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八章抓捕行動(3)

不是一般人能在短時間裏練成的,所以你們可別太小看他了!”這個聲音是誰從門跟前傳來的,陳巧雲和男人的眼神都不禁瞥了過去,一個穿著寶藍色精緻禮服的男人手插口袋走了過來。那禮服男子看了一眼陳巧雲,道:“今次來參加比賽的人水平越來越次了,別說是現在的楊帆了,就算是十年前的他,也能夠完虐所有選手,要知道,十年前,楊小帆就已經在國際CS雜誌上掛名了!”陳巧雲聽了心中大吃一驚,楊小帆這麽厲害嗎?她可是知道那個國...說完麗安娜連忙站起身,一隻手不禁摸上了自己的凶前,一口鮮血不禁吐了出來:“咳咳!”

向南見了一陣擔心,就麗安娜這樣,她要能打得過這個怪物就怪了。

向南向著麗安娜笑了笑:“你放心好了,我沒事,先照顧好自己。”

說著向南就起身抱起麗安娜,將麗安娜放在了特工們的跟前,隨後向南便用心靈相通使用了神力符。

在身後的麗安娜深深的看了眼向南:“小心啊!”

隻見向南慢慢靠近哈思,以最快的速度出了拳頭。

哈思也在同一個時間出了拳頭,兩個重量級的拳頭撞到一起,基地又是一陣震動,哈思眼神似乎有一些不敢相信存在。

兩秒過後,哈思突然連連退後數步,整個人被向南打在了牆上,隨口哈思如同一攤血一樣炸開了,都流在了地上。

向南默默歎了口氣,還好它死了,不然他還真不知道自己怎麽樣纔可以讓他死去,隻要想想向南都覺得挺難的。

麗安娜也是慶幸一笑,果然她沒有看錯人,向南一定不是一般人,剛剛打哈思的力氣比自己的還要大,麗安娜不禁又對向南刮目相看一番。

就在特工們全部都在光歡呼的時候,有一個人驚訝喊道:“不好了,你們快看!”

話落,大家的目光便都望了過去,隻見地上的一攤攤血全部都在空中非了起來,然後凝聚了一個人形,而這個人形就是剛剛才死去的哈思。

向南一陣驚奇,可是他不能錯過這個大好機會,向南連忙起來又給了哈思一拳。

這次的哈思並沒有倒下或者是炸開,隻是凶口被向南打了一個洞,向南略有些得意的看著哈思。

這次哈思肯定就活不了吧,就在向南得意洋洋的時候,隻見哈思充滿笑意的臉越發的惡心了。

隨後向南發現哈思被打破洞的凶口竟然神奇般的癒合了,向南也是一陣無語:“媽的,這是怎麽回事,活見鬼了吧!”

身後的麗安娜也是驚訝的不行,一雙杏仁眼睛直直的看著哈思,隨後又望瞭望向南:“向南,踏可能是博士的終極武器不死人,你一定要小心!”

向南點了點頭,原來是不死人,這就更他媽難對付了,這個博士到底是什麽來頭,竟然這麽不要臉!

哈思雖然表麵上是一個怪物,其實卻是人的思想,隻是博士給他下了一個殺死他們的命令,所以他不得不執行這個命令。

這個討厭的家夥,這一次一定要徹底廢了他!

看著向南朝著自己走來,哈思嘿嘿笑道:“怎麽?你們不打算兩個一起上嗎?別說我不提醒你們,以後想一起上都漢機會了。”

真是個兒郎的家夥!

向南就不信了,他真會毫無弱點?不可能!

向南給麗安娜一個眼神,一定要先找出他的弱點所在!

哈思嘴唇微微勾了起來,隨後快步走到了向南的跟前,一拳打了上去,向南似豪沒有反抗的能力。

向南整個人都被打到了牆上,隨後吐了幾口鮮血出來,可讓麗安娜心疼死了。

麗安娜擔心的看了眼向南,隨後飛到了哈思的跟前,一把抓住的哈思的頭:“媽的,我要消滅你,不能讓你禍害人間!”

