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生辰日

有些煞白。趙承景聽見佟毓的話,看向趙韻的眼眸微微一變,冷冽地讓趙韻不由地打了個寒顫。難怪他剛剛走進來的是時候,正看見她們幾人僵持著,原來如此啊。定北王也從未遮掩過葉慕琬的身份,所以京城中人幾乎都知道,葉慕琬並不是定北王的親生女兒,可這麽多年來,誰人不知永平郡主是定北王府的小霸王。就是因為有定北王和太後娘娘寵著,她纔敢這麽無法無天,沒想到有一天這個身份,居然還能被人拿來嚼舌根?“永平的身份怎麽了?先...端王殿下那麽尊貴的人,自然也隻有像永平郡主這樣的人才能配的上,她不過是顧家二房的女兒,確實不應該癡心妄想。

“我們走吧,免得在這兒惹人厭煩。”

早就知道這才趙韻邀她來,就是為了讓她見一見顧錦的,既然沒有什麽好戲瞧了,幹脆就走吧。

佟毓早就在這兒待不下去了,挽上葉慕琬的手,斜了趙韻一眼。

“果真這種賞花宴不太適合我,下次我哥哥們有馬球會的時候,我再邀你一同去玩玩兒?”

葉慕琬還未說話,趙承景就急巴巴地湊了過來:“馬球會,帶我一個唄?我也挺有興趣的!”

他們一行三人說說笑笑著往外走去,趙蘊在身後恨得直咬牙。

顧錦看著趙承景和葉慕琬的背影,果然是一對璧人,她是永遠都比不上永平郡主的氣度。

“趙二小姐,我也先走了。”

她對著趙韻行了個禮,便頭也不回的離開了花園,其餘的小姐們在看了這樣的一出戲後,也沒了什麽賞花的心思,紛紛朝著趙韻告辭。

趙韻更是氣結,原本她想的是在賞花宴上狠狠地打葉慕琬的臉,沒成想半路殺出個趙承景,將她所有的計劃都打亂了!

葉慕琬生辰當天,定北王府往來的人絡繹不絕,各色的奇珍異寶往王府中送來,看得人眼花繚亂。

“這些南珠玉潤渾圓,大小也都一致,找來的人真是有心了。”

佟毓坐在葉慕琬的房間裏,隨手翻看著桌上堆積的生辰禮物,時不時還嘖嘖驚歎幾聲。

能送到葉慕琬房裏的都是極其貴重的禮物或是皇親國戚送來的禮物,其餘的定北王早早地就讓人送到庫房裏鎖了起來。

聽著佟毓驚歎的聲音,葉慕琬不由得輕笑出聲:“你喜歡的話送給你吧,我也不太愛這種東西。”

這些珍珠成色再好在她的眼裏就是沒有用的東西,她也不喜歡。

“可真是難討你的歡心,不過我聽說太後娘娘送了你一匹羌人送來的寶馬,所以我幹脆讓人給你打了套馬具,你看看喜不喜歡?”

佟毓一邊說著,朝著身後的丫鬟們揮了揮手,讓他們把馬具放到了葉慕琬的麵前。

果不其然,葉慕琬一聽到佟毓給自己送了一套馬具,眼眸倏地亮了起來,迫不及待地開啟了裝著馬具的盒子,立馬發出了驚歎的聲音。

看得出來這些馬具還真是佟毓用了心的,模樣既精美又華貴,質量上乘,果然還是她懂自己的心。

“我喜歡!到時候把這些馬具安在太後娘娘賞的寶馬上,一定十分好看!”

一提到那匹寶馬,葉慕琬的眼眸中隱隱閃著一絲的期待。

“我就說前院怎麽找不著你,原來是躲在這兒呢?”

趙承景的聲音突然門外響起,屋內的兩人齊齊看了過去,趙承昱和趙承景正站在門口,眯眼笑著看向葉慕琬。

“參見皇上,端王。”

佟毓老老實實地給門口的二人行了個禮,而葉慕琬卻直接蹦躂到了趙承昱的身前,眼眸亮的如同天上的星子。邀你一同去玩玩兒?”葉慕琬還未說話,趙承景就急巴巴地湊了過來:“馬球會,帶我一個唄?我也挺有興趣的!”他們一行三人說說笑笑著往外走去,趙蘊在身後恨得直咬牙。顧錦看著趙承景和葉慕琬的背影,果然是一對璧人,她是永遠都比不上永平郡主的氣度。“趙二小姐,我也先走了。”她對著趙韻行了個禮,便頭也不回的離開了花園,其餘的小姐們在看了這樣的一出戲後,也沒了什麽賞花的心思,紛紛朝著趙韻告辭。趙韻更是氣結,原本她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