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六章土豪

方世傑看的快要氣瘋了,看了看歐陽月華,讓歐陽月華不要站在中間,不然他們不好動手。可是歐陽月華哪裏願意聽方世傑的話,直接一個大白眼甩了過去什麽話也沒有說,位置也沒有動還坐在那個地方。於是方世傑就把火藥再次發泄到了向南的身上:“向南,如果歐陽月華有什麽危險,我一定不會放過你!”聽著方世傑的大話,向南笑了笑,隨後怒斥:“她有事關我屁事,你見老子是綁架她了還是強奸她了,好像都沒有吧,就算是有事也怪你。”說...一群服務員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的,一副為難的樣子。

土豪見狀笑了笑,他每天都會帶一遝現金,就是害怕有人覺得他沒錢,可以隨時將現金拿出來打他們的臉,這種感覺可是特別爽的。

於是土豪便直接從自己隨身帶的包裏拿出了一遝現金放在了桌子上:“怎麽樣,這下子都信了吧,趕快將你們這裏最好最貴的鑽戒拿出來,我今個兒就買了!”說著土豪得意的看向向南,眼底盡是嘲笑,他還不信了,自己怎麽也是個土豪,還會怕這種窮小子!

服務員不禁大喜,她們已經很久沒有過太好的業績了,如果今年再不創造出一些業績的話,可能江海市這裏的黃金店鋪就要成為唯一一個被關門大吉的店鋪了。

於是幾個服務員紛紛走向了土豪跟前,一個勁的使勁巴結著土豪,恨不得土豪能將這裏的所有鑽戒全部買回家。

土豪立馬付了錢買了鑽戒,隨後得意的拿著鑽戒看向向南:“怎麽樣?窮小子,鄉巴佬,沒有見過這麽多的錢吧,亮瞎了你的狗眼了吧,哈哈哈!”

向南淡淡一笑沒有說話,他現在隻覺得自己和這種人說話隻會降低自己的身價。

於是向南便走到了店長的跟前:“這樣吧,你將這裏的所有鑽戒都給我打包了,我要全買了,並不是要和某些人比誰的錢多,我是真的需要!”

店長楞楞的點了點頭,她還是第一次看到這麽豪爽的客人,不過隨後想到了土豪的話,便在轉身打包的時候看了一眼向南身上的衣服,確實幾百塊錢而已,心裏不禁有一些擔心向南到底買不買得起。

土豪自然是不相信的,大搖大擺的走到了向南的跟前:“鄉巴佬,你還是別打腫臉充胖子吧,不然到時候太丟人可怎麽辦!”

土豪心裏斷定眼前的窮小子肯定付不起,單是看那種窮酸樣就懂了。

向南還是微微一笑沒有說話,他要用行動堵上土豪的嘴巴,於是向南便掏出了許久沒有用的金卡:“店長,刷卡吧!”

這一舉動更是亮瞎了所有人的眼睛,金卡可是象征著地位權勢還有金錢的,土豪也隻有一樣錢罷了。可是土豪深知道自己的全身家當也沒有眼前這一金卡來的錢多啊。

“你……你是什麽人……”

那土豪擦了把臉上冷汗。

“你說我什麽人?你剛纔不是說我鄉巴佬嗎?我承認是我鄉巴佬,隻不過啊,有些人大概連鄉巴佬都比不上!”

丟下這句話,向南便將鑽戒往包裏一扔,然後頭也不回地走了。

那土豪感覺臉上火辣辣的,那間被羞的。

這時候,店裏的人都催促小米:“他今天買了那麽多鑽戒,你還不趕緊去追!錯過這村可就沒這店了!”

小米聽著旁邊人的勸解,心裏也覺得這些話挺有的道理的,於是便追了出去。

“等一下!”

向南拿著鑽戒正美滋滋的時候,後麵突然傳來了一個聲音,於是向南便回了頭:“怎麽了?”