哈思聽後笑了笑,像是聽到什麽好笑的笑話一般,竟然像人一樣捂著肚子哈哈大笑起來。

向南這個時候才發現哈思頭上的血還有那些惡心的蟲子已經慢慢消失不見了,現在的哈思儼然看起來就像是一個正常人。

哈思見向南有些楞了,便停住了笑容:“你還是別想那些沒有用的東西了,不如真正的和我打一架吧!”

話落,哈思一個箭步衝了過去,對著向南一陣拳打腳踢,旁邊的麗安娜竟然根本沒有追上哈思。

哈思的速度極快,當麗安娜追到跟前的時候,哈思已經踹了向南裏腳了,向南整個人被打在地上爬不起來。

幸好向南有金剛符護身,加上狗皮膏藥還有自己已經練的差不多的五禽戲護身,不然向南真不知道自己要怎麽辦纔好了。

大概幾秒鍾的樣子,向南又恢複了原樣,一副根本沒有受到任何攻擊的樣子。

麗安娜一陣氣憤,整個人都衝到了哈思的旁邊,而哈思像是故意一樣,等待著麗安娜到他跟前。

向南趁著這個時候將自己聚寶盆裏麵的許多符都用在了自己的身上,向南怎麽說也算半個神仙了,如果這次連一個不死人都打不過的話,向南作為三元大仙的名號不就敗了。

連將三張大符都用在了自己身上,向南還不信自己不能將哈思這個活死人給殺死。

這個時候麗安娜還在和哈思撕殺,其實麗安娜根本打不過哈思,隻是哈思覺得麗安娜長的比較美膩,所以想要逗逗麗安娜。

可是麗安娜就像是玫瑰上麵的的一根刺,哪裏會輕易的被一個活死人挑逗!

麗安娜趁著哈思不注意的時候一個拳頭打了上去,哈思被打倒在地,雖然會受傷,可是他卻能在短時間裏迅速癒合,這是讓麗安娜他們所有人都始料不及的。

就在這個時候,哈思又恢複了過來,隨後向麗安娜衝了過來,這個動作表明瞭哈思已經被激怒了。

哈思作為一個男人怎麽能接受一個女人如此的挑逗,隻見哈思慢慢站起身,隨後走到了麗安娜的跟前,一隻手狠狠的抓住了麗安娜的脖子,然後狠狠一掐:“你想死?”

麗安娜臉色慢慢紅了起來,漸漸的麗安娜感覺到呼吸困難,有一些受不了,幹巴巴的咳嗽兩聲。

漸漸喘了起來,麗安娜的臉色越來越不好,這個時候向南已經將三個符全部融入了自己的身體裏麵,他感覺到自己的身體似乎自己擁有了某種力量。

向南連忙用神針向哈思射了幾針,哈思吃痛般鬆開了麗安娜,他將麗安娜整個人甩了過去,隨後笑著看向向南,這個人很有意思啊,哈思倒要看看向南有沒有這個能力將自己給解決。

麗安娜現在整個人都沒有了什麽力氣,她被摔了出去,像一朵嬌豔的花一般。

向南眼疾手快的抓住了麗安娜的手,隨後將麗安娜整個人抱在看懷裏,深情的看著麗安娜。向南的方位,然後帶著他的人連忙趕去。這個時候還在草地上歡快聊天的兩個還沒有發覺出危險的來臨。因為向南早就用你趕製符,隻要他們周圍有人將要靠近的時候,向南的心裏就會立馬受意,所以向南才會這麽悠閑。就在這個時候,向南的心猛的一跳,這就是感知符的提示!向南不禁驚歎,沒想到楊小帆還是一個厲害的人物,這才十幾分鍾,竟然就找到他們了。如果楊小帆碰到的是其他人,那麽今天的比賽肯定贏定了,可是極其不碰巧的是楊小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