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二章尷尬了

吐了出來,讓山本次郎看了都不禁皺起了眉頭。向南心裏可謂是大怒,兩隻眼睛瞪著山本次郎。向南突然感覺他吐完了後整個人都神清氣爽起來,胃裏的髒東西似乎都吐了出來,向南看了看旁邊一團黑不禁皺起眉頭。隨後向南想到了身後的山本次郎,他要讓這個日本鬼子知道他們國家人的厲害!隻見向南一個躍身起身,他不信他身上用了那麽多符難道一個沒用。於是向南啟用了神力符,直接用神力搬起了旁邊的一塊有人大的石頭然後向山本次郎砸了過...女服務員看到了金卡眼睛立馬睜的大大的,雖說她們這是江海市最大的項鏈商城,可是來這兒光明正大拿著金卡出來晃悠的人,女服務員還是第一次看到。

就連周圍的其他服務員見了都忍不住羨慕。

刷完卡後,向南走到了女服務員的跟前,不知怎麽的,女服務員的臉突然紅你起來,看的向南是代班一臉懵逼,尷尬的摸了摸自己的頭問道:“那個,要不然你給我個電話吧,那樣對我來說比較方便。”

女服務員一驚,要買項鏈送給她就算了,現在又堂而皇之的來問她要號碼,這不是喜歡她是什麽!

自從在看到向南從口袋裏掏出金卡後,自己對向南的態度就轉變了不少。

女服務員在心裏偷笑一番,隨後嬌羞著將號碼給了向南。

向南拿了聯係方式匆匆離開了,得趕快將鑽戒和項鏈都發給呂洞賓,不然他要提前哄好了也是個麻煩事。

待向南走後,女服務員的同事立馬都聚集到了女服務員旁邊,紛紛祝福女服務員,遇到了一個多金又帥氣的男人來追求。女服務員也是高興的不得了,單身了這麽多年了,終於有一個多金又帥的金龜婿來了,她一定要抓緊。

這個時候向南已經確定就送這個了,買都買了,總不能浪費。

連忙進了聊天群,向南找到了呂洞賓的聊天視窗:呂洞賓兄,在嗎?

呂洞賓回訊息到也快:在在在,三元兄弟有辦法了嗎?

向南發了個哈哈大笑的表情,也不看看他是誰,怎麽可能會沒有辦法,連忙發了訊息過去:有辦法了,我馬上就給你發過去。

於是向南就將整套鑽石項鏈都發了過去了,紅包上麵還有三元兩個字足足給了天庭神仙的麵子。

呂洞賓接過後,感覺異常新奇,這些都是什麽東西,怎麽還有一些珠珠掛在上麵,而且還看著有一些透明,看的呂洞賓是一陣好奇。

呂洞賓:咦,敢問三元大仙,這是什麽東西,我怎麽從來沒有想到見過。

向南大笑,他一個天庭上麵的神仙當然是沒有見過這種東西了:這個是我在凡間的後人的,一套怎麽也得值個幾萬功德值,我可把這麽貴的東西嗯呀給你了,你可得多給我些符啊!

呂洞賓一驚,怎麽這麽貴,二郎神都沒有這麽多功德值,看來這項鏈還是個不錯的寶物。

呂洞賓:這一定是三元後人家的祖傳寶物吧,就這麽給我了,你的後人不會覺得特別難受嗎?

向南也是一陣無語,這算什麽狗屁寶物,隻要有錢就可以買,功德值嘛最多也就幾百,隻是故意跟呂洞賓說多而已,沒想到這傻缺還真的信了,向南一陣輕笑。

向南:你不必介懷,雖然是我後人那裏拿來的,可是它也是經過我的修煉纔出來的,所以你不必擔憂,隻要何仙姑喜歡就好。

呂洞賓一陣欣喜,對啊,隻要何仙姑喜歡就行,可是這個時候,呂洞賓又有了一些疑問,就是這事個什麽東西,總得有一個名字吧。呂洞賓:敢問這寶物有什麽美麗的名字嗎?

向南抬頭想了想,幹脆就以凡間的名字告訴他,或者何仙姑更喜歡還說不定呢。

向南:我給它起了一個相對響亮的名字,就叫鑽石項鏈,保證何仙姑看了一顆心完全蕩漾在你的腦波當中。

呂洞賓大喜,拿著手機的手都不禁抖了抖。隻要一想到何仙姑撲向自己的場景,心裏就異常開心。

何仙姑一向對呂洞賓都跟母老虎一般,簡直讓呂洞賓不得反駁半句。這次買了新禮物,隻希望何仙姑以後能對他溫柔一些,不然呂洞賓可就要傷心死了。

向南突然看到了自己旁邊的手鐲還沒有發過去,於是便又發了一紅包過去。

向南:這是贈品,遇到我這種良心商家,算你這輩子的福氣!哈哈哈。

呂洞賓覺得三元的這番話還挺對的,他的符根本值不了這麽多錢,幾萬功德值都可以買一個經理的職位了,不愧為天庭上最有錢的三元大仙,出手就是闊綽!

