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先帝欽封的郡主

模樣,若是太後娘娘見了,一定歡喜極了。”葉慕琬瞧著不遠處站著的女子,不禁嘖嘖讚歎道。這不就是太後娘娘日日在她耳邊唸叨的,女子需得溫柔嫻靜的模樣嗎?“這是顧家的小姐,單字一個錦,花團錦簇的錦。”趙韻見葉慕琬和佟毓齊齊朝著她們的方向看來,心中不由得得意起來,大步朝著她們二人的方向走來。按理來說,應當是先介紹身份高的人,在場身份最高的就是葉慕琬,她是先帝親封的永平郡主。不過葉慕琬也毫不在意,這位趙二小姐...正當她陷入絕望的時候,一個穿著華貴的小公子走了過來,她聽見小太監喚他“端王殿下”。

“我來幫她取下來吧。”

說著,趙承景就擼起袖子準備爬樹,可小太監生怕這位主子出事兒,趕忙攔著他,不讓他靠近這棵樹半步。

“我命令你退下!”他的聲音雖然稚嫩,但臉上的神情卻頗有威嚴。

聽著趙承景要幫她取風箏,她也顧不上哭泣,直勾勾地盯著趙承景的身影,看著他十分艱難的爬上了樹梢。

那時候還不懂什麽,顧錦隻覺得樹上的這個男孩子也太勇敢了,這件事在她心裏一記就是這麽多年。

再看到趙承景的時候,她的心中瞬間泛起了絲絲波瀾。

見趙承景來了,趙韻也不好太過放肆,畢竟葉慕琬從小同他一起長大,若是她不給葉慕琬麵子,這位端王殿下也不會給她好臉色。

“殿下,不如您到亭子裏坐一會兒,我讓人端一些糕點來讓您嚐一嚐?”

趙韻對趙承景陪著笑臉,神情間有些不自在,生怕葉慕琬將剛才的事情告予他聽。

看著趙韻那副諂媚的樣,佟毓氣不過,扯著嘴角冷哼一聲。

“剛剛說慕琬是養女,端著郡主的架子,見著端王殿下來了,不敢說了?”

聽著佟毓的話,趙韻的臉色倏地褪去了血色,變得有些煞白。

趙承景聽見佟毓的話,看向趙韻的眼眸微微一變,冷冽地讓趙韻不由地打了個寒顫。

難怪他剛剛走進來的是時候,正看見她們幾人僵持著,原來如此啊。

定北王也從未遮掩過葉慕琬的身份,所以京城中人幾乎都知道,葉慕琬並不是定北王的親生女兒,可這麽多年來,誰人不知永平郡主是定北王府的小霸王。

就是因為有定北王和太後娘娘寵著,她纔敢這麽無法無天,沒想到有一天這個身份,居然還能被人拿來嚼舌根?

“永平的身份怎麽了?先帝欽封的郡主,太後娘娘最是疼愛她,她的身份有哪兒不對嗎?還是說你對先帝和太後不滿?”

趙承景倏地抬起眼,犀利的眼眸,讓他的黑眸染上了一層薄薄的寒冰冷霧。

不過是個不成氣候的侯府小姐,居然就敢當麵編排郡主了嗎?

趙韻低著頭不敢吭聲,雙手絞著帕子,裙擺下掩藏著的雙腿微微的顫抖著,害怕極了。

她不知道今日趙承景會來,所以纔敢肆無忌憚地諷刺葉慕琬,現在卻不好收拾了。

“我不過就是區區的一個郡主,可比不得人家侯府嫡出的小姐。”

葉慕琬沒有順勢讓趙承景打住話頭,反而還環抱著雙臂斜視著趙韻,拖著長長的尾音,對著她冷嘲熱諷著。

她不發威,趙韻還真把她當成好欺負的了?

顧錦見趙承景這麽護著葉慕琬,從他的眼神中也可以看得出來,並不是護著妹妹的意思,更多地像是在護著自己的人一樣。

她的眼神漸漸地暗了下去,垂著眼眸讓人看不清她的思緒。人僵持著,原來如此啊。定北王也從未遮掩過葉慕琬的身份,所以京城中人幾乎都知道,葉慕琬並不是定北王的親生女兒,可這麽多年來,誰人不知永平郡主是定北王府的小霸王。就是因為有定北王和太後娘娘寵著,她纔敢這麽無法無天,沒想到有一天這個身份,居然還能被人拿來嚼舌根?“永平的身份怎麽了?先帝欽封的郡主,太後娘娘最是疼愛她,她的身份有哪兒不對嗎?還是說你對先帝和太後不滿?”趙承景倏地抬起眼,犀利的眼眸,讓他的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