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我一定會到

男,怎麽能進來內院?聽著葉慕琬的問話,趙承景笑著攀上了她的肩頭,偏頭扯著嘴角一笑:“我不能來?”“你這麽隨意出入臣子內院,真不怕被人參上一本?”葉慕琬唇畔彎起一個弧度,朝著他笑了笑。看著趙承景的手臂搭在葉慕琬的肩頭,顧錦的心瞬間沉到了穀底,心中閃過百般的滋味。果然,端王同永平郡主從小的情意就是不一樣,顧錦不由得有些微微吃味。等到二人嬉鬧過後,趙承景才將目光停在了顧錦的身上。“這位是哪家的小姐,我怎...而定北王府,現在卻正當紅,兩家就有了許多的對比。

豫安侯府的二小姐趙韻同葉慕琬年紀相仿,自然也少不了拿她們二人比較。

隻不過,葉慕琬是在太後娘娘膝下長大的,還同皇上和端王一同在禦書房讀書,倒是沒有什麽人敢當著她的麵說她的閑話。

可趙韻每次見到葉慕琬,都是橫眉冷對的,一副清高孤傲的模樣。

葉慕琬從不將她放在眼裏,隻當她是個跳梁小醜罷了。

“郡主,您不是不喜歡趙二小姐嗎?怎麽還會答應她的邀約去賞花?”

知安有些擔憂,明擺著這位趙二小姐就沒安好心,怎的郡主就這麽答應了?

她倒是不怕自家郡主吃虧,隻是怕在賞花宴上兩人鬧得不可開交,到時候不好收場。

葉慕琬勾著唇角嗤笑一聲,抬手將一粒葡萄扔進了嘴裏:“正好我閑著無事,倒不如去陪她玩一玩,遂了她心。”

“我們家郡主還能吃虧了去不成?”

知念一挑簾走進內屋,就聽見知安擔憂的聲音,跟在葉慕琬的話音後笑道。

雖說王爺不讓郡主舞刀弄槍的,但拗不過郡主,還是讓師傅教習了她一些防身之術,對付這些養在深閨的嬌小姐還是綽綽有餘的。

聽著知念誇耀自己,葉慕琬挑眉大笑,眼底閃過一絲精光。

幾日後。

豫安侯府門前停著許多的車馬,來往的不僅有勳貴之家的小姐,更有許多官宦人家的小姐。

見著掛著定北王府標徽的馬車緩緩行了過來,侯府門外的小廝連忙騰出了一個寬敞的地方。

知念同知安一前一後地下了馬車,攙扶著葉慕琬下了馬車。

“郡主,小轎安排好了。”

見葉慕琬從車上下來,仍在侯府外的小姐們齊齊朝她望了過去,各色的目光在她身上遊走著。

早已習慣了被人打量,葉慕琬毫不在意地坐進了小轎中,任由幾個婆子將她抬進了侯府中。

知安同知念一左一右地陪在葉慕琬的身邊,用餘光打量著整個侯府的擺設。

這豫安侯府同定北王府不同,處處精巧的擺設,都彰顯著勳貴之家的氣質。

抬著轎子行了不久,幾個婆子就緩緩地將小轎落在了地上,知安趕忙掀開轎簾,扶著葉慕琬下了轎。

這還是葉慕琬第一次到豫安侯府的內院花園,不禁打量起來。

“郡主,小姐和其他小姐們正在湖心亭中,奴婢帶您過去吧。”

葉慕琬微微頷首,一邊打量著豫安侯府的陳設,一邊快步朝著丫鬟所說的湖心亭走了去。

還未等葉慕琬走近,湖心亭中的幾位小姐就瞧見了她的身影,不由得竊竊私語起來。

“永平郡主怎麽來了?”

“不是說永平郡主同趙二小姐不和,怎麽今日卻來了?”

……

趙韻聽著幾家小姐的議論,勾著唇角笑了笑,換上一張笑臉朝著葉慕琬迎了過去。

“郡主,我還以為您不來了呢?”

看著她虛偽的笑容,葉慕琬扯了扯嘴角,挑眉看向趙韻:“二小姐還真是健忘,我不是特意讓人來侯府告訴你,我一定會到嗎?”委屈狀看著他。“父王,指不定是誰帶壞誰呢!趙承景他比我會玩兒多了!”聽到他的話,佟毓正喝著的水猛地噴了出來,好在趙承景躲閃的快,沒有殃及到他。可趙承昱卻被佟毓噴了個正著,嚇得佟毓臉色刷的褪去了血色。“皇、皇上……臣女……不是故意的……”而趙承昱今日穿的又是一聲月白色的長衫,水漬印在上麵十分明顯。“趕緊去換衣服吧!”定北王皺了皺眉,喚來了小廝。趙承昱本不想如此大動幹戈,可定北王非得讓他去換一身衣裳,...