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情聖

上前,讓黃毛看了很是氣憤,於是他便大喊:“馬勒戈壁的,都是一堆廢物,到了關鍵時刻誰都沒用,你們就在那兒別動,看老子是怎麽打到他叫爸爸的!”話落,黃毛便信心滿滿的衝向向南,還做出一副武術的模樣。黃毛一副不將向南給打死,心裏就一定不會罷休的模樣,旁邊的兄弟一個個竟然都被向南給打倒,被打倒的兄弟作為他的小弟,黃毛這個時候必須出手,不然絕對會落下話柄。隻見黃毛一番動作過後,一個踏步到了向南的跟前,自認為自...李懷芝笑了笑,然後看向了光頭搭著她肩膀的手:“給我放下去!”

光頭的笑容逐漸消失。

站在最後麵的男人做一副思考的樣子,眼前的女人怎麽如此難對付,心想對付她可能是越老的套路越能套住這種女孩子的心,於是胖男人搖晃著身子走到了李懷芝的跟前:“美女,你知道嗎,你長得特別像我一個認識的人。”

李懷芝拿著酒杯不怒反笑:“哦,誰啊?”

胖男人心裏一喜,果然這種女人喜歡這種老套的搭訕方式,於是胖男人得意道:“就是我的下一任女朋友!”

李懷芝喝進嘴裏的酒差點吐了出來,這三個男人真是一個比一個還要沒有情趣,甚至是傻逼。

三個男人落寞的坐在李懷芝的旁邊,他們還是第一次在女人這敗了手,不禁心裏有一絲不甘心,這時他們看到了一個火苗。

這根火苗便是剛剛才進酒吧的一位眼眶男子,隻見男子穿著一套白色西裝,一手拿著大數玫瑰花,一手拿著一個禮盒走了過來。

三個男人立馬像看到了救命稻草一般跑了過去,這個人正是他們的大哥,他們那些撩妹子的手法也都是從他們大哥這學來的。

要知道他們的大哥可是被稱為情聖的人,每次出場必有三樣不變的標誌,那就是玫瑰西裝還有禮物。

在他們老大心裏玫瑰花就是情人的標誌,每個女人都無法抵擋的誘惑,還有紳士也是每個女人了一下最愛,還有便是價錢高昂的禮物。尤其是後者最令女孩子心儀,它可以滿足女孩子都有的虛榮心。

三個男人哭喪著臉跑到了情聖的跟前,情聖驚訝道:“怎麽了,就跟死了親媽似得!”

於是三個男人便將泡不到李懷芝的事情告訴了情聖,情聖不屑一笑:“廢物,待會兒我就讓你們看看師傅我是怎麽泡妞的!”

說著情聖甩了甩自己禮服的尾巴,拿著禮物和玫瑰花走向了李懷芝。

“啊,我的心如同春風一般來到了你的旁邊,我的愛如雨水一樣沐浴著你的心房,上天安排我兩在此刻相見也就證明我兩會在彼此的生命中發生不可忽視的插曲。”

情聖的一首詩讀完後,場上大多數人的目光都看向了情聖和李懷芝。就連李懷芝都是一臉懵逼的看著男人,不知道的還以為是從精神病院裏麵出來的。

這時男人兩手中大束的玫瑰花舉到了李懷芝的麵前,深情的看著李懷芝:“美女,能不能給我一個聯係方式,讓我來續我兩前生今世的緣分!”

李懷芝笑看著男人手中的玫瑰花,隨後大笑:“那請問你這裏是多少朵玫瑰?”

情聖男人先是一愣,隨後肯定道:“當然是99了,象征著我們未來愛情的長長久久!”

這次的話讓李懷芝笑的更開心了,指著男人手中的玫瑰花不屑道:“可是我剛剛數了隻有九十八朵,看來我兩的愛並不能長長久久!”

男人一驚,心想怎麽可能呢,他來之前已經數好了啊!

這時男人的目光瞥到了桌子上的一朵玫瑰,為了與眾不同,男人總會在玫瑰上麵加一個自己的唇形,而桌子上麵的那朵玫瑰恰好有他的唇形。腦子裏回想了剛才光頭和他說的場景,立馬明白了怎麽回事。

情聖氣憤的轉頭看著光頭:“我那少的一朵玫瑰是不是你拿了!”

光頭驚恐的看著男人,男人快速跑到了光頭的跟前。打著光頭,著實演了一部鬧劇。

李懷芝望向南離開時所走的方向看了看,心想會不會是出了什麽事情,這都十幾分鍾過去了,向南怎麽還沒有回來。

就在這個時候眼中突然冒出了一個熟悉的身影,向南踏著大步走了過來。

向南也是很苦惱,眉頭高高皺起,手中拿著兩杯冷飲,看來這酒吧的客人都去買冷飲了。這裏人倒是沒有多少,可是賣冷飲的地方是足足排出了十幾米遠,還好向南去的早,不然現在都買不到!

