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章叫人

的眉頭輕輕往上抖了抖,然後裝作委屈道:“年輕人啊,做了事情就得負責任,這你得看著辦。”向南也毫不示弱,連忙道:“可是我說了要娶啊,她不嫁可就怪不得我了吧。”陳三標一時間被堵的說不出話來,按照他那個不成文的規定確實是男娶女若不嫁,那麽一切後果都是女承擔。向南眼看著氣氛要被他給搞成零下了,於是突然大笑起來。旁人一副不解的看著向南,方世傑全程都是一副看好戲的樣子,最好是再次打起來。幾十秒後,向南恢複正常...向南停住了腳步微微一笑,他還以為自己剛剛聽錯了呢,不過這種遊戲人多纔好玩,既然對方都這麽提議了,如果自己不答應豈不是有些欺負別人了。

向南點了點頭:“行啊,我給你五分鍾的時間,你們好快去給我將你們的人給叫來,我倒是要看看你們那啥黑虎幫的人到底有多厲害,也想看看是不是紙老虎一個。”

話落,向南不禁笑了起來,骨子裏便是一種深深的嘲笑。

黃毛一驚,眼前的這小子竟然沒有聽說過他們黑虎幫的厲害,黃毛真懷疑這個男人是不是外星來的。

不過時間不允許自己想這麽多,黃毛連忙帶著自己的一堆兄弟跑走了。離開的時候連看都沒有看過地上的二哥一眼,像是兩個完全就不認識的人一樣。

這個時候,小米有些擔心旁邊的向南了,她直接快步走到向南的跟前,一隻手緊緊握住了向南的手:“向南,你還是快走吧,他們肯定一會兒會帶很多的人過來的,如果你再不走的話,待會兒肯定要被打的落花流水的。”

向南笑了笑,拿開了小米我住自己的手,修長的大長腿走到了酒桌的跟前,向南微微拿起了一杯酒:“大家不用擔心這個,今天晚上不醉不歸,這個話題不是一直都是你們說的嗎?”

店長聞聲不禁有些尷尬的笑你笑,隨後帶頭拿起酒杯:“對啊,我們一起幹杯吧,大不了到時候和他們打在一起!”

店長的笑裏滿是深意,她知道向南一定有辦法去解決,一個家財萬貫的人,如果在這江海市沒有什麽權勢的話,恐怕家產早就被搶光了。

還有就是如果向南沒有辦法逃走的話,他是絕對不會留下來的,店長可不相信那些所謂的愛情可以讓一個家境富有的人明明知道有危險還非要留下來。

雖說是這樣,可是小米的臉上還是寫滿了擔憂,可是看著向南滿臉的無憂無慮,小米便將到口的話又吞了回去。

不過小米的心裏對向南還是有太多的不解,為了她這麽一個家境平凡的女孩子真的值得嗎。

一連幾杯酒下肚了,向南卻一點都沒有醉,腦子裏想了想黑虎幫幾個字,可是不論大腦的記憶怎麽搜尋,向南還是搜尋不到有關於黑虎幫的人和事。

算了,向南不想去想這些無關的事情,於是便手機拿了出來,隨後遞給了旁邊服務員:“你幫我們拍一張照片吧,謝謝。”

服務員笑了笑,笑容裏麵滿是害羞,她剛剛看到向南那麽有勇氣的對付一群男人後,服務員的心便被向南給占據了。

接過手機,服務員不禁驚呼,向南的手機是一款老式的機子,早在幾年前就過時了。隻是沒有想到向南這麽一個有錢人卻到現在還在用,服務員最喜歡的就是這種懷舊的人。

小米被推著站在了向南的旁邊,王莉兒也是,小米不禁瞅了一眼王莉兒,該不會這個女人真要和自己搶向南吧,一時間心裏來了不少的擔憂。

待照片拍好後,服務員一臉擔憂的看著向南,裏麵還參入了一些愛慕,將手機遞給向南。

向南對著服務員笑了笑,隨後拿了手機,看了看照片拍的還是挺不錯的,所有人都到了螢幕裏麵。

小米總是覺得自己有點心事,於是心裏有一些難受,將向南給拉到了一邊:“說真的你還是快走吧,我真的害怕他到時候帶太多人來,你會有危險的。”

向南笑你笑,正要說自己沒事的時候,旁邊的黃金店鋪店長見狀也走了過來假裝一臉擔憂的看著向南:“要不然你就離開吧,小米說的還是挺有道理的!”

