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江州之行

胖子:“這不是我們學校的火熱校花嘛,我怎麽說向南怎麽突然不說話了,原來是看到了這位大佛!”秦明:“是啊,那我們就走吧,呆在這兒做燈泡可不好!”說著便拉起了大胖的胳膊和王濤他們三個人一起出了宿舍門。向南略微有一些驚訝的看著李懷芝,雖然知道李懷芝一直都是號稱有恩必報的人,也猜到了李懷芝今天會來找他。隻是讓向南沒有想到的是竟然這麽早,難道他們都不知道向南愛睡懶覺的事情嗎!李懷芝笑著走向了向南:“為了報答...彪爺卻是冷笑了於一聲,“以為跑去江州我就找不到你了嗎?我弟弟的仇必須血債血還!吩咐下去,一切按原計劃進行!”

“是!”

……

江州火車站。

望著川流不息的車輛,向南卻有些邁不動腳步了,而此刻他的內心之中,實在是說不出個什麽滋味。

夏無雙居然帶他來江州!而夏無雙的家就在江州,用她的話來,她必須得先回家一趟,然後才能跟向南去玩。

可是回家就回家吧,夏無雙卻提出了一個要求,讓向南假扮她的男友,以此來讓她的追求者死心……

現在擺在向南麵前有兩條路,要支順從跟夏無雙演一出好戲,要麽他自己買車票,掉頭就走。

向南真是有些欲哭無淚了,因為他口袋裏沒錢啊,而且就算有錢買車票,他也不能回去啊,此次他就是出來避難的,又怎麽會輕易回去?

哎,事到如今,看來不上也隻得上了……

心中連呼,果然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

夏無雙好笑地看著他,“怎麽?我這個女朋友給你丟人了還是咋地?姐帶你回家還不樂意了?”

“沒……沒有……”看著這個如花似玉的‘女朋友’,向南也是怎麽也高興不起來。

就在這時候,突然一輛嶄新的黑色法拉利跑車一下停在了夏無雙麵前,接著車窗搖下,露出了一個戴著墨鏡的家夥。

“無雙,知道你回家,我特意來接你,快,上車吧。”

墨鏡男衝夏無雙露出了一個自認為很燦爛的笑容。

然而,夏無雙在看到這墨鏡男之後,卻是眉頭一皺,竟然一下子挽住了向南的胳膊,冷冷地道:“對不起紀少爺,我已經有人送了,就不麻煩你了。”

向南隻感覺0一陣清香撲鼻而來,整顆心都怦怦跳了起來。

紀少北看到夏無雙和向南親密的樣子,眼裏射出了一道怒意,跳下車來喝道:“他是誰!”

“他是我男朋友。”夏無雙似乎是想專門氣這個紀少北,很大聲地說道。

向南隻感覺好一陣的尷尬。

“什麽?男朋友?無雙你要搞清楚,我纔是你的未婚夫!”紀少北暴跳如雷地吼道。

向南不由多看了他兩眼,敢情他就是夏無雙說的那個追求者啊,果然很二啊……

夏無雙麵色一冷,“那是我爺爺答應的,我可沒答應!”

“那可由不得你,哼你家族想跟我們合作,就必須嫁入我們紀家,而且在江州,不是我放大話,沒有我紀少北擺不平的事,也隻有我能夠保護你!”

紀少北很自信地說道。

看著這個自以炒是的家夥,向南心裏產生了一絲厭惡的情緒。

就在他還在誇誇其談的時候,突然間,兩邊街道一下湧出了數個手持砍刀的黑衣人,朝著夏無雙他們便衝了過來。

由於修煉過華佗的五禽獸戲,身體反應比凡人靈敏了許多,向南一眼便瞧到了前麵那個混子臉上的刀疤,整個心往下一沉,立時拉著夏無雙的手便跑!

王彪的人竟然追殺到江州來了!可怕!

而紀少北初時也是嚇了一跳,不過看到對方隻是幾個人之後便笑道:“無雙我說了我能保護你,保鏢何在?”

“在!”隨著他的話聲落下,躲在暗處的幾個保鏢便湧了上來,跟那幾個持砍的人對上了。

這是專門保護他的保鏢,身手十分了得,所以紀少北才這麽有自信。

別說紀少北的這些手下確實有幾把刷子,竟然跟那些黑衣人打的不相上下,並且他們還有增援,相信隨著時間的增長,他們就會獲得優勢。

看到自己這邊沒了危險,紀少北哈哈大笑起來,“無雙看到了沒有?我都說我可以保護你,不像栽些人隻有慫蛋的份……”

可是他的話還沒治有說完,一陣密集的槍聲便響了起來。

那些黑衣人竟然動槍了!

