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二章幕後黑手

醫院雖然掙的少不過也不能關,畢竟蚊子肉少也是肉啊,在關鍵時刻一樣能派上用場!看來眼下隻有讓華天南繼續頂著這家診所了,不然就連蚊子這點肉都有可能沒了。心酸的搖搖頭,匆匆離開了這裏。這天,一大早,冷冰冰便憂心忡忡來到了向南肩膀,直接推門而入。看到桌子旁邊向南,冷冰冰鬆了一口氣,輕輕關上門,走到了向南的跟前:“這次回家阻止聯姻的事情你有沒有什麽計劃?”向南聞聲看去,原來是冷冰冰,看到以前一個冰美人現在竟...黃貓大氣,可是現在是在高速公路上,他不好動手,還得注意來往的車輛!心想算了吧,或者是自己潛意識裏覺得黑貓不想和他平分那些錢,所以心裏才會出現那種意識吧。

可是就在這個時候,向南又在後麵重重的給了黃貓一擊,將黃貓的頭都打的往前一震。

黃貓大氣,怒斥:“還他媽說不是你,你下手也太重了吧!”

黑貓一臉尷尬的看著黃貓,他也正奇怪呢,剛剛看著前麵看的好好的,怎麽突然聽到“啪”的一聲,然後就看到了黃貓的頭微微往前麵靠了靠!

黑貓不禁低頭想了想,想到個所以然後“啪”的一聲拍了拍手,指著黃貓怒道:“我知道了,你是不想和我分錢,所以一直陷害我打了你!”

黃貓聽了大氣:“我看是你吧,一直打我,完了還不承認!”

黑貓聽了不禁低頭想了想,不對啊,他明明就沒有打黃貓,他們怎麽說也是幾年的好兄弟了,看著黃貓那樣子又不像是說謊的。

向南不禁在兩個人身後偷笑,就這麽兩個傻逼還來對付他?未免也太小材大用了吧!

向南玩的還不夠盡興,又打了一巴掌,因為太興奮,他這巴掌打在了黃貓的後腦勺。

黃貓直接怒了,鬆開方向盤就看著黑貓:“你他媽過了,是不是不想活了,我兩一起死!”

黑貓大驚,看著眼前的車來車往:“你他媽傻啊,我怎麽勾到你後腦勺,快好開車,不然還沒有搞清楚我兩就都死了!”

黃貓聽了好像是這麽個理,他剛剛眼睛有意無意的往黑貓那邊看,黑貓整個身子都是往車窗那邊靠的,根本沒有什麽機會打自己。

想到這兒,黑貓連忙重新開車,他可不能白白把自己的性命丟了去。

在身後的向南已經繃不住了不禁大笑:“你們這兩個傻逼!哈哈哈,笑死我了!”

兩個人聞聲不禁回過頭去,一看,沒有人!兩個人的心都懸到了嗓子眼!

黑貓大驚:“誰,給我出來,不要裝神弄鬼!”

向南便跟著他們回頭看了看,難不成處了自己還有別人。可是左看右看才發現,原來那兩個人是在找他的身影,不禁感覺一陣尷尬。

看了看眼前這兩個傻逼,向南不禁起了玩心,反正時間還早,到時候好好教訓他們!

向南傻了掐嗓子眼,用極其細的聲音道:“我就是你們今天撞的那個人,我已經變成鬼了,今天我要你們償命!”

兩人一聽大驚失色,什麽鬼,這年代怎麽可能有鬼!

壯了壯膽子,黑貓道:“狗屁,你肯定是人,快給我出來,不然我現在就開槍打死你!”

黃貓驚訝的看著旁邊的黑貓,難不成黑貓帶槍了!

向南大笑:“你們奪了我的命難不成要賴賬?我是不會放過你們的,來吧,我馬上就要將你們命給收了去!哈哈哈!”

兩個嚇的一抖,尤其是黃貓,這個時候他正開著車呢,可不能在這兒打起來,還好前麵不遠處就是一個站了,到那邊的時候再停下來。

黑貓不禁哈哈大笑,雖然心裏有些害怕,可是表麵上一定不能表現出來:“等我們到前麵路口停下來的時候,看我們怎麽收拾你,敢和我們裝神弄鬼!”

向南的笑容漸漸停止,看了看眼前的兩個人,他也不想在繼續裝了,就算自己現出原型,他們一樣不能奈自己何!

