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往日回憶

微微吹起層層裙擺,彷彿是蝴蝶正繞著她飛舞似的。不知道趙韻在她耳邊說了些什麽,她低頭淺笑著,一臉的嫻靜溫柔。“我怎會認識?不過她這幅我見猶憐的模樣,若是太後娘娘見了,一定歡喜極了。”葉慕琬瞧著不遠處站著的女子,不禁嘖嘖讚歎道。這不就是太後娘娘日日在她耳邊唸叨的,女子需得溫柔嫻靜的模樣嗎?“這是顧家的小姐,單字一個錦,花團錦簇的錦。”趙韻見葉慕琬和佟毓齊齊朝著她們的方向看來,心中不由得得意起來,大步朝...卻被葉慕琬用力拉了回來,佟毓氣急敗壞地瞪著趙慕琬,氣得渾身發顫。

葉慕琬輕笑出聲,可眼底卻沒有一絲的溫度:“我是父王從戰場上撿回的棄嬰不錯,京中眾人皆知,也不是什麽辛秘之事,隻不過,我這郡主的身份,是先帝欽封的,你有意見?”

說罷,冷然的瞥了她一眼,眸色中警告的意味明顯。

見她端出了先帝,趙韻也不敢對先帝不敬,隻能噤聲,咬牙瞪著她。

顧錦卻是吃了一驚,她自小跟隨父親外放,很少能接觸到京城中的事情,隻聽說定北王府的永平郡主在宮中十分受寵,卻不知道其中還有這樣的曲折。

“喲,這是怎麽了?都站在這兒做什麽呢?”

不遠處傳來了一道有些熟悉的嗓音,聲調極高,尾音上揚著,懶散又帶著些痞氣,聽起來頗有些紈絝子弟的意味。

眾人循聲望了過去,看見趙承景一襲藏藍色織錦緞綢緞衫眉眼帶笑地望了過來。

“參見端王殿下。”

見到趙承景的那一刻,顧錦呆呆地看著他,愣在了原地,直到聽到身旁眾人的行禮聲,這才一同行了個禮,雙頰迅速的染上了一層紅暈。

趙承景笑著道了聲“起吧”,快步走到了葉慕琬的身旁。

“你怎麽來了?”

這是內院女眷的聚會,趙承景一個外男,怎麽能進來內院?

聽著葉慕琬的問話,趙承景笑著攀上了她的肩頭,偏頭扯著嘴角一笑:“我不能來?”

“你這麽隨意出入臣子內院,真不怕被人參上一本?”

葉慕琬唇畔彎起一個弧度,朝著他笑了笑。

看著趙承景的手臂搭在葉慕琬的肩頭,顧錦的心瞬間沉到了穀底,心中閃過百般的滋味。

果然,端王同永平郡主從小的情意就是不一樣,顧錦不由得有些微微吃味。

等到二人嬉鬧過後,趙承景才將目光停在了顧錦的身上。

“這位是哪家的小姐,我怎麽從來沒有見過。”

見趙承景看向了自己,顧錦有些侷促不安,麵色頓時紅了起來,露出一臉靦腆的微笑:“顧家二房的顧錦。”

趙承景疑惑地蹙起眉頭,想了好一會兒纔想起來。

“原來如此,你父親調入京中了?”

“前幾日回京的,正等著吏部的文書。”

顧錦見趙承景想起了自己,心中更是一陣欣喜,臉上的笑容更深了幾分。

時隔多年之後再次見到趙承景,更讓她的心“噗通噗通”跳個不停,雖然趙承景已經不記得她了。

這不是她第一次見到趙承景,當她還隻有五六歲的時候,父親進京述職,太後娘娘召她進宮的時候,她就已經見過了趙承景。

那時候她正是坐不住的時候,太後娘娘便喚了個小太監帶著她去了禦花園,還讓人送了她一個極好看的風箏。

她不小心把風箏掛到了樹上,隨行的小太監也隻比她大不了多少,畏畏縮縮地不敢上前去。

顧錦不由得急得哭了起來,哭聲在禦花園裏回蕩著,小太監急得抓耳撓腮的。。她不知道今日趙承景會來,所以纔敢肆無忌憚地諷刺葉慕琬,現在卻不好收拾了。“我不過就是區區的一個郡主,可比不得人家侯府嫡出的小姐。”葉慕琬沒有順勢讓趙承景打住話頭,反而還環抱著雙臂斜視著趙韻,拖著長長的尾音,對著她冷嘲熱諷著。她不發威,趙韻還真把她當成好欺負的了?顧錦見趙承景這麽護著葉慕琬,從他的眼神中也可以看得出來,並不是護著妹妹的意思,更多地像是在護著自己的人一樣。她的眼神漸漸地暗了下去,垂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