呂洞賓連忙領了贈品紅包:多謝三元大仙,有你這麽一個朋友真是我的福氣,不如我們交朋友吧。

一邊玩著手機的向南笑了笑,沒想到呂洞賓還挺有意思的,可是他現在還不想這些問題,便有意將話題給說回去。

向南:你還不快去哄何仙姑,小心她跟別人跑了,哈哈哈!

呂洞賓一驚,三元大仙提醒的對啊,他這都好幾天沒有看到過何仙姑了,微信簡訊何仙姑都不回,看來他得趕快找何仙姑了,不然她要真跟別人跑了怎麽辦。

呂洞賓:好好,您說的對,我馬上就去,不然她跑了我得多冤!

不過在臨走前,呂洞賓想起了他的承諾,給三元大仙一些符,於是立馬包了一個特大的紅包,就給向南發了過去。

一個大紅包裏麵有幾百個小符,畢竟這鑽石怎麽說都幾萬功德值了,如果他不多發些紅包過去,三元大仙指定覺得他小氣了。

幾輪紅包發了過去,向南連忙點選領取。一陣大笑,向南是帶著商人的眼光盯著自己的這些符,太好了,這下子他的符永遠都不會愁沒得用了!

不怪呂洞賓心急,用這麽多的符去換美人一笑,猜都可以猜出來呂洞賓有多愛這個何仙姑。

向南正要去研究一下這些符的作用時,身後突然冒出一個熟悉的聲音。

這個人正是夏無雙,她在身後早已經看穿一切了,向南是真的想買鑽戒送給她,一顆心開心的不得了。

夏無雙在向南身後嬌聲道:“我的東西呢,我可是個性子急的人,等不到你送我了,隻能現在就問你要。”

夏無雙在向南身後兩隻手不斷交纏在一起,腳尖也是不停的戳地,一副害羞的不得了的模樣。

向南慌忙回頭,心裏不禁一驚,夏無雙問他要東西,這是要什麽東西,向南心裏迅速回想了下,他似乎並沒有拿夏無雙什麽東西吧。

夏無雙瞧見了向南並不知的神情,不禁心裏有了一點小點點的失落,難不成那個鑽石不是送給她的:“哎喲,你怎麽可以裝的這麽像,我剛剛都看到你去黃金店鋪,你之前問我女孩子都喜歡些什麽然後再去買的,你肯定是為了前段時間還有今天和李懷芝麗安娜的緋聞原因,所以想要買這些送給我賠罪,對不對?”

空氣一絲尷尬的氣息慢慢湧了上來,向南一時間也不知道說什麽纔好,他是去了黃金店鋪,是問了夏無雙,可是一切的事情都沒有夏無雙想的那麽簡單。

夏無雙臉上的笑容突然僵住,看來她想的太簡單了,有些失落的問:“難不成你不是送給我的,可是我明明看到你買了,你就不要和我開玩笑了好不好?”

話落,夏無雙伸手到了向南的身後,一頓亂抓,多麽希望能拿到自己想要的東西,可是一頓亂摸後,夏無雙發現自己除了向南的手還有一部手機以外什麽都沒有摸到。

夏無雙一陣失落,不禁用質問的口吻問道:“你是送給李懷芝還是麗安娜,還是送給你母親,隻要你給我說個理由我肯定會原諒你的。”

向南覺得好生尷尬,一雙手隻顧著拿著手機了,一雙眼睛因為不知道該看向哪裏,所以隻能盯著地麵看。腦袋瓜裏一直迅速著轉動神經,正要說話的時候,夏無雙氣的一個跺腳,然後轉身氣呼呼的離開了。,可是隨後一想,牛郎雖然是一個奸商,可是不至於做那種害人命的事情,況且現在在牛郎的眼裏,他可是大名鼎鼎的三元大仙。牛郎就算是有十個膽子應該也不敢這樣吧。這個時候,向南的鼻子也開始流血,眼眶也開始流血,甚至於耳朵也流出你不少的鮮血,向南的左手是完好的,可是隨意動。於是向南就伸了左手摸向自己所看不到的地方,結果全部都在流著黑血!向南隻覺得心上似乎是有許多條螞蟻在上麵爬著,還有許多隻蚊子在撕咬著向南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