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四章盤問

原來是他們的好兄弟擋住了,三三在後麵拍手叫好。兩個美女青著臉想要將腳收回來,可是不論她兩怎麽用力,腳都紋絲不動。向南怒道:“再碰我朋友,別怪我不憐香惜玉。”隨後恨恨的放開了兩個美女的腳,兩個美女不甘心,她們苦練了這麽長時間的武功竟然還打不過一個學生,這是多麽諷刺。兩個美女深知她們根本近不到向南的身,就算近到了,她們也根本打不過向南,不禁雙雙歎氣:“不知閣下是哪個門派的,我們師傅想要見你一麵。”向南...話落,隻見追蹤箭跟中邪了一樣甩了甩箭頭,然後一溜煙的射向了旁邊的桌子,桌子整個都散架了,變成了煙灰,而且還有一股子的煙味。

向南大驚,威力是挺大的,讓桌子在幾秒鍾當中迅速散架變灰,還好他有符護身,不然今天死的真是自己了。

對麵翹二郎腿的李二十見了也是驚訝的不行,嘴巴也微微張開了,一時間楞在原地不知如何。

李二狗眼珠子瞪的老大,一副看到鬼的模樣。

二話不說,轉身便跑,開玩笑,不跑等死啊。

還好他見機跑的快,在準備到鐵門的時候,卻被一個龐然大物給嚇了一跳,定睛一跳,不禁倒抽了口冷氣,我的媽呀,哪裏來的這怪狗?

就在自己好奇的時候,**一下子撲上了李二狗的身子!

李二狗不禁大氣,現在是怎麽了,連一個狗都要擋住他的路,李二狗大氣,伸出一口的獠牙欲咬向**的身子。

**一個靈活的轉身,嘴巴緊緊咬住了了李二狗的肩膀。

李二狗不禁“啊”的一聲大叫,一隻手狠狠抓住了**的身子,就連狗也想欺負他,肯定沒門!

李二狗微微一笑,他就算再不濟也不可能害怕狗,於是便看到了**的鏈條,另一隻手也狠狠拽了上去,隨後便要往地上砸去。

就在這個時候向南一個步伐躍到了跟前,一隻手鉗製住了李二狗,李二狗的食指被向南撇的陣疼,感覺整個身子都疼的不行!

隻能慢慢將**給放了下來,眼睛恨恨的瞪著向南。

向南纔不怕眼前這個傻逼李二狗,聽名字就知道是一個沒有腦子的人。頓了頓,向南鬆開了李二狗的食指。

李二狗大笑,鬆開了他就是向南的死期,他再次露出了自己長的不行的獠牙,他還不信了,自己這麽長而尖的獠牙會打不過眼前的弱小子!

向南可不怕這些東西,一把便抓住了李二十的獠牙,用力的往外麵一撇,隻聽一聲骨頭脆了的聲音,隨後便看到地上多出了不少的牙齒。

這些牙齒個個尖而長,而且還有一股子的血腥味,向南一聞就知道肯定沒少喝人血。

李二狗躺在地上看了看向南,又看了看地上的牙齒,不禁一隻手摸上了嘴巴,再看手的時候,手上已經滿是血了,李二狗大氣:“媽的比,向南,你就不能給老子溫柔一些!”

向南聽了不禁大笑,李二十以為他是誰啊,竟然還能這麽的指使自己,真是搞笑!

向南直接一個巴掌上去將李二狗整個人都打在了地上趴著,向南不禁笑了笑:“怎麽樣啊?這下子溫柔不,會不會覺得力度比剛剛小了?”

李二狗正要大罵的時候,向南又是幾巴掌打了上去,反手又是幾巴掌,打的李二狗是直喘氣!

