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一章華天南出手

南隻好再丟給了它一根骨頭,卻又是被它一口吞下,還是雙眼放光地看著向南手中的東西。“喂,我說你這個小貓,可不能再吃了啊。”說著向南便急步而走,這怎麽說也是神仙的東西,可不能光給這小貓吃了。誰知道那小貓一直跟著向南,向南加快腳步,它幹脆一下跳上了向南的揹包裏了,任由向南怎麽弄它就是不下來。而這時候,晚自習時間也到了向南便索性由著它了,加緊腳步向教室那邊而去。等到了教室後,同學們都已經在教室裏了,向南一...高富帥見樣不禁吞了吞口水,心裏直慶幸自己剛剛沒有太惹怒向南,雖然他不怕向南,可是假如向南不顧他高家人的身份對自己大打出手可怎麽辦,高富帥不禁拍了拍自己的胸脯,讓自己緩緩。

酒鬼慢慢起身,感覺渾身舒服了不少,可是依然抵擋不住自己對剛剛被打的氣憤!酒鬼爬在地上,一副起不來的樣子,眼珠子一轉,想到了一個絕世好辦法。

隻見酒鬼癱倒在地上,一副快要死了的樣子,一隻手拽著自己的腿心疼道:“哎喲,我的腿,這時要斷了啊,怎麽都沒有人來評評理,這個世界還有人是說道理的嗎?”

不遠處的一雙眼睛正在看著這裏發生的一切,就在這個時候,他直接衝上前去,到了酒鬼的跟前“啪啪啪”給了酒鬼幾個巴掌,酒鬼一時間被打的懵了,一副完全不知道要怎麽辦的樣子。

過了幾秒鍾,酒鬼反應了過來,正要破口大罵的時候,眼神瞥到了眼前男人身上名貴的衣服。心想,媽的,幾十萬的衣服就這麽穿在身上,老子暫時不可以輕舉妄動,不然惹錯了人可怎麽辦。

酒鬼摸了摸自己紅腫的臉蛋,望著眼前的男人不禁問:“你是哪個,幹嘛要幫著他來打我!”

來的人正是華天南,他見有人在這裏欺負自己的師傅,能不出手嗎!

華天南得意的走到向南的旁邊,不屑的看了一眼酒鬼:“我是神醫華天南,南北各派說我的名字還沒有不知道的,一看你就不是道上的人!”

酒鬼一驚,華天南這個名字他好像聽說過,隻是他幹嘛要幫撞了自己的窮小子,難不成這是他親戚?

華天南見酒鬼一臉懵逼的樣子不禁笑了笑:“你是不是在好奇你剛剛百般刁難的人是我什麽人?我還就告訴你了,他是我的師傅,你知道你剛剛對他的不敬造成了什麽後果嗎!”

酒鬼不禁轉念一想,不過是醫生罷了,在這兒能有多少勢力,而他就不一樣了,於是立馬便有了膽子:“他是誰關我屁事,你知道我是誰嗎,我可是……”

還沒等酒鬼說完,華天南直接“呸”的一聲吞了幾口口水到了酒鬼的臉上,大笑:“我他媽管你是誰,隻要是惹了我師傅的人,除非是神仙,不然都沒有好下場!”

如果不是師傅不讓華天南說出他神仙的身份,華天南早就用這個嚇的酒鬼屁滾尿流了,哪裏還可能留他在這兒大喊大叫的。

一旁的向南眉角稍動,嘴角淺笑,沒想到他這個徒弟還挺有意思的,說的酒鬼是一愣一愣的,不過酒鬼深知自己氣勢上絕對不可以輸,於是便起身一隻手指著華天南:“你媽的,老子今天就要打死你,看你還敢不敢對老子動手動腳的。”

華天南一驚,隨後大笑,一隻手因為笑聲太大而顫抖著指向酒鬼:“哈哈哈,你不是手腳要斷了嗎,怎麽現在可以這麽輕鬆的走路了?”

“怎麽回事,何人在老夫的宴會上鬧事情?”

