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三章聖女

會自己認輸算了……“六月激情,飄灑青春……”在主持人一長串的慷慨致詞引出了今天的主題之後,這才用著無比激動的聲音道,“下麵請欣賞武術表演,表演者,武術功夫向南以及拳館協會劉大軍!”隨著主持人話聲落下,底下掌聲雷動,而向南心中卻是咯噔一下。劉大軍,那可是拳館協會的會長,大四老生,練了四年的拳擊,在整個學校都是排的上號的,這叫自己怎麽打?不過被逼到這份上,說什麽也遲了,向南唯有硬著頭皮上了,在跟劉大軍...陳少嘴裏說的他正是羅克,有訊息稱羅克在最近兩天會回國,而他們也是看準了時間借刀殺人。

羅克並不是一般人,他的武功整個國家都不一定能有匹敵的,所以陳少和方少對羅克極其重視,曾一度想要拉在自己的幫派下。可是羅克生性喜歡自由,最終還是沒有答應他們的請求。

隻聽電話那邊傳來了一個男人的聲音:“回來了,他馬上就要到你們的房間了,你們看著對付一下吧。”

話落電話才掛了,陳少心裏大喜,本來預算是過幾天纔可以回來,一想到那個時候收拾不了向南,心情立馬就有一些滑落了,可是現在羅克已經來了,陳少不禁興奮起來。

這個時候,房間的門被推開了,羅克手插口袋冷著臉非常裝逼的走了過來:“向南的背景各種資料你們都查好了嗎?”

陳少笑著站起身,然後彎身從桌子底下掏出了一份資料,微笑著遞到了羅克的眼前:“他全部的資料都在這兒。”

羅克接過資料隨便翻了幾翻,然後冷笑一聲,心想不過一個小嘍囉罷了,有什麽還在意的,如今他回來了一定要讓向南付出該有的代價。

冷冽的眼神瞥向了陳少和方少,這兩個人似乎已經沒有什麽用了,心裏有一瞬間在考慮要不要講這三個人直接殺死……

這時方少走到了羅克的眼前,吧啦著目光,腰微微彎了下去:“羅克,如今向南已經殺死了山本,還有寒國的一位親信,不知道您想怎麽報複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大學生!”

羅克冷笑一聲,眼神裏充滿了殺戮,把手中的資料往桌子上狠狠一扔:“是要報複,不過在報複他之前我得解決點其他的事情!”

方少一愣,這還有什麽時候是要羅克親自解決的!

就在方少欲要開口問話的時候,羅克突然一隻手向方少伸了過來,另一隻手狠狠狠的掐著方少的脖子,稍微一捏,方少整個人攤倒在地上,僅殘留著最後一口氣。

陳少大驚,連忙起身逃跑。身後的羅克不禁冷笑,在他眼皮底下還能跑掉的人至今還沒有出現過一個人,如果陳少非得當這個第一,羅克隻能抱歉。

羅克隻在刹那間便到了一直在跑的陳少眼前,沒有任何感情的雙眼直勾勾的盯著陳少,隨後嗤笑一聲,就在陳少想要轉身的時候,羅克快一步捏住了陳少的頭,然後兩隻手向右將頭一轉,陳少整個人暈死在地板上不得動彈。

羅克看著地上快要奄奄一息的兩個人,嘴角不禁揚起一抹冷血的笑容。

陳少支撐著自己最後一口氣,半爬起身看著氣憤的看著羅克:“為什麽到最後了你還要殺我們,我們可從來沒有做過對不起你的事情!”

羅克冷笑一聲:“可是我不能讓別人知道我的行蹤,所以我必須要將你們給殺死!”

冷血無情的話語深深的打在了兩個男人的心上,他們是怎麽也沒有想到臨了羅克會在他們的地盤上殺了他們。他們千算萬算就是沒有算到羅克竟然敢就這麽殺了他們!

事實證明真是他們想錯了,羅克看了看躺在地上的兩個人,然後一腳踢了過去,這致命的一腳將兩個人的命徹底的結束。

陳少和方少在別墅裏麵爆死的新聞立馬登上了各大新聞頭條,大家紛紛都在探討兩位少爺事怎麽死亡的。

新聞出來說是兩位少爺在別墅裏突發病況所以暴斃了,可是這種新聞顯然對一些腦智清醒的人是沒有用的。

在江海國安分局裏麵,幾個人正在因為兩位少爺的死亡而在辦公室裏麵探討。

金發美女冷哼一聲:“這兩少爺啥壞事都做過,所以死了也是活該,我們大家還是不要管那麽多了吧!”