不僅僅這樣,李二狗的臉蛋已經紅的不行,向南的五個手指印已經沾在了李二狗的臉上。

向南可不滿足於此,隻要一想到他先前聽到的關於他們的計劃,向南就氣的不行。可能因為對方是麗安娜,可能因為伸張正義,總之向南今天一定要將李二狗給活活打死。

李二狗不禁吐出了一口黑紅的鮮血,看了看向南得意道:“有本事你和我單挑,兩個男人做一次對決!”

向南哈哈大笑,他本就是將李二狗給單挑下去的,為什麽還要再來一次,於是自己便殘忍的拒絕了他。

李二狗大氣,本來還想讓向南上當,然後自己跑出去,誰知道卻被向南這麽殘忍的拒絕了。

向南可不會這麽輕易的饒過李二狗,看了看李二狗,向南一隻手便掐上了李二狗的脖子,問道:“你們組織是不是你是老大。還有其他人沒有?”

李二狗含著血的嘴巴微微張開笑了笑:“你猜啊,你那麽厲害,又怎麽會問我這麽低階的問題呢?”

向南倒也不生氣,看了看李二狗,隨後兩隻手將李二狗整個人都舉了起來:“再給你一次機會,不然待會兒被摔死了可別怪我!”

話落,向南一副欲要將李二狗給摔在地的姿勢,不過卻遲遲沒有摔,他在等李二狗說話。

李二狗微微笑了笑,他是不死之吸血鬼,就算向南今天摔他個幾百次幾千次,李二狗一樣不會死。

向南一驚,沒有想到這個李二狗還挺有誌氣的,可惜是一個壞人,沒辦法,向南便將李二狗摔了下來。

李二狗雖然疼的嗷嗷大叫,可是卻是怎麽都打不死的。

向南偏偏不信這個邪,一隻手一直打著李二狗:“我還不信將你打不死了!”

這個時候李二狗咳嗽了兩聲,一攤血紅的鮮血吐了出來,向南不禁一陣惡心。

李二狗血的味道比正常人腥了許多倍,聞起來似乎像是垃圾桶裏麵過期的葷菜味,總而言之難聞到不行!

向南心想肯定是李二狗平常不管是什麽血都吸進肚子裏麵,如果不是這樣李二狗的血怎麽會這麽難聞。

李二狗不禁哈哈大笑:“我告訴你們,我可不會這麽容易打死,今天我們就來耗吧,反正老子也打不死!不過要是你的力氣用完了,那麽就是你的死期到了!”

向南不禁大氣,隨後又是一笑,他哪有那麽容易力氣就用完,向南不禁覺得李二狗像是一個白癡一樣。

他如果想的話不知道有多少種辦法讓李二狗死的沒有樣子,就在這個時候,向南感覺周圍有一個熟悉的味道,這種味道似乎是麗安娜的。

“向南,你在這裏做什麽!”

說話的人正是麗安娜,她一進來就看到了向南在這邊站著,對麵還躺著一個人,心裏充滿了疑惑。

向南聞聲不禁大喜,這個聲音不正是麗安娜的,向南立馬回過頭來,便看到了麗安娜充滿疑惑的臉。

“這個是吸血鬼,他們是一個組織,做了不少的壞事情,我可是在幫你教訓他呢!”

麗安娜聞聲不禁看了過去,隻見地上躺著的那個人滿臉滿嘴的血,不遠處還有好多的獠牙,麗安娜不禁心裏一驚:“他們是吸血鬼?是不是?”本次郎冷哼一聲,蹲在了向南的前麵:“小子,你對於我來說還真是太弱了,真沒想到你一個比蛋還弱的人竟然有膽識一個人過來,我山本次郎在這點上對你印象還是不錯的。”隨後山本次郎嘿嘿一笑,眉毛彎到了一塊兒去,陰險的看著向南:“可是既然你惹到了我們,就算對你印象好。那也是徒勞無益。”向南心裏不禁汗然,眼前這個對手一看就是一個棘手的貨,可是一想到他手裏有聊天群在,向南心裏瞬間就來了自信。向南看了看山本次郎,根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