終於到了站台的位置,黃貓不禁擦了擦額頭的汗珠,隨後將車慢慢停了下來,開啟了車門,兩個人相繼下了車。向南也在身後隨著他們下了車。

黃貓看了看車,喊道:“出來吧,既然敢裝神弄鬼,就不要怕見人!”

這個時候隻聽身後向南幽幽道:“不敢見人的是你們把!”

兩人大驚,慌忙轉頭,向南這個時候恰好給每個人都來了一巴掌。

黑貓捂著眼睛大罵:“馬勒戈壁的,是誰打我的,老子現在就讓你死!”

隨後便從旁邊口袋掏出了一支槍,往四處都打了起來。

向南已經用了金剛符,就算是打到了自己的身上也不礙事。

慢慢的,向南也不想在這麽玩下去了,於是便現了形。

黑貓看到了大喜,連忙拿著槍向向南掃去,隻是待他看清楚眼前之人的長相時差點嚇死過去。

這個人不正是被黃貓撞了二十多米遠的向南嘛,怎麽會好端端的站在自己麵前!

這個時候黑貓也注意到這槍打在向南身上根本沒有什麽用,向南依然麵不改色的站在原地。子彈打在他身上就像是石頭子一樣,向南拍了幾拍,那些子彈便都落在了地上。

兩人不禁大驚,他們第一次遇到這種情況,也是第一次看到遇到子彈卻跟沒事人的人!

互看一眼,兩人撒腿就跑。

向南哪裏會這麽輕易放過他們,直接躍到了兩個人的身邊,一腳踢向了兩個人的下盤!

兩個人雙雙倒在地上吃痛的摸著自己下方,臉上露出猙獰的表情。

向南不禁大笑:“哈,就你們兩個人,真是不堪一擊,竟然被派來對付我,嘖嘖嘖!還叫什麽貓,不知道老子是狼嘛,貓怎麽可能打得過狼,是吧?”

兩人聽了心裏是後悔的不行,早知道這次的任務這麽難做,對方是一個擁有絕世武功的人,他們就不來了,這下好了,得搭上自己的命了!

這個時候向南看了看地上的兩人,便問:“難不成你們想躺著被我給打死?起來,來,玩玩!”

語罷,向南便做出叫狗的姿勢。

躺在地上的兩個人不禁大氣,嘴唇氣的直抖。士可殺不可辱,隨後兩人便都站起來,氣勢洶洶的看著向南。

向南不禁大笑:“這才對嘛,就算結果還是是被我給打死,也得是和我對打而死,而不是一直被我打!”

可是這兩個人太不堪一擊了,完全就是派來的小嘍囉,向南直接一腳就能將他們踢倒在地,久久不能動彈。

向南知道他們身後肯定還有幕後主使,便一腳踩在了黑貓的頭顱上:“算了,和你們打沒有挑戰,快和我說,你們背後的那個人是誰?”

黑貓轉了轉頭,一副什麽都不會說的樣子。

向南一驚,有點骨氣,隨後加深了腳的力道,踩的黑貓是直喊疼:“好好好,我說,是光哥,他讓我們來撞你的!你放過我們兄弟吧!”

向南不禁笑了笑,隨後鬆開了腳。瞬間,便消失在大家的視野裏。

這個時候光哥正在家裏吸著雪茄煙,翹著二郎腿在等著他手下的好訊息。

聽說向南是個不好對付的主,所以他才會派那兩兄弟去的,就算做不成功,他到時候大可以將那兩兄弟供出去!想到這兒,光哥不禁嘿嘿的笑了起來。

向南不禁在身後悠悠道:“真是一個好辦法啊!”

光哥也附和著:“是啊是啊!”個人打的親媽都不認識。酒鬼一驚,可是定了定神後,酒鬼覺得眼前的男人並不是什麽不好惹的主,要不然也不會被玩的衣服脫的隻剩小背心了。想到這兒酒鬼不禁冷哼一聲:“你一個窮小子知道老子是誰呢,趕快給我放開,不然老子打死你!”向南不屑一笑,眼前的酒鬼是來說笑的吧,向南已經見過太多說要將自己打的落花流水的人,不過那些人總是恰恰相反被向南給打的落花流水。酒鬼叫向南不說話還以為向南是被自己的威力給震懾住了,整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