向南也是醉了,她們這些女人就是麻煩,正要解釋的時候,向南的手機提示音又響了起來。

向南子看原來是他買的黃金已經到貨了,心想這速度還是挺快的。又抬頭看了看焦急的兩人。

終於向南妥協:“那好吧,那我就先走了,不過你們也一定要小心啊,別到時候你們再被打了!”

小米甜美一笑,沒有想到向南這個時候還這麽為自己著想,小米真一樣向南現在就是她的人,那樣她就可以擋住所有想要追上向南的人了,想到這兒小米不禁抬頭看了一眼在旁邊和同事說話的王莉兒。

店長慈祥一笑:“行吧,我們都是些女人,而且也沒有把他們怎麽樣,他們都是你打的,所以你還是趕快走吧!”

向南聽著點了點頭,隨後拿起手機正要走。

這個時候,在不遠處傳來了一陣囂張的聲音:“哈哈,我們來了!”

黃毛帶著一堆拿著大刀的男人走過來,正好看到了向南拿著手機想要走的畫麵,不禁一隻手微微抬起指了指向南哈哈大笑起來:“哈哈哈。你這個樣子是準備要逃跑嘛,這好像還沒有五分鍾吧,哈哈哈,真是一個膽小鬼。”

向南聞聲不禁皺了皺眉頭,他本想著既然今天自己買的黃金都到了不如回宿舍看看怎麽分配給呂洞賓,也順便放過黃毛那一群人。隻是向南沒有想到黃毛居然這麽囂張,真帶著一堆人過來了。

小米見了立馬走到了向南的眼前:“你們這是幹什麽,難不成你們想要犯法嘛?”

黃毛猥瑣一笑,上下打量了小米一番:“嘿嘿,這個小美女不錯,不如待會兒等我將他黑打趴下的時候順便把你也給辦了!”

小米漲紅著臉冷哼一聲:“不要臉!”

向南將看著自己麵前的小米不禁皺起眉頭,他怎麽說也是一個大男人,怎麽可以讓女人在自己的麵前保護自己。於是向南便將眼前的小米給拉到了自己的身後。

不過向南剛剛的這一舉動卻讓小米又實實在在的誤會了,現在小米的眼裏滿是向南,向南此刻就像是他的偶像一般。

說句不好聽的話,向南現在等於死到臨頭了,可是卻還一心為了她著想,不禁讓小米的心裏一陣暖流。

黃毛不屑的笑了笑,拿著大刀在眼前揮了揮:“兄弟們,誰把那個男人打趴下,誰就有百萬獎勵!”

話落,黃毛旁邊的眾人瞬間感覺自己有了一股子力氣,一個個都拿著大刀向向南衝去。

向南不急不躁,看了看周圍,這裏這麽小,而進來的人都可以占了整個屋子了,他根本施展不開手腳,於是便有了一個提議:“等一下,我們還是去外麵打吧,我現在也是一個身價百萬的人了,你們如果想要抓到我怎麽也得讓我施展開雙腳吧,不然有人說你們欺負人怎麽辦?”

眼前一堆拿著大刀的男人聞聲不禁停下了腳步,看了看身後的黃毛,直到黃毛點頭,她們才慢慢退出了房間,不過眼睛還在時刻盯著向南這塊大肥肉,可千萬不能讓他跑了。

等到黃毛的人都退出了酒店的時候,向南正要放下手機出去,卻未料手被一個人抓住。

小米驚恐的看向外麵,身體有些瑟瑟發抖,不過信念卻還在強撐著:“向南,你別管我了,你就走吧,如果你出了什麽事情,我會更加的責怪自己!”難不成這裏有什麽不可告人的秘密。當兩個人進去的時候簡直傻了眼,花盆牆後麵的世界簡直是另一種奇觀。原來這後麵是相當於夜總會一般的存在,而且基本上女人都坦胸漏乳,男人也是該脫的都脫,向南也是醉了。旁邊的麗安娜見了也是連忙捂住自己的眼睛,不過隨後想到他們是來抓TU博士的,所以隻能硬著頭皮上了。向南看了看手機的位置資訊,紅點已經離他們不遠了,向南拉著麗安娜的手繼續往前麵的紅點處前進。隻見前麵有一個大的廢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