酒鬼正要開口大罵的時候,隻見不遠處走來了兩個白發蒼蒼的老人,一個正是冷冰冰的爺爺,一個則是李懷芝的爺爺。

冷老爺子見是向南,便瞪了一眼對麵的酒鬼,嚇的酒鬼是一陣顫抖。不過隨即而來的則是對酒鬼的懲罰一般。

李老爺子見是剛才被自己給侮辱了一番的向南,不禁有些心虛。因為就在剛剛,他和冷老爺子談到自己的這位孫女男朋友時,冷老爺子才告訴他向南是什麽來頭。

從冷老爺子那裏聽到的則是向南就是一個神人,不論是什麽東西都手到擒來,在醫術方麵更是天賦異稟。

李老爺子幹巴巴咳嗽兩聲,隨後走到了向南的跟前,將手中的柺杖放下,李老爺子握住了向南的一隻手:“向南啊,剛剛是我這個老糊塗的對你失言了,現在這是有誰要找你麻煩啊!”說著李老爺子回頭瞥了一眼酒鬼,冷哼一聲。

向南笑了笑,沒有說話,任由李老爺子的手這麽握著他。

酒鬼嚇的不斷往後退,他是怎麽也沒有想到向南竟然這麽有背景,讓這兩個龍頭老大都在這兒幫著他,酒鬼差點就嚇尿了。

如果地上有一個地縫的話,酒鬼恨不得現在就鑽進去,讓他們誰都看不到自己。

沒等向南說話,酒鬼率先想到了方法,直接跪到了向南的跟前,先是打了自己幾個巴掌:“都是我的錯,都是我的錯,我有眼無珠,以為你是哪個鄉下不懂事的小子,都怪我,真對不起你!你大人有大量原諒我吧!”

向南看著抱著自己大腿的酒鬼,腦海裏浮現出剛剛酒鬼囂張跋扈的樣子,心裏不禁讚歎現在的社會勢力大就是有麵子。

就算是向南想要幫助酒鬼,恐怕光是他旁邊的兩個老頭就不會饒過酒鬼吧。

隻見李老爺子到酒鬼的跟前拿著柺杖推了推酒鬼,隨後便怒道:“的是誰,你有資格和他討價還價嗎?既然你剛剛已經道歉過了,不過你也別指望我會從輕發落,今天你搞砸了我的生日宴會,你說我要怎麽獎勵你纔好?”

酒鬼嚇的直抖,因為穿的衣服是白色的,酒鬼身上的汙漬顯而易見,他落魄的坐在地上,連忙用眼睛觀看著前麵,希望可以看到自己認識的可以幫助到自己,可是沒想到環視一週,一個認識的人都沒有。

這個時候李老爺子用柺杖狠狠的搗了酒鬼的腦袋,大聲斥責:“來人啊,快點給我把他給扔出去,剛剛還想要對我動手,真是一個沒有禮貌的孩子!”

緊接著,立馬就有幾個男人走了過來,做了一個紳士請的姿勢給酒鬼,可是酒鬼並不領情,他楞楞的坐在原地。

這更讓李老爺子氣憤極了,他直接用手裏的黃金柺杖搗了搗地上:“把他給我打著出去,快點!”

幾個男人立馬換了一張臉色對著酒鬼,手裏的電子棍也變成了長形的,一棍一棍的打在了酒鬼身上,每一棍都不禁讓酒鬼大叫。

直到酒鬼被幾個男人攆出酒店,酒店裏麵才慢慢安靜下來。

向南不禁苦笑,他什麽都沒有做,什麽都沒有說,眼前的各種事情就被做完了,向南也是挺佩服他們的辦事能力。

這一幕可是將高富帥嚇的不輕,他是怎麽也沒有想到向南的背景竟然如此強硬,不禁讓高富帥驚恐的看著向南。

高富帥一直在心裏思考向南究竟是什麽身份,為什麽今天可以讓在宴會上非常有權勢的兩個老人都幫助他,如果向南讓這兩個老頭教訓自己可怎麽辦!中……”當江州的人看到這條訊息之後,一個個都驚呆了,包括夏無雙!夏無雙卻是揪著向南,“向南,你老實告訴我,紀家的事是不是你幹的?”“什麽紀家的事,我不知道啊。”向南一臉的懵逼狀。說完之後,便別過頭去,繼續吃他的東西。夏無雙仔細想了想,向南三番四次拚命救她,這份恩情已經不能輕易報答。別說不是向南做的,就算是向南做的,那也是為了她報仇,自己完全沒有必要刨根問底懷疑向南。頓了頓,夏無雙也不再多問。“你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