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三章光哥

曉曉看清後連忙別開眼睛,臉兒卻是紅撲撲的,因為她看到很一些男士的貼身衣物。“這有什麽好害羞的,男生宿舍都是很亂的,你當它們不存在就好了。”向南笑著說道,看到王曉曉嬌羞的樣子,向南便起了興趣想要逗逗她。王曉曉捂著倆個紅彤彤的臉蛋,滿臉嬌羞:“討厭!”向南嗬嗬笑著也不管她了,自個兒把東西都放在了桌子上,用打火機把香給點燃,拿來三張道符,依次放在桌子上,隨後向南把華天南所帶來的道服披到了身上。現在法事才...隨後便反應過來,光哥一下子就掙大了眼珠子,看向了身後,隨後便看到了向南。

光哥大驚:“你,你沒死!”

向南皺了皺眉,看來眼前的這個人很想自己死啊,可是事與願違。

“我給你個機會,說你為什麽殺我,我和你過節,或者是你背後誰在指使你,我可以考慮饒你一命!”

向南知道他和光哥並沒有過什麽過節,而光哥則是一個黑道裏麵的人,背後少不了有人指使。

光哥嘴巴裏叼著雪茄,一副得意忘忘形的樣子:“就你?一個矛頭小兒罷了,真以為自己是根蔥了!”

語罷,光哥迅速站起身,一腳踢向了眼前的板凳,板凳整個向向南麵前飛了過去。

向南微微一笑,這種木質的板凳遇到他,那下場隻有粉碎。

隻見板凳直直的砸向了向南的腿部,光哥不禁嘴角微微千笑。遇到危險竟然躲都不會躲,真是一個傻逼!

可就在這個時候戲劇性的一幕發生了,隻見那個板凳砸在了向南的膝蓋,而向南並沒有表現出任何痛苦的表情,沒幾秒鍾,隻聽“嘭”的一聲,板凳整個碎在了地上。

光哥大驚,也知道眼前的人看來沒有那麽好對付了,心裏警惕也漸漸放高了。

還沒有等光哥反應過來,隻見向南已經閃到了自己的麵前。光哥反應也是極快的,直接一拳向向南打了過去。

向南沒有閃躲,用巴掌接住了光哥的這一拳,隨後緊緊握吟好了手裏。

“啊!”

光哥吃痛大叫,臉上的表情也是猙獰的不行。

頓了頓,向南看向光哥,微微一笑,腳往光哥的地方扣了下,將光哥扣倒在地。

光哥大氣,眼前這個人真不是個容易對付的主,看來自己得小心一點了。

趁向南不注意,光哥右手掏出一把小匕首向向南的大腿部刺去。

向南笑了笑:“這對我來說是沒用的!”

語罷,隻見光哥刺的那把刀碎了,全部都掉在了地上。

光哥知道他不能在繼續打下去了,最後肯定是自己吃虧,好漢不吃眼前虧,便跪到了地上,抱住了向南的大腿:“向大哥,你饒了我吧,不關我的事啊,是方少他,他讓我找人教訓你的,還給了我一百萬的費用,你要找就去找他吧,我是無辜的啊!”

向南聽了有些奇怪,方少?這個名字他似乎有點耳聞。於是便在腦子裏迅速回想了起來。

“哪個方少?”

跪在地上的光哥聽到向南說話不禁身子抖了幾抖:“就是那個方世傑!”

向南這纔想起來,有一次他們好像是因為某個事情有了過節。沒想到這個方少這麽小心眼,事情都過去這麽長時間了,竟然還耿耿於懷!

向南記得那天的事情,明明就是一個雞毛蒜皮的小事情,沒有想到方世傑竟然記到現在。而且還想要自己死,媽的,向南一定不顧及放過他!

向南看了看眼前的光頭並問:“那你知道他在哪嗎?”

光哥一驚,連忙搖頭,本來說出是方世傑,方少就肯定不會饒了他,如果再爆露方世傑的蹤影,那他就不要在黑道這邊混了!