頓時便有兩名保鏢倒地上,優劣立判!

這回紀少北嚇的魂不附體……

早在槍響的那一刻,向南便擋在夏無雙麵前,抱著她主動住人多的地方而去,以此來麻痹對方。

好在那些黑衣人想進一步追殺的時候,外麵突然響起了一陣警笛,數輛警車呼嘯而至,看來江州治安還不錯。

那些黑衣人隻有很不甘地退了回去,四散而走,一擊不中便逃跑,顯出了極高的專業素養。

在向南懷中,夏無雙還有些驚魂不定,“他們是誰?為什麽要殺我們?”

向南搖了搖頭,什麽也沒說,他不想夏無雙知道這事之後擔心,心中想著看來得盡快離開江州,免得連累夏無雙。

“小姐,小姐……”

一陣焦急的喊叫聲把夏無雙給拉了回來,看到來人之後,不由欣喜地道,“福伯,你怎麽來了?”

“老爺叫我來接你,沒想到出了這樣的事情,你沒事吧?”

夏無雙搖頭表示無恙。

“和,我聽說紀少爺也來了,他還帶了幾個保鏢而來,他怎麽沒保護你呢?”

福件奇怪地道,眾人四下搜尋,卻在不遠處一張桌子底下,看到一臉蒼白的紀少北下抱著身子,在那裏瑟瑟發抖……

夏無雙心中滿是鄙夷,拉著向南鑽進了福伯車中,“福伯,我們走吧。”

……

車內,通過後視鏡,看到夏無雙跟向南親密的樣子,福伯奇道:“小姐,這是……”

“哦,這是我男朋友。”夏無雙很大方地答道。

福伯大驚,“小姐,這……家主已病入膏肓,他唯一的心願就是希望你跟紀少爺成婚,你卻……”

“什麽?爺爺病這麽重了嗎?趕緊帶我去看他!”

夏無雙卻沒有心思管其它,當即焦急大叫道。

……

夏無雙的爺爺夏無道一直身體都不好,這一次病情加重,眼看著就沒多少天活頭了,唯一的心願就是想在閉眼之前看到孫女跟紀家完婚,保住夏家產業,這樣他才能安心撒手西去。

一路之上,夏無雙都顯的心事重重,自己該不該拒絕爺爺呢?可是自己對那個紀少北真的……

等她們趕到夏無道所在院落之後,卻發現夏無道病床前已經有一個道貌岸然的中年大夫在把脈觀看了,而他的身後跟著一人,赫然正是紀少北!

“紀少北?你……你怎麽會在這裏?”

夏無雙吃驚地看著紀少北,她怎麽也沒想到,幻小北竟然會比她們還先到夏家。

而且,現在的紀少北早已經換上了一身筆挺的西裝,頭發也梳的亮晶晶的,跟剛才那個慫包樣簡直就是天淵之別。

此時紀少北看到夏無道回來,卻是對她比了一個噓聲的動作,低聲道:“無雙你別太大聲了,我請了華神醫前來,相信一定可以治好夏爺爺的。”

“什麽?華天南華神醫?”夏無雙吃了一驚,她可是聽說過華天南的大名。

據說他是華佗的第五十八代傳人,一身醫術深不可測,實是當世神醫,有他給爺爺治病,相信一定可以藥到病除!

隻是他們沒有看到的是,向南卻是微微皺了下眉頭,似乎對這個華神醫很不感冒。

此時華神醫對著老爺子把了幾下脈像,又翻他眼皮,還抬起老爺子的腳來,做了一下足療,刺激他的痛覺,弄的老爺子苦不堪言。

向南終於看不下去了,站起來道:“我說那個華神醫,中醫講究的是望聞問切,你這又是翻身又是按摩的,病人根本受不了……”

向南話還沒有說完,華天南卻是大怒:“你說什麽?你是在質疑我的醫術嗎?”個眉頭深深皺到了一起:“算了,我還是陪你去吧,不過你一定要幫我將她們擺脫掉!”麗安娜不禁笑著點頭,沒想到這收歡迎的向南卻並不喜歡那些女人的糾纏,不過啊有才的人肯定都是有很多人喜歡的。麗安娜掉點了點頭隨後語重心長的道:“其實羅克還有上次的寒國人都是TO博士製造出來的,你知道嗎他是第一個反人類的家夥,這次我過去一定要將他給除去,你知道嗎,這次去可能麻煩還挺大的!”說著麗安娜看向了向南,其實她告訴向南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