拍**,道:“去咬他屁股一口,回頭給你好吃的。”

**歡呼了一聲,二話不說,直接過去便張嘴!

“啊!”

肖強吃痛一下便醒了過來,**早跳到一旁,她怒目而視,“你這病貓,敢咬我?向南,是不是你指使它做的?”

“哪有?明明就是你不肯起床,**看不過眼,所以就來好心叫你起床了。”

向南笑嘻嘻地道,肖強一陣無語。

“好了好了,我們快去繼續探寶吧,難道你不想探到更多寶貝的東西嗎?”

肖強被向南這麽一說纔想起來,他可是夢想要做最強異能者的人,當然不可以懶惰拖了後腿。

想到這兒,肖強赫然而起,連忙洗臉刷牙,隨後便跟著向南往地底下探。麽一個**絲給解決了,這讓TU博士非常的憤怒,他一定要殺了這兩個人,然後為自己的哈思紀念一番。向南看了看手機紅點,明明顯示就在前麵啊,可是他們為什麽什麽都看不到。前麵明明隻有一個椅子罷了。麗安娜一驚,心裏有了一個大膽的猜測:“他會不會隱身了,要知道TU博士可是無所不能的!”向南聞聲輕輕一笑,隱身又如何,他可不是一般人,就算是隱身,自己一樣可以看到他。連忙用心靈相通符使用了一張透視符,向南就不信了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