向南大氣,難怪,方世傑既然已經想要幹自己了,肯定就各方麵做好了保密準備。

既然這些混混並不知道方世傑在哪,那他也沒有必要難為這些小嘍囉了!

走在回學校的馬路,向南心想著這事情可不能就這麽算了,肯定要讓方少付出一些代價!不然太對不起自己今天被撞的那一下了!如果不是自己急中生智,現在早就成肉餅了,想想都還有些後怕。

向南這個時候想到了國安局的麗安娜,她肯定有辦法知道方世傑的所在處!

麗安娜的能力向南是看到過的,事不宜遲,向南連忙撥通了麗安娜的電話號碼,可是那邊隻有嘟嘟嘟的聲音,許久都沒有什麽人接。

頓了頓,電話那頭傳來了“已關機”的好聽女聲,沒想到平常事情挺多的麗安娜還學會關機了。

來不及想太多其他的事情,向南今天如果不將那個方少好好教訓一下,恐怕今天向南是睡不著了。

想了想,向南又想到了國安局局長馬一飛。上一次他就是將TU博士給交於此人了,向南還記得那天,馬一飛局長對自己特別熱情。

接通了電話,那邊直接傳來了男人傲慢的聲音:“喂?是誰?”

向南連忙開門見山:“是馬局長嗎,我是向南,有事希望你能幫我一下!”

馬一飛一聽是向南後立馬改變了神情,說話的聲音也是變了不少:“向南啊,什麽事情,是想好了加入我們國安局了嗎?”

向南一聽馬一飛這口氣都變了,怪不得呢,原來還是想讓他加入國安局,這點小酒酒虧了向南還是瞭解的。

“我是想向你打聽一個叫方世傑的人,我找他有事!”

電話那邊聞聲猶豫了幾秒鍾,隨後便道:“你等下,我馬上就派人去給你查!”

趁這個機會,馬一飛還想讓向南加入國安局,想了想,便開口:“向南啊,你看這加入國安局的事情你就不再考慮考慮?”

向南笑了笑,他是不會加入國安局的,就算以後有什麽事情要拜托到國安局,他也一樣不會妥協:“局長,我現在有要緊事,可能沒辦法想這種大事情,要不等我事情辦完再說?”

向南的口氣也極其的和諧,向南並不想和任何人結下仇怨。

馬局長不禁在電話裏麵哈哈大笑:“好好好,已經查到了,他此刻正在KTV呢,你有什麽事就趕快去找他解決吧!”

向南大喜,連忙道謝,隨後就掛了電話。

結束通話電話後向南就立馬往KTV前去,今天不好好教訓方世傑一番,他是不會痛快的。

這個時候在國安局頂級辦公室的馬一驚略微憂愁的看著眼前的高樓大廈,向南肯定是和那方世傑有什麽過節。他久經沙場這麽多年,一聽向南那口氣他就聽出來了。

隻是他兩會有什麽過節呢,馬一驚這一時半會的還真想不起來。

想了想,馬一飛最終還是立馬按了一個電話扭,隨後電話那邊便傳來一個恭恭敬敬的聲音:“局長,有什麽事?”

馬一飛一臉的嚴肅:“將下層的幾個領導給我叫上來,就說有緊急會議要開!”眼劉陽軍,劉陽軍則是用惡毒的眼神看著馬小小。馬小小忍不住打了一個冷顫:“向南,你鬆開他吧。”向南聞聲將劉陽軍的手一鬆,舉動太突然讓劉陽軍一下子沒有站住,劉陽軍一頭栽倒在地,摔了個狗吃屎,整個四腳朝天!馬小小偷笑著,向南則是表情略微誇張,捂著肚子仰天大笑起來:“哈哈哈,狗吃屎了。”聽到向南的話,劉陽軍不禁臉色一黑,連忙起身,一雙深色具有極大怨恨的眼睛看著向南,他一定要找機會讓向南血債血償!誰讓每次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