小米略微有些害羞的走到了向南的跟前,臉蛋都紅了起來,隨後便走到了向南的旁邊:“要不然我請你吃飯吧,你買了我們店裏這麽多的東西,我賺提成就賺翻了,我肯定要報答你一些的!”

向南笑了笑:“你不上班嗎,現在可是上班時間,難不難要逃班?”

小米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心裏卻是開心的不得了,彎了彎手指:“你已經幫我買了那麽多的鑽戒,我現在在店裏已經很牛了,連老闆都不敢管我了,所以你就讓我陪你去吃飯吧,好不好嘛!”

向南幹巴巴的笑了兩聲:“那行吧,可是我還要將這些東西帶回宿舍,要不然下次吧!”

說著向南正要逃走,可是又一把被小米給拉了回來:“哎呀沒關係,我們店裏對貴賓客戶是可以送貨上門的,所以你就不要擔心了,我和你去吃飯就是純屬想要報答你的,到時候你想怎麽樣就怎麽樣,隻要你開心,我們今晚不醉不歸哦!”

說著小米的一隻手不由得摸上了向南的胸膛,隨後上下摸索一番,摸的向南是一陣酥動!

向南覺得既然都這樣了,那他也隻能奉陪了,於是便給了送貨員的地址,和小米去吃飯了。

小米帶著向南去一家西餐廳的時候,小米的同事群訊息響了,她的同事紛紛讓她帶向南去他們指定的酒店,然後晚上好好灌醉向南,讓小米和向南徹底在一起!

小米開始還有些害羞,可是現在已經變得綽綽有餘了,於是便又對向南道:“向南,我突然想起來我們要去的這家西餐廳沒有我上次和同事去的酒店好吃,要不然我們去那兒吧!”

向南笑著點了點頭。

小米大喜,便對司機說了聲“轉個頭,謝謝司機!”

小米看了看一直往車外麵看的向南:“向南啊,你是獨生子嗎?”

向南笑著點頭。

小米心裏一陣不開心,難不成向南隻能這樣微微點頭對自己一笑,小米纔不信這個邪,繼續攻擊:“我也是呢,其實獨生子女還挺孤單的,從小時候就是,爸媽工作忙,每天就隻有自己在家,想想都覺得孤單!”

向南笑了笑沒有說話,頭依舊看著車外,心裏一直在想著自己的鑽戒生意,

也不知道他遲點給呂洞賓發過去會不會晚了,看來晚上得早點回去!

小米摸了摸鼻尖,向南這是怎麽回事啊,不是先來追的自己嘛,怎麽到這個時候了,向南又這麽冷呼呼的對自己,惹的小米心裏是一陣不開心。

接下來的路上,小米沒有再開始說話,她可不想再拿著自己的熱臉貼別人的冷屁股了。

沒過多長時間,便到了目的地,向南和小米下了車,小米按照她同事給的房間號帶著向南進去了。其中經常勸小米過去追向南的女人先是走到了向南的跟前,一隻手拿起了酒杯端到了向南的跟前,一陣輕笑:“小哥哥,先把我這杯給喝了吧,可不要讓我傷心哦!”

小米撅了撅好看的唇,花兒姐這是什麽意思,開始一直慫恿自己去追向南,怎麽現在一副想要勾搭上向南的樣子。竟然還叫向南什麽小哥哥,要知道花兒姐已經快三十了,孩子都幾歲了,隻是因為包養的好,整個人看起來和自己年紀差不多。!”許久,群裏都沒人迴向南訊息,不禁讓向南心裏害怕了起來,他們不會真的沒有吧,向南再一次問了過去,可是還是沒有人回答。這個時候,華佗的訊息框突然彈了出來:太上老君有。這哈時候向南眼睛立馬亮了起來,兩隻眼睛直勾勾的盯著華佗的訊息。然後向南又發了訊息過去:太上老君可在?本人有事相求。此刻天庭上的一個白鬍子老頭看著眼前的訊息不禁露冷笑,就算是厲害的大仙又怎麽樣?他怎麽說也是天上的太上老君,豈是三元這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