其中一個男人知道這其中必有貓膩,絕對不會那麽簡單,心裏也早就起了疑心。

頓了頓,男人說道:“不,這絕對不是偶然死的,我覺得是羅克殺的,難道你們不知道羅克已經回來了!”

金發美女恍然大悟,她怎麽就沒有想到這點。因為向南的事情是陳少和方少通知的羅克,羅克有一種怪癖,就是不喜歡別人輕易知道他的方位,要保持屬於自己的神秘感。

不過這羅克也真是夠狠的,單單隻是為了保持自己的神秘感就奪取了兩條人命,也是醉了。

現在警方正在全力調查兩位少爺的死因,還聲稱如果有人可以來做證人就給錢,至於多少得看那個人的證據有多好。

金發美女開啟電視機直接看了報道:“羅克的辦事能力就是強,他們是絕對查不出是羅克所為的!”

男人大聲叫道:“羅克就是一個大瘋子,他這次回來肯定是想要解決向南的,可是我們的聖女得過幾天纔可以回來,希望向南可以頂幾天吧,默默為他祈禱!”

男人說著便做起了祈禱的模樣。

金發美女大笑,得意道:“如果我們的聖女到了,她和向南聯合起來,羅克根本不是對手,等著看吧!”

男人聽著搖了搖頭,語重心長:“不一定,羅克經過這段時間在國外的改變,完全已經超出了我們之前的想象,所以我們還是別太輕看他了!”

金發美女無奈的笑了笑,既然都這樣了,他們也沒有更好的辦法了。

又是一陣沉默,大家聚精會神的看著電視上的報道,這些傻逼真是,有一些事情不知道還亂說,真是無語。

男人突然像想到了什麽似得,突然拍了拍桌子:“我們大家趕快為他們祈禱吧,”

說著幾個人便做祈禱狀態。

酒吧裏,向南還在被幾個女孩子纏著采訪,尤其是小紫明顯就是不采訪的出自己想要的樣子就誓不罷休。

小紫看了向南一眼,隨後冷哼一聲:你是更喜歡你旁邊的火熱校花李懷芝還是更喜歡純情笑話夏無雙,必須如實回答。”

向南聽此不禁抽了抽嘴角,沒想到小紫的每一個問題都這麽的讓人難以回答,向南真是無語。

這個時候李懷芝當然有一些坐不住了,她那裏願意別人在她麵前老是提另外一個女生,聽著都煩。

李懷芝站在了向南的麵前,兩隻眼睛瞪著眼前問了問題的小紫,這個女孩子看似是活潑,其實就是不知道看臉色行事,難道她看不出來李懷芝的臉色已經變的不能再差。

李懷芝陰笑了番,然後準備獨當一麵,看著小紫肯定道:“現在我是他女朋友,你說是夏無雙還是我!”

小紫扯了扯嘴角不再說什麽,沒想到李懷芝還挺在意這個的,看來以後他還是少說吧。

當她再看向向南的時候,向南竟然玩起了手機來,在旁邊一臉認真的看著自己的手機。

因為就在李懷芝和小紫說話的時候,向南的手機突然震動了,而且向南的心裏也被提示了,他們聊天群完全可以用心靈溝通了,所以向南得知是呂洞賓找他,於是連忙開啟了手機。

正好向南現在急需要一個藉口來脫身,她可不想一直在這兒被解剖問似得問。

開啟了手機,立馬蹦出了呂洞賓的訊息。平頭男,現在則是一個眉清目秀,嬌小柔弱的女孩拿著話筒慢慢靠近向南。站在她旁邊的是一個年齡二十出頭,額前留著厚重的鍋蓋頭,個子少說一米八以上,一個陽光的大男孩。女孩拿著話筒,男孩拿著相機,一看就是拍檔!“請問你作為救下心愛女孩的校草,你要對那些愛你如骨卻再沒機會的女孩說些什麽?”女孩長相清秀,可是問起問題來卻是一點都不含糊。向南瞬間無語了,這萬惡的狗仔隊啊……於是他想也沒想便拉著女孩狂跑,他可不想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