腦袋裏突然一閃而過自己臨走時身後的一長大隊,向南不禁唏噓,那些人慢慢等吧。

這個時候向南才注意到有幾個男人正在看著他,那種瞧不起的眼神看的向南很是惆悵!

隻見一個拿著大束玫瑰花,戴著眼眶眼睛的男子走到了向南的跟前,一隻手略帶惋惜的搭在了向南的肩膀上:“兄弟啊,我們已經試過了幾次了,那女的刀槍不入,你還是別過去浪費時間了!”

向南笑了笑看向男子右手指向的地方,那不是李懷芝嗎!果然美女不論在哪兒都是最矚目的那一個,向南自認為自己離開沒有多長時間,沒想到眼前就有四個人搭訕了!

向南沒有理會男人,笑了笑,正要往前走的時候,光頭男氣憤的走上前:“你這是幹嘛!我們這麽帥都泡不到他,你以為憑你可以泡到?”

向南聽著光頭說話的同時眼睛不禁瞥向了光頭的臉,帥?光頭真的不是在說瞎話?向南憋著笑:“沒事,沒試怎麽知道有沒有可能呢,或許她就喜歡我這種重口味的。”

幾個男人看著向南自信的臉龐,不禁搖頭。勇氣可嘉,看來是他們老了,不如撩妹中的新勢力了。

向南拿著手裏麵的冷飲向李懷芝那走去,隻見李懷芝坐在那兒心情略微煩悶的喝著酒。

向南走到跟前將手中的冷飲遞到了李懷芝的麵前,李懷芝一看是向南大喜:“你終於來了,我都等了好久了!”

這一幕讓身後準備看向南笑話的幾人簡直驚掉了下巴,他們這帥都沒有得到那位美女的芳心,怎麽剛剛那個長相平庸的男人就可以輕易得到美女的垂青呢!

向南向幾個男人笑了笑,然後投去得意的眼神。

幾個男人是大驚啊,怎麽也沒有想到現在美女的眼光都那麽獨特,居然都喜歡長相平庸的人,幾個男人可算是服了。

向南將手中的冷飲插上遞到了李懷芝的手裏:“買冷飲的人太多沒辦法,可能因為是我去買的,我總覺得時間沒過多少!”

李懷芝笑了笑驚歎:“胡扯,人家等了十幾分鍾,還不長啊!”

向南聞聲不好意思的笑了,兩隻眼睛看著前方沒有絲毫的波瀾。

酒吧裏很熱鬧,最初被幾個男人吸引的玩客也都開始各玩各的,這個時候向南看到剛剛那幾個男人正撞著沙發,一邊撞一邊還說什麽“我們竟然還沒有一個撩妹菜鳥厲害!還不如去死了算了!”

向南聽了一陣大笑,原來現在社會上還有這麽逗的人。

就在這個時候,酒吧裏又來人了。隻見酒吧燈光閃爍,酒吧門口突然出現了七個美女,個個膚白貌美大長腿,當她們走進來的時候可謂是聚集了所有人的目光,大家都眼神都炙熱的射了過去。

尤其是還在撞沙發的幾個人,他們感覺到了現場的氣氛突然有了一絲不對勁,於是便抬起了頭。

當幾人驚訝的目光望向那一群美女的時候,他們的愣住了,今天是什麽日子,美女是一個接一個的送上門來,看來屬於她們的春天也不遠了!

幾個男人又看了看還在旁邊和向南聊天聊的火熱的李懷芝,雖然今天大美女是泡不到了,可是泡到兩個小美女還是不錯的。

七個大美女踏著十厘米的高跟鞋走進了酒吧,她們全都自信的抬起頭,當她們看到酒吧一處熟悉的人影時,幾個美女愣住了,那不是她們學校的校草嗎!快,五禽戲也不是隨便練的,向南連忙一手掐住了男的脖子,男人立馬吐出了長舌頭,牙齒自覺收了回去。向南不禁一笑:“說,你是什麽人?”向南發現男人的舌頭比一般人長太多了,還有牙齒,簡直尖的嚇人。隻見男人的眼睛直直的瞪著向南,就是不說話。向南心想“不錯,是個有點骨氣的男人,不過我馬上就讓你沒有骨氣!”隨後向南用了火符,左手裏麵是一團火,向南將火慢慢靠近了男人,笑眯眯道:“你確定不說,這可是能